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树秋叶会说话

 

 

    秋天来了,原本葱茏的校园开始变得纷攘起来,我总以为那些树叶会说话。

    春天小叶如羽,是私语耳语,悄悄的让人听不太清,但又让人心痒痒的。夏日绿色漫过所有枝头和墙头,私语变成了嘈嘈切切的絮语,声音分明高了几多分贝。秋天的时候悬铃木的叶子堆叠着,濡染了红绿黄褐,阳光下生动欲燃。发出来的是大提琴的音质。而叶小如钱的石榴叶子,是角落里琐屑的碰铃声,夏日爬墙虎的叶片油绿,透着不由分说的喜悦。它在墙头摇曳生姿,似乎只有中国的陶埙来配它。秋天来了,爬墙虎顺着白墙和黛瓦,修炼成了最奢侈的岩彩宋画。红色是水水的红,绿色还是不动声色的老绿色。让人想起户外山边的红叶树,火炬树,以招展的旗语,宣告烈焰红唇,天地大美倾盆。

    所有的落向大地的叶片,无论色泽形状,都是一张邀约大地的请柬,大地呀,为你邀约一场庆功的宴会,庆祝你为美丽的大自然做的最敦厚的铺垫。无悔的执着,等着花开等着叶落,等着果实归于仓廪。

每天早晨,看到少男少女们在校园树下洒扫落叶,感觉心弦被拨动,仿佛听到叮咚的水响,自心间汨汨流淌。我知道有一条清澈的时光的小溪,以光的舞步,从一棵树抵达另外一棵树,从一片叶子抵达另一片叶子。从一丛青丝到另一丛青丝。从一片青瓦到另一片青瓦。落在草地上的那些,就此累叠散乱,随意的铺陈,絮出一个温柔的眠床,恨不能让人躺上去。

天蓝的时候,我拿着相机抑或是手机,在校园里随意地按下快门。那些树,优雅生姿,施些粉黛,将天空随意剪出多边的形状,边缘往往镶着阳光的金边,将楼宇的翘角飞檐打扮得古雅俊朗。没有比中国古建筑更加契合表达秋意的况味。再加上一只横跨湖面顾盼照影的小拱桥,整个风景里有了秋叶的禅意。又枯澹又热烈,又从容又激荡。

上课的时候,我去校园里随意捡拾了一堆叶子,拿到教室里。孩子们问说上落叶课也早已经准备了很多。银杏树的小扇形适合做书签,五角枫适合拼成花朵,悬铃木叶片硕大的适合开天窗,剪出任何造型。樱花树的叶子适合当金鱼的尾巴。我还画了张画,诉说时光飞逝的痛楚,起初想了一句,“昔年青葱枝头,而今落叶成冢”感觉太悲怆了,于是就用宋刻版的老楷体写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表示自己由衷的叹息。

这个,青春的少年们怎么会懂呢?他们只是把美术课上成了好玩的手工课而已。平日里,其他功课让他们变成负重的马牛,只有艺术课这些他们眼里好玩的课才激活他们,让他们重新捡回生命的律动与本真。

(插图为ANMY作品和孩子的课堂作业)

 

 

 

分类: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摄影记录自然之梦,绘画书写童真之梦。

 
anmy的头像
 #

谢谢飘尘,自然与童真,皆是世上尤物。

 
绿岛阳光的头像
 #

生命的每一阶段都有其独特的意义。秋天,丰收的季节。

 
anmy的头像
 #

我们聆听秋天生命丰硕的锣鼓。

 
雨林的头像
 #

知道Anmy是画家。你对大自然细致别样的观察从画布中下来化为文字时,十分令人回味。文章的节奏还有音乐的绕梁之美。

最近在读陈丹青的《无知的游历》, 是他写土耳其、俄罗斯、德国和匈牙利四国的长篇游记。十分喜欢。这两天又读到你在文轩的散文,于是更加感叹。

 (第六段的第一行那个“问”字也许是“闻”)? (悬铃木 网上查到说是法国梧桐, 对吗?) 谢谢。

 
anmy的头像
 #

又见雨林,真好。雨林所言极是,“问”乃应为“闻”。悬铃木就是法国梧桐,因为它的果实像小铃铛,所以又叫“悬铃木”。谢谢雨林对安米文章的褒奖。也会去找来陈丹青的游历之书,分享雨林阅读的喜悦。

 
海云的头像
 #

不久前在国内的大街上,我第一次听到那首歌“时间去了哪儿了?”,仿佛被雷击,心里滚过一阵痛楚,当街落泪,忘了身在何处。

 
anmy的头像
 #

我同海云一样,每每听见,多有感叹!

 
融融的头像
 #

写得很艺术,喜欢,谢谢!

 
anmy的头像
 #

感谢融融光临,希望多来踩踩。

 
呢喃的头像
 #

美文赏读!一个特别的赏秋视角。

 
anmy的头像
 #

欢迎呢喃光临。多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