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亲历中国的医院也谈医患关系

我从小几乎是在医院的环境里长大的。小的时候,不论是与做医生的父母在一起,还是与被迫害下放到郊区小医院里作挂号员的外祖母在一起,我看到的都是患者对医务人员的尊敬。

近年来,不断地听说一些我认为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某某患者用刀捅了医生;某某医生莫名其妙被病人杀害……为什么中国社会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听说中国为人父母者现在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读医,害怕孩子将来做医生,没有人身安全!我完全理解,如果我的孩子今天也要去中国做医生,而那个社会对一名医生却没有足够的尊重和基本的安全保障,我也会反对的!

说来,我们家四代都有从医者,我虽然自己没有做过医生,却一直身处在医务工作者的包围之中,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读大学的时候,不止一次用我父亲给我带去的药给同屋的同学看感冒发烧之内的毛病,哈哈,现在想想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时的我如果处在近年的中国环境里,大概也免不了被人捅刀子了。哈哈,玩笑。

言归正传,话说这次我回国,第一个晚上就接到母亲的电话,电话里母亲说她夜里去卫生间,急了一点儿,摔倒在地,打110紧急电话救护车送去了医院,一个年轻的主治医生对她说要住院开刀动脊椎大手术。母亲自己是医生,主任级的,自己做过专家门诊,应该来说她不该被她不信任的年轻医生可以轻易的忽悠。那一刻,她确实做到了,她不愿住院,拒绝住院的要求,同时拒绝的手术治疗的要求,这一点上她可能心里并没底,到底她自己不过是儿科内科出生,骨科脊椎科对她来说不是太熟悉。年轻的医生让她签类似“生死约”,即拒绝手术,以后生死一概与医院无关。她签了,但是还是去做了核磁共振等检查,又随着保姆回到了自己的家。

检查的结果出来,她这一跤并没有造成新的创伤,她的脊椎变形是长期以来的骨质疏松引起的,片子上的伤痕是三年前她脊椎骨折的产物,也就是说这一摔其实并没有引起任何进一步的损伤。但是她的脊椎确实变形有损,但那是老伤。

但是老太太被摔怕了,即使没有新伤,她还是躺在了床上不起来了,怕,可能是她的心病。然后她就像祥林嫂一样开始喋喋不休地说那个年轻的医生让她签字开刀,她死也不会开刀的,她签字拒绝开刀等等。她问我的看法,我不是医生,但是我知道她正六神无主,所以对她说如果专家们一致说刀一定要开,那她应该听专家的话。那时我还不知道她并没有新伤。

为了得到专家的意见,母亲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找专家看诊。都是托人,托她认识的老朋友,托教会里的热心教友,托我表妹的夫婿的老同学的爸爸的同事等等等等,一个接一个,据她自己说看了不下六、七位专家,越看越糊涂,因为有的专家说要开刀,有的专家说不用开刀,老太太一天左一天右,弄得她身边的亲友团分成两派,一派说开刀,一派说不开刀,每个人都成了专家!

我在镇江的时候,她指示我把她的片子和报告带去南京,找她的一位老同学,老同学七十多岁了,还在一家医院里坐专家门诊,但老同学是心脏科专家,并不是骨科专家,但母亲说他认识一位上海来的骨科专家,会请他一起会诊。于是我跑去见了这位世伯,他确实是我父母的医学院大学同窗,人也很诚恳稳重可靠。那就等着世伯专家们的会诊结果吧!

不能!这期间我表妹的夫婿又找了一个他中学同学的爸爸,七弯八拐的找回到母亲送急诊的医院另一位骨科主任,表妹婿抽半天的时间,用他的小车载着躺在车后的老母亲,加上我和保姆,一车满满再次来到当地的医学院附属医院。

让母亲坐在推椅上,表妹夫去找托的人,等了好一会,挂号之后再乘电梯上楼,到了骨科门口,那位骨科大夫出来,对坐在轮椅上的母亲说:“我看过你的资料了,你要开刀!”既没对母亲作任何观察检查,也没有要做观察检查的样子。然后就挥挥手说:“做个医院检查吧?”母亲说:“X光和核磁共振我都做了……”那位主任就说:“那就做个血液检查吧!”说完就开抽血检查的单子,我忍不住问:“我母亲是跌倒,脊椎损伤,为什么要做血液检查?目的是什么?查什么呢?”他大概没想到病人家属有此一问,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回答:“我们一般都是排除法,血液检查看看有没有癌症的迹象?”这是哪儿对哪儿?母亲忙说:“我不可能有癌症的。”表妹夫大概已经习惯了国内这种所谓的排除法,对我母亲说:“排除吗,没有就排除一下!”

