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游清江浦记

 

       夜游清江浦记

 

 

  十一月六日,今年秋季的最后一个晚上,正逢夏历十五前夜,圆月高悬在清江浦的上空。是时,凉风微飘水波稍漾,文友们一道端坐在游船上,欣赏眼前里运河两岸古典楼亭与民居在夜色里窃窃私语……

这一派沉静内敛里其实有许多道不尽的风流……世人皆知大运河,却时少有人知道大运河在清江浦这个地方的传奇。按说,这只是大运河无数码头里的一个,何以特别?特别就特别在黄河的搅局。历史上黄河数次改道,夹带的黄土泥沙使所到之处河塞地瘠,深受其害的除了百姓的生活,还有大运河的淤塞。到明代时,漕粮海运常遭倭寇掠劫,所以重新启用运河。然此时江南运河到淮安后,不能直接通淮河,水运要改用陆运,经过仁、义、礼、智、信五坝后,才能入淮河而达清河,劳费甚巨。后凿通河道,使江南漕船可以直接到清江浦,京杭运河至此全部畅通。

 明中叶后,黄河全流夺淮,以这里为界,大运河的南北漕运能力悬殊很大。清朝规定清江浦以北的运河只允许漕运船只通过,因此大量旅客都必须在此进行“南船北马”的交通方式的变更。这么一停一周转,就极大地带动了当地的发展。“船一靠岸,千车万担”,可想是如何的南腔北调喧闹鼎沸了!再加上明清两代均在此设置重要机构以保漕运安全,更是大大推动了生活各个方面的发展,淮扬菜也因此闻名于世。

 文人是最感性的,每一点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对于当时的繁华有诗云:“夜火连淮水,春风满客帆”;“灯影半临水,筝声多在船”。更直白一点的则:“晓日三岔口,连樯集万艘”, “帆樯如林,百货山积”。

 明成化年间,商业中心已经形成。清康熙游经这里诗兴大发,曰:“淮水笼烟夜色横,栖鸦不定树头鸣。”乾隆时期,清江浦进入全盛阶段,与扬州、苏州、杭州并称“东南四都”。 “最是襟喉南北处”,“舟车日夜绕城行”。

 但沧海桑田,历史的变化超出个人料想。黄河再次改道,运河的泥沙淤塞日益严重。太平天国军队占领南京,运河漕运就此断绝……

 我们的游船从拱桥下通过,导游提醒大家观看石壁上当年闸门的槽道……望着有六百年之久的一脸沧桑的石壁,我不由生出许多感慨……单靠某单项功能是很难长期保持一个地方发展的,只有拥有自己的原创力才会长久下去……苏北在近代很长时间经济不够发达,这有许多方面的原因,黄河多次决提,无论是自然的还是人为的,都使大片的良田被毁……尤其是最后一次,竟长达九年!老百姓能怎么办?淮水也发生多次特大水灾……芸芸苍生想活命都是极其困难的,何谈其他?这里的人不仅要活着,而且要为更大范围的人活着,这里是抗金的战场,是抗日的重要战区……

 游船东西一个来回,又东上一段回看清江浦楼,这是后来建的,看上去很有气势。此楼所在中州,乃疏浚河道淤泥所积,如今楼亭具备,名人馆戏曲博物馆楹联馆等各列其中……水上观望,如画舫漫浮矣……一时不知是我等赏景还是景在赏我等……

 几日前,淮安直飞台湾途径南京航班首航,不少市民全家出动来个南京双飞一日游……高铁年内动工……如今的变化实在是大,同行的文友无不感叹脚步与时光一起飞速,以及这背后的智慧与勤奋……

 心有所动,得七绝一首。

 七绝•夜游清江浦有感

        古柳石桥新满月,

        南船北马话当年。

        波涛细碎云飞乱,

        顶雨弓腰步向前。

 

 

 

 

                                                            0一四年十一月十日十一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哈哈 这么快游记就出来了,苏北地区运河两岸能有如此之壮观古老美景,真让游人饱了眼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谢谢你,苏北发展不容易啊。

 
阿朵的头像
 #

文人是最感性的,每一点变化都逃不过木桐的眼。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谢谢你,这个世界虽然很复杂,但也很美丽。

 
木易石的头像
 #

笔头好快,记住了清江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清江浦还没去过,白天和晚上游一定风味不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晚上更适合联想,仿佛回到旧时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