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爱上拼布(三)

 

爱上拼布(三)——“源远流长”

话说你怎么一看就上手能做呢,告诉你吧,咱有基础呀——60多年的基础了,可谓“源远流长”了。

话说60多年前,我34岁的时候,大姑在炕上做针线兼看护我,我就要一根针一根线一块布,用针在布上缝过来缝过去缝过来缝过去,乐此不疲,最后把布缝成一个团,大姑的针线笸箩里总有很多我缝的“布团”。后来我大点了,大概67岁吧,我就会用袼褙自己剪出小鞋底小鞋面,缝出一两寸大的小鞋子,这时我大姑的针线笸箩里就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小鞋子,当然是粗针大线的了。剪鞋底纸样的时候要把纸对折,我发现,怎么看着挺协调样子的展开来鞋底那么肥呢,于是一次一次“减肥瘦身”,直到最后打开看上去像鞋底了。这过程印象太深了,至今清晰地记得。在县城上中学的表姐回来看到了,惊讶不已,她还不会缝东西呢。她说这小鞋“猫穿穿狗穿穿,扔到河里呆三天”,她还说这小鞋“应该给收藏起来”。

1958年大跃时,我9岁,母亲任教的中学推行半工半读,学校买来了两架缝纫机,让学生们学踏缝纫机做活儿,缝纫机脚踏板连着个偏心轮,学生们掌握不好节奏和力度,踏起来总是倒转,一倒转就断线。很多学生轮流学,练很长时间掌握不了。我在旁边一边玩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看,趁他们不注意,我抢过去,踏踏踏踏缝了起来,一口气缝了很长的直线。他们听见声响回头看,是我在那儿“练活儿呢。自此,我成了老师教学的“范例”,被“范例”了很久。

我母亲手巧,啥都会做,但她从来没有教过我。她对学生很有耐心,循循善诱,不厌其烦,可是不知为什么,一旦交代我点儿什么事儿就发火,她在我这儿非常强势,所以我也不要她教,我惹不起她。我会看,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看着看着我什么都会了,包括做普通衣裤做鞋补袜子,做西服做帽子,做大衣做皮草,自己设计自己剪裁自己缝制,不要你教,无师自通,很多手艺已经超过了她。到后来文革后期她给大儿子娶了个媳妇,教她儿媳妇做针线活儿时,怎么说那里也听不明白,她才沉痛地反省自己为什么当初对我那么没耐心。

不想这业余的手艺在文革乡下插队时帮了我的大忙,母亲文革被斗,以黑五类被隔离,父亲上班,我们姐弟妹5个被驱赶下乡,我和大弟弟都算大人了,下面的几个弟妹是12岁、8岁和5岁,我和大弟弟就算“家长”了,下地挣工分支撑着家照顾着弟妹们,吃喝拉撒睡都得我们管哪,亏得我会做衣服做饭管家,才不至于让他们挨冻受饿。那会儿棉布也不是随便能买到的,能买到我们也没那么多钱哪,母亲工资被扣,每月只发12块钱生活费,父亲一个人50多块钱工资哪够养活一大家子人的。我向乡亲们学纺线学织土布,白天下地干活儿挣工分,晚上点着小油灯纺棉花,先染棉线织成条子布格子布,可以直接做衣服被面儿,织的白布要染上颜色才能做衣服。全家人包括父母的单衣棉衣单鞋棉鞋,里里外外一件一件都是我自己缝制,把他们打扮的冬有棉夏有单,时髦合体,不像没爹没妈管的孩子,还攒下不少“存货”,我1972年上大学走了,到1975年我大学毕业回家,给弟妹们做的新鞋还没有消耗完。

大学毕业后只给我们“工农兵学员”发36元工资,我们仍然是贫困户,所以缝衣服仍然是必须的。我们小家四五口人的全套衣服,包括公婆小姑子大家的一些衣服都要我来缝,好在熟练工手快,也没觉得怎么辛苦。在单位,大家看我穿着时髦的套服套裙羡慕不已,工会发掘我给大家讲裁剪课,我这野路子出身,给大家讲裁剪设计缝纫,居然还教出几个像样的“学生”,能自己给自己设计裁剪缝制衣服。