接着,骨科主任就消失了。我们开始要排队让母亲抽血。这一等就是半天,母亲由坐着到坐不住要躺下来,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坚持等做血液检查。我想不通,问母亲:“既然你知道你自己没有癌症,为什么要接受他血液检查的指使?”最让我迷糊的是,我们是干什么来的?本来找个专家,母亲想让专家仔细检查一下她的手脚,她觉得脊椎受损,担心神经方面出问题,因为脚感觉麻木。可是那位所谓的专家只站在她对面连腰都没弯过,却让她做血液检查说排除癌症,这么天差地远的差别,为什么病患者自己要接受?是的,公费医疗,这些检查病人都无需付费用,但是医院确实可以由此创收!那之后我曾经问母亲:“如果需要你自己掏钱付费做血液检查排除癌症,你会做吗?”母亲倒算诚实,说:“那大概真的就不会做了!”主要还是没有必要,可没有必要的事情,为什么中国的医生要让病患者去做?!我认为:一来,大多数病患者无知,不知道这所谓的排除法是医生创收的一种方式;二来,反正不需要自己掏钱,中国人很多人都有这种心理,不花自己的钱,好像是占便宜!其实,很多检查对身体都有或多或少的损伤。说到底还是无知!

但我母亲自己是医生,自己是专家哎!何以也愿意被别人任意摆布来排除法对待?我只能说在中国那样的大环境里,人都变得麻木了!很多在外面的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在那里却变得理所当然。

在这样的医患关系下,医生可以轻易地忽悠病患者,利用大众无知的心态为医院创收,从而为自己的奖金增加数字,而患者因为无知在医生的指挥棒下做大量的没有必要的检查,一旦病情恶化或者说没有好转,又发现医生是利字当头,很容易就激发患者家属的激愤,这样再回头看那发生的医患者之间的悲剧,便明白整个的中国医疗体系需要改革!整个中国的国民素质需要提高!

美国并不是拥有最好的医保系统的国家,美国的医疗系统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但是至少在医患关系上,不是像中国那么匪夷所思!至少,我们生了病,不需要托人找人一层层的找关系看医生,我们可以直接去医生诊所,而无需担心那个我们完全不认识的医生不会尽心尽职,更不用担心美国医生为了创收忽悠我们做一个又一个的检查来排除我们根本没有的疾病! 

一直说美国的医生不好当,四年大学本科,再读四年医学院,还要经历若干年的地狱式的住院医生的磨炼,不像在中国五年医学院出来就独当一面,可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在这样两种教育体系下培养出来的医生,本质上的不同在于最初的本源!一个医生是否真正喜欢这个职业?真得懂的治病救人为首?而且一个体系出了问题,也不能怪罪到个人的头上,可能是整个民族整个社会都要反思才行!

医院的药房

门诊部大厅

表妹夫推着轮椅上的母亲

候诊的人们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深有同感,我父亲已经八十岁了,做过了三次化疗,身体已经极度虚弱,而且还因为化疗的副反应打嗝,老人家一个月来几乎没有一宿睡好,这种情况,化疗应该不再适宜接着做了,但是他们让大夫忽悠的坚持做下去,所以引来了更痛苦的中风。痛苦不堪。。。所以每个患者必须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一下,到底有没有必要,自己的身体一定要自己负责。

 
海云的头像
 #

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会这样任人忽悠?

 
阿朵的头像
 #

我这次回国,也感觉国内医院人太多了,到医院像到了商场一样。我觉得总体来说是这种医患关系是大环境造成的。我们家二叔二婶都是医生,可是这次女儿考大学报志愿,都不愿意女儿报医学院,让我感叹!

 
海云的头像
 #

多么崇高的一个职业,现在成了令人谈起来色变。

 
逗逗小屋的头像
 #

我的大姐医学院刚毕业时分在铁路医院儿科,一天看不到几个病人。后来考研调到儿童医院,每天忙的啊!病人有时候太迷信大医院了,其实一些小病小医院的大夫完全可以胜任。她也不让自己女儿学医:-)

 
海云的头像
 #

还有似乎不找熟人就无法去医院看病,对普通不认识的医生毫无信任感。

 
一休的头像
 #

通病。 一有病就没主意, 就乱投医, 事后再后悔。。

 
海云的头像
 #

这真是很多患者的通病。

 
予微的头像
 #

想来想去,不知道说什么好!

 
海云的头像
 #

左右难言,是不是?

 
葱的头像
 #

海云,100%理解!国内医生很奇怪。我父亲一开始检查出脑萎缩时,我妈问大夫怎么治疗?大夫:“因为不确定萎缩的原因,所以无法治疗。”

我妈又问:“怎样才能确定萎缩的原因?”

大夫:“活检。”

我妈楞了,问:“什么是活检?”

