首页

你在这里

致命的医疗:一种常见女性手术可滞留癌症

致命的医疗:一种常见女性手术可滞留癌症

华尔街日报


自上世纪90年代起,成千上万的妇女承受的一种外科手术很可能危急她们的生命。


爱米·里德医生做过子宫肌瘤切除手术后,得知手术过程中涉及的电动粉碎程序传播了癌症,恶化了她的预后对此她和她的医生毫不知情。


里德医生成为电力粉碎器和使用该设备医生们的强烈抨击者,医疗界对此产生分歧。目前,医生和企业都在等待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更为永久的指导。


 

华尔街日报,以扣人心弦的人情味讲述说了这一公众信任和现代医学容易出错的故事

 

前言


2013年年中,40岁的麻醉师爱米·里德正处于人生的顶峰。经历了十多年的学术研究和培训后,她和她的丈夫同在波士顿一所著名的医院里工作, 并在哈佛医学院担任教学工作。他们和六个孩子住在舒适的郊区,不久前爱米刚跑完半程马拉松。多年的牺牲,堆积的学生债务开始让位于繁忙、丰富多彩和令人羡慕的生活。


仅在几个月后,她被诊断出患有一种致命的癌症,并得知医生为她所做的选择恶化了她的预后。这一经历将会颠覆她的人生,让她成为自身职业的强烈抨击者,全美医疗系统辩论的代言人。


辩论的中心是一种叫做电力粉碎器的腹腔镜外科手术设备。该设备每年用于为数以万计的妇女除去常见的、痛苦的子宫肌瘤, 而对它传播隐性癌的潜力没有充分了解。医生很少告知病人该设备可能带来的风险,联邦监督机构目前尚无可靠系统监控可能产生的危害。


难怪里德博士成为被钦佩或被迁怒的对象。有些人将她作为帮助和拯救女性生命的积极倡导者拥护,要求医学承担更多的责任; 另一些人则将她和她的丈夫看作失策的、甚至是危险的十字军。


“起初,我不情愿把我们的名字和工作机构公布于众,”里德医生说。 “但是,公众需要一个代言人,有谁比两个医生强强联手更为合适?

 

令人吃惊的诊断

 

2013年的夏天,里德医生的妇科医生告诉她,她经历的不规则出血,没什么可担心的。迈克·武藤在她9月份的门诊报告中写道,她的病情 “显然是良性诊断,”这是华尔街日报在里德医生的医疗记录看到的一部分。武藤医生指出她的症状是由一个大的肌瘤引起的。 (武藤医生拒绝对此案发表评论,理由是里德医生向州医疗委员会投诉的案例悬而未决)。他将他的病人推荐给一位外科医生, 做一个日益常见的微创子宫切除术。

 

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数据,传统的开腹手术需要4-6周的恢复时间,而这种微创切除术的恢复时间一般为2-4星期,能让她更快地康复。里德医生回忆说武藤医生告诉她,“你年轻、活跃,又有一份重要的工作。”


里德医生说,她并没有意识到,在这次手术中,医生有时会使用电动粉碎器。通常这种设备有一快速旋转的刀片,将庞大的肌瘤与子宫切成碎片,然后将它们通过一个小切口取出。一位医院代言人证实里德医生没有被告知粉碎器将被使用。


接受手术的决定改变了她的生活。

 

良性肌瘤常见于育龄妇女,生长期间可能不产生任何症状,但当他们导致出血过多,或有足够的痛苦则需要及时手术。一些妇女在做子宫肌瘤切除术时, 如果可能,只除去肌瘤,仍保留子宫。完成生儿育女的妇女, 往往选择在子宫切除手术时除去子宫。


2013年10月中旬,里德医生住进布里格姆妇女医院做子宫切除术; 她的丈夫,胡曼诺卡·什姆,在这家医院担任心胸外科医生。手术后的当天晚上她回到自己家里。


但一切似乎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被推测为的肌瘤是一种隐伏生长的子宫肉瘤癌。目前尚无可靠的方式在手术前诊断出这种癌症,因为肉瘤起始于厚实的子宫肌肉或与其结缔组织相连, 难以准确检测其位置。