有人说你怎么那么聪明呀,不是我聪明,我是有兴趣,觉得好玩儿,做成了还有满足感,成就感,仅此。这些活儿不是高精尖,不是傅里叶级数拉普拉斯变换,不是编程写代码,不是上天入地造航母,不是歌德巴赫猜想,一般人脑子都能对付,关键是有兴趣,还是那句话,“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至于说为什么有人对啥都有兴趣,为什么有人对啥都没兴趣,那就是性情和生活态度问题了。由此及彼,很多手工活儿都是相通的,我还喜欢织毛衣钩东西,编玻璃绳绣十字绣,一切动手的玩意儿都想试试,看看就会。看到拼布,其实过去也看到过,没走心,这次走心了,马上想试试了。

教亲们做个针插吧,现学现卖的,据说叫韩国针插。

 

1*5比例不同颜色的布三条,拼缝在一起

 

剪成5等份,如图中下边排列的那样拼缝在一起

 

如图中上面那样先拼成片,再首尾相接做成下面那样

 

再来一张看看

把圆筒的一头缝合,再取一圆形布,如图那样包上一片园纸板做针插的底座;如果想做一个小圆球,把另一头也缝合,注意留下个小口塞棉花,如图中右边那个小的那样

 

塞好棉花,缝上底座,中间缝上一个纽扣做固定兼装饰,做好了,三个针插合个影吧

看看“小妹妹”背面,“小妹妹”背面也应该加个扣子,没找到合适的

 

MJ们问我了,你填充用的棉花哪儿有卖,悄悄告诉你吧,从我家靠垫里掏出来的,我总不能为了一把棉花满大街去找哪儿有的卖呀。还有,布的尺寸不要太大呀,成品每个方块边长2到3厘米就行了,我第一个就做大了,当手机的“沙发”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过去女人当人家的媳妇是要比女红的,手巧的在婆家会有地位。

 
司马冰的头像
 #

现在不会女红也有地位。过去女红是劳动技能,会干活儿地位就高点,现在女同胞能挣钱地位就高。不过也有长得漂亮不会干活儿不会挣钱地位也高的,你懂的,呵呵。

 
予微的头像
 #

有兴趣嘛,还得脑子里有根筋!而且冰姐手快啊,那么大一家人的衣服鞋袜,竟然都做出来!不得不佩服!

我也是喜欢做手工,小时候也喜欢拼凑碎布,给娃娃缝个小衣服,绣个枕套;出国前,和好朋友一起去学了裁剪,可出国后,因为没有工具----裁剪老师用的特别弯尺,三线锁边机等,加上这里买成衣比买布料便宜好多倍,所以,再也没缝过时装了。只给女儿的芭比娃娃做个裙子。所以仍然佩服冰姐。

突然又想到,也许因为冰姐母亲没耐心教女儿,所以女儿的兴趣盎然;如果冰姐母亲耐心教了女儿传统的方法,然后逼着女儿做,冰姐是不是会厌烦了呢?----纯粹胡思乱想,这些天被教育群的育儿讨论引发了好多想头。

 
司马冰的头像
 #

予微分析的有道理嘛,我就逆反了可能,越不告诉我,我就非要自己学会,忘了当时什么状况了。

 
梅子的头像
 #

我也有点动心了,只是眼睛不好使,哪天小试一番,不过我可没有你那么快捷,没有你的创意,只会“照猫缝犬”,哈哈。

 
司马冰的头像
 #

你缝的那很多洞的小枕头多好呀,也是民间工艺品呀,独创了更多的洞,那也是拼布。

 
阿朵的头像
 #

我是彻底的不会“红”,只有羡慕的份。

 
司马冰的头像
 #

有兴趣就玩儿,没兴趣就玩儿别的,找到自己玩儿的东西就行。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甚是可爱,除了欣赏,还是欣赏。。。

 
司马冰的头像
 #

这个挺简单的,只是不做女红,一般没有工具和原材料,可能你们家一块碎布也没有呢。

 
海云的头像
 #

冰姐手巧啊!我到现在最好的女红大概就是能补袜子缝个纽扣什么的。汗!

 
司马冰的头像
 #

从小就喜欢缝,从缝布团开始。

 
蝉衣草的头像
 #

冰姐真是手巧如匠,佩服!

 
司马冰的头像
 #

还没做出什么像样的作品呢,惭愧。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冰姐姐真手巧呀,俺连缝纫机都不会用,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有不用缝纫机,完全手作的,喜欢就可以找点图样试试,缝个小包包,缝朵小花什么的。

 
若敏的头像
 #

冰姐的手太巧了!羡慕!

 
司马冰的头像
 #

关键是喜欢做,喜欢就动脑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