大夫:“就是取出一点脑组织出来,看看是否是癌。”

我妈:“那岂不是有风险?再说,如果是癌,有办法治?”

大夫:“脑活检风险很大,病人有可能死亡。如果是癌,目前也没办法治。”

当天晚上我妈在电话上给我哭着诉说。我当时就决定只能靠自己!日本是老龄化社会,我肯定能找到点什么!

 
海云的头像
 #

关注你写的那个系列,我们都到了父母日渐衰老的时候了,这些信息对我们其实都是新的知识。谢谢你。

 
Sujuan的头像
 #

笑话!真笑死我了!对不起!随着年龄,我们的大脑都退化,难道都活捡不成?活检出来不也无药可治吗?

 
红叶的头像
 #

现代医学分工精细,即使自己是医生,也不可能做到每科都精通的。比如一个妇科

医生,要让她去做眼科手术那肯定是不行的。现代医学发达让病人产生了一种错觉,

认为进医院付了钱医生就有责任把病人治好,如果治不好的话,病人家属人财两

失当然会迁怒于医生。全民医保是一个解决医患矛盾的方法,比如加拿大和欧洲

一些全民医保的国家,虽然病人也有抱怨等待时间过长等弊病,但至少不会矛盾

激化到要打杀医生的地步。 

 
海云的头像
 #

现代医学的发达,确实让一个医生不可能完全精通所有分科,不过,作为接受过专业医科训练的人,还是应该比普通人多一份合理的判断力,除非事到临头,判断力灰飞烟灭,这倒是会产生的。人很多如此,事情摊到自己头上,就傻眼了。至于现代医学的发达让病人觉得医生一定能治好自己的病,那是因人而异见仁见智的,不少人得了不治之症,拒绝无谓的进一步疗法,而选择有质量有尊严的度过自己最后的时日就是反证。这与一个人的性格有关,跟一个人的素养也有关,加拿大和欧洲的医保,从我的角度看,我就受不了他们长期的等待,可见得也有其问题。当然十全十美的事情这个世界本就没有,希望奥巴马的医改能真的改善美国的医保现状。 中国的医疗体制太多的问题,我这里不过只触到一点皮毛,还是不痛不痒的。Sealed

 
红叶的头像
 #

我在温哥华住过十年,觉得加拿大的医保非常好,家庭医生诊所设备比美国的先进,做手术也不象美国人所夸张的说要等很久,大病急病他们马上就处理了。倒是美国有几千万人没有医保,跟发达国家的身份十分不配。

 
海云的头像
 #

都说加拿大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看来是有些道理的。我对加拿大的医保制度没有真切的了解,只听说过等待太久,还是不评说了。

说到美国的几千万穷人没有医保,但是美国也有平民医院啊!我记得在加州时,有朋友的父母来美国探亲没买医疗保险,突发病送院需开刀,就送进了贫民医院,结果一分钱也不要。在我现在居住的新州的医院里,对于那些低收入和新移民,买不起医保的人,几乎所有的大医院里都有一种Charity Medical Care, 是当地的慈善机构捐的钱,急诊也好,慢诊也好,全部免费。我觉得这就是典型的资本主义!有钱的上层人根本无需医保,他们付得起任何形式的医疗,医保主要是给那绝大多数的中产阶级的,那少数的穷人靠的是政府提供的贫民医院和慈善机构捐献的资金,听上去有些令维护平民利益的人(比如民主党)不舒服,但是,至少整个体系照顾到了所有的人。我的观念。

 
红叶的头像
 #

也不全是免费的,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前年动了个手术,她当时没有工作,没收入,医院是给减免了些,但仍然自己付了七八千美元,她还是有绿卡的。资本主义不是人类理想的社会,说是人生来平等,其实美国根本就不平等,把人分成这个那个阶级的,中产阶级我在美国听得最多了,现在基本就是SB的代名词。至少在加拿大政府提倡的是"我们的人民就是最大的财富。”

 
明凤的头像
 #

1, 医疗资源永远都是紧缺的,而目前的分配也不是那么公平。挂号难、看病难、住院难的现实,不找熟人就无法去医院看病,对此深有同感。

2, 靠药(包括检查)养医,医患关系紧张的问题就没法解决。

3, 社区一级医院(区、县级医院),如果得不到实质性提高,大医院就永远挤的像一个大市场。

4, 公费医疗也不是全包。患者和医保各有自己的算法。患者是对自己付出的实际感受,医保是扣除这样、那样之后。比如,门槛费、部分不能报销的药费和某些(超标部分)住院费,就不能报销。

5, 某些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肿瘤等等,持续时间长,需要办理特殊门诊,才能解决一些药物的报销问题。有的地方是3个月办理一次。

 