“我们尝试多年, 想知道哪些肌瘤是癌变的,哪些不是,但即便是非常先进的成像技术,如核磁共振,亦不能可靠地辨别哪些肌瘤患有癌症,哪些没有,” 阿肯色大学医学科学妇科肿瘤主任克里斯汀·佐恩说。


手术后第八天的一个早晨, 理德医生得知她得了癌症。


她已经开始感觉好多了。正在家里为六年级学生,约瑟夫准备当天的家长教师会议,并为年幼的孩子们准备万圣节服装。卢克想扮成吸血鬼, 瑞恩打算化装成M&M巧克力。


外科医生,卡伦王打来电话,问她是否独自一人在家。 “我知道出事了,”里德医生回忆说。得到这一消息后, 她惊呆了,立刻打电话给她的丈夫和正在波士顿出差的母亲: 一位医药研究主管。10月30日那天, 他们三人在布里格姆见了武藤医生。武藤医生写道,手术后的常规病理检测, “很遗憾,非常意外地”发现她得的是平滑肌肉瘤 - 子宫肉瘤形式中非常恶性的一种。王医生拒绝通过医院代言人对此评论。


根据武藤医生的笔记, 手术前的检查,包括核磁共振检查,没有发现理德医生的蒙面肌瘤癌,医生们在体内切碎了恶性肿瘤。粉碎过程有可能增加了癌症碎片遗留下来的机遇,她的病将会扩散。


“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平滑肌肉瘤残留的碎片有时可以植入,并会相当迅速地生长,”他在记录中写道。


这番话令她震惊。 “我记得你说我没有癌症,”里德医生回忆她当时这样对武藤医生讲。


她说,他指出她的诊断是非常不幸的。 “他说 ‘你必须明白,这是极为罕见的’。” 


“这一切听起来太可怕了,” 里德医生说, 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她说,从来没有人告诉她,手术过程可以传播隐藏的癌症。布里格姆医院的代言人说,手术前里德医生已被告知有远程恶性的可能性,但外科医生“没有讨论粉碎传播癌症的风险”。一位医院代言人说,  当时医院的知情同意程序里没有包括这一风险,据信, 该风险极低。


“我们在一切尽可能安全的假设下工作,”里德博士回忆说。

 

摘译自华尔街日报2014年9月发表的 "Deadly Medicine: A Common Surgery for Women and the Cancer It Leaves Behind"

 

October 15, 2014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文轩女性较多, 希望能引起大家警惕!

 
梅子的头像
 #

好久未见,很惦记你!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惦记, 祝你一切安好!

 
Amoy的头像
 #
好多人都有子宫肌瘤,问医生都说还小,不管它••••••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子宫肌瘤可能是一种常见妇女疾病, 在这里呼吁一下手术的危险性...... 问好Amoy!

 
予微的头像
 #

数年前我也曾经有子宫肌瘤,后来还没来得及安排手术,又萎缩了,所以医生说,先不用管它。

多谢春山的译文,希望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予微你是幸运的, 祝福你!

谢谢阅读鼓励, 希望文友们能了解该微创手术的风险, 问好!

 
一休的头像
 #

十有九痔。十女九肌瘤。我刚做了子宫切除手术,因为肌瘤压迫膀胱,术前大夫讲了微创的风险,建议传统用开刀方式摘除。 否则万一是癌就会促使扩散。 爱米遭遇了“万一”。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一休, 好久不见, 很高兴见到你! 你遇到了一位好大夫, 祝福你! 据说传统子宫切除术比微创手术难度大,  所以大夫比较喜欢做微创手术爱米真的是很不幸。

 
阿朵的头像
 #

谢谢春山的科普,这对女性朋友来讲尤为重要!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阿朵阅读鼓励!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的几个女友也有这毛病,结果都是医生建议摘除子宫,女友们大都快五十了,孩子都大了,有的有孙子了,摘就摘吧,结果都变儿童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留言! 我认识的好几个朋友也是过了生儿育女的年龄, 摘除了子宫, 所有她们都很庆幸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