6, 有的大医院一线医生非常辛苦,半天门诊量可能达30-40个病人。因此爱护和保护医生的健康,也是对病人负责。

 
海云的头像
 #

谢谢明凤你有条理的例证,可见中国的医疗体制有多少的问题!可能也是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的。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我们有个澳洲的朋友,说本来考虑回国当千人的,后来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在国内开会时被车小撞了一下后去了医院,折腾了很久,一大屋人,护士给他打针时说,把裤子褪下来,呵呵。英国是公费医疗,护理和吃的全免费,但效率较差,往往病人赖在医院不肯出院。如是大病是能及时看专家的,不要等长时间。

 
海云的头像
 #

英国的医保系统看来还不错,但似乎也存有问题?什么时候听你聊聊。

 
葱的头像
 #

日本是全民医疗保险,看病只需付30%。按照人口密度分布各种小专科医院,牙科,内科,儿科等等。去综合性大医院要有自己的小医院医生的介绍信,如果没有介绍信,要另付3000日元的挂号费。日本老人太多,现在老人护理是一个难题。

 
海云的头像
 #

若穷人付不起那30%的费用咋办呢?

 
葱的头像
 #

看有多穷了!贫困线以下的人住房免费,医疗免费,每月还能领生活补贴!可恶极了!

16,7岁就生孩子,妈妈孩子都受保护,等到孩子16,7岁时,也学样当单身母亲,世世代代都靠大家交税养活着。无耻!

 
海云的头像
 #

这也是我看到的弊端,像加拿大等国的全民医保和福利一样,造成那个社会上的一些寄生虫。

 
敏敏的头像
 #

在国内看病真心不容易,我最近眼睛下面红肿,眼尾发痒,很折磨人。去看了皮肤科,眼科,内科。第一次挂的皮肤科的医生,说不是皮肤的问题,不由分说就给我开药,说先吃半个月,我没听明白所以然,没吃。第二次去,是皮肤科的主任,他说是上火导致的,建议我不要吃药,回家拿冰块敷敷,加强锻炼,让它自然好。我等了一个月,严重了。然后去挂了眼科的主任的号,他说不是眼睛的问题,是上火,让我回家拿热毛巾敷敷。给我开了7贴中药,三盒眼药水,每瓶48块,外面的药店里,只要20块。而且还给我发了一张名片,让我下次去的时候,去挂他的专家号,因为专家号要30块,普通号是5块。我不是眼睛的问题,为什么开这么多的眼药水? 吃完了他的药,还是不好。我费尽周折挂到了江苏省名中医的专家号,她说这个病,她没有治过,只能试试,给我开了三天的药,让我吃完后,无论有没有好,都要继续去找她,她想知道治疗效果。她是博导,想拿我做小白鼠。我现在也还没有好,三天已经到了,我很纠结,不知道是去还是不去。

 
海云的头像
 #

是啊,今天我还在微信上听我的一位南京小老乡说带着孩子看咳嗽一下就花750元买药,还没好,还得看。国内的医生收入与药品回扣挂钩是非常不合理的,这也是导致了今天医院拼命开进口药贵重药品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国的医疗改革日渐迫切。

 
Sujuan的头像
 #

是不是过敏呵?

 
亦秋的头像
 #

不过我对美国的医生医院也颇有微词,记得上次小朋友生病去Stanford 的ER。里面的儿科医生态度极其恶劣,对病人不说,在ER里面就像个King一样,对每个护士和实习医生呼来和去,对孩子极其缺乏耐心,身边的朋友都说去Stanford医院的经历很不好。看来名气响服务就不怎样。

 
海云的头像
 #

真的啊?怎么这样呢?我家公不久前在史丹福医院做了换关节手术,他还非常的满意。真是什么样的经历和感觉都会有。 

 
亦秋的头像
 #

看医生也要碰运气,Tongue Out有个朋友在那里生孩子结果耻骨骨裂了,真的很惨,很久都不能动

 
海云的头像
 #

看来真不能迷信名气响的医院哈。

 
Sujuan的头像
 #

海云,全世界医疗系统都有问题。因为生病不得由己,全民医保有滥用之虫,没有全民医保又有医费猛于虎!大家又都希望长命百岁,难呵!我的理想是在生命的最后岁月上cruise,写好遗嘱,给我止痛药,死了帮忙扔进大海,与鱼们同在,灵魂归于上帝!哈哈....

 
海云的头像
 #

确实,很难找到令所有人都满意的事情。我只能说so far,我对美国的医疗系统还算满意。

 
chidayu的头像
 #

其实美国也是一样,不必要的抽血化验很多。我亲眼经历,朋友的了骨癌晚期。

大夫已告知只能活3个月,而且病人要求回家安度自己的最后时光,可是一会又有人要做骨质密度检查。简直不可思议。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