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四十六 过关

夜色里的灵魂

                                              四十六

                                               

 

            永平在座椅后背上的屏幕里找到一部动漫,关于一栋老屋子被拆迁的故事,童话的手法,表达出对人类善良的追求……看来人类的内心需求其实是共同的,无论是什么样的肤色和族群……当然,这里也看到一点加国居民一般的住房都有个草坪,屋外都配个缠着长长水管的轱辘……永平的头脑里迅速掠过自己的家乡也是有类似这个轱辘的,那是架在水井上的,就自己的童年村庄来说当然是没这玩意的,因为河流密集,无需再打井了……

  且不说永平一个人陶醉在自己的天地里,事实上飞机已经到了温哥华的上空,飞机正在下降……大家都系好安全带,静静地不说话,当然说话也很难听见,只看见对方的嘴在张张合合的……飞机下方的景色相当迷人,白亮的水湾,绿翠的岛屿和土地,温哥华在海边,机场的一侧就是水波起伏的大海……坐在窗口的人都在看这样异国的风光,尽管阴天光线不是很亮,但还是能够看清很多东西的。

  转机最麻烦的就是安检,这里还得脱鞋子抽裤带……这都是那一年骇人的世贸大厦被撞……在排队等候安检的时候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停着的飞机,应该是国内航班的飞机,比较小,机身上有醒目的枫叶……有几个人在转运行李……

  重新坐上飞机,飞机准备起飞……忽然有个消息传来,说是有两个女同胞掉了队……大家感叹的同时庆幸自己没有跑丢,负责的人已经与当地接待联系过了,这是今天最后的航班,要改乘明天的……

  外面没什么好看的,灰溜溜的山脉……大家经过长途的飞行与转机的折腾已经很疲惫了,很快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了,大家又兴奋了……很快就能看到下面无数密密的却很整齐的灯光,这整齐很让人感慨。这人类后期规划的土地的确有一定的优越性……自然形成的人口密集的地方总是呈现出随意性,一方面让人感到亲近,一方面让人感到凌乱……飞机在不断的下降高度,想到很快就会到达,会吃点热的饭菜洗个热水澡躺到平坦的床上……进入一个全新的环境,一个传说里的国度,一个说英文的地方……心里除了兴奋之外还有些忐忑,不知道到底会遇到怎样的情况,人们总是对未知的东西有莫名的兴奋感,通过接触了解下来就踏实了,兴奋感也随之逐渐消失,时间再久一点就会产生新的情绪——有些厌倦了,腻味了。

  永平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小弟既高兴又有些茫然,江南美女充满激情,仿佛是一位正在等待发令枪响的短跑运动员……飞机终于滑行到位,各位乘客纷纷起身拿自己的拎包一类的东西,拿好就依次向外走……

  大厅里有一排桌子拦住了去路,桌子的后面坐着欧洲人的后裔,深陷的眼窝蓝色的眼球高挺的鼻梁……不少人过去了,也有相当一部分被拦在一旁,永平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后面的人拥到桌子前,一个刀形长脸上还满是络腮胡的男子坐在桌子的那边对着永平说了句什么,永平不解地笑着摇摇头……什么意思?他这是在问什么?难道我们不是来加拿大?那个男子冲永平咧开嘴带着轻松的微笑又说了句,永平这才注意到那蓝色的眼球散发出轻松的笑意……永平放松了,脑子一回味,立即懂了他说的意思了,原来只是问:“为什么要来加拿大?”为什么?永平的头脑里立刻出现一个词,嘴里也就跟着说出来了……那个刀形脸微笑着没有再问,迅速在永平的护照上盖个印然后递给永平,永平拎着包就走过通道。

  永平走了几步回头一望,才发现好多同行被带到另外的地方去了,好像是机场找了个会讲中文的工作人员协助办理有关手续,小弟和江南美女还在桌子的那一边。

  在南京培训的时候好像没有提及还有这样一关,大家一点心理准备没有,永平庆幸自己还是反应过来,十几年前学的一点点英文居然也有机会派上用途……不知道这些老外到中国的时候会不会体会类似的尴尬?实际也没什么,不同民族的语言不通是很正常的,为了自己今天能听懂一句,回答出一个单词,付出的代价是多少?初中高中六年时光里的重要部分都耗在这里了……

  终于大家都过来了,小弟说被带到有华裔办理手续的地方集中办理的……很多人向永平投来诧异的目光,想不到这其貌不扬的中年人竟然就听懂了而且一个单词就过关了……大家都在等自己托运的行李,那些大箱子在传送带上或站或躺等着主人的认领,凡是扎了红绸子的都是这群人的……已经有人进来与大家接头了,正组织人把这些箱子都拿下……永平等了好久都没看到自己的箱子,真担心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有人说没了是可以索赔的,永平可不想费那精神,衣服可以重买,那几瓶普通的中成药在这儿……终于望到自己的箱子了,可令人吃惊的是怎么被透明胶带捆得像个粽子?急忙拎过来一看,箱子上的锁也没了……有人出主意赶紧打开看看少没少什么?永平把箱子拎起来试了试,份量上没什么区别,应该不会少什么,里面也就很普通的衣服……如果打开,现场就没办法再捆扎了,再说时间已经很晚了,大家都要到外面上车……

  接机的小个子年轻男子穿一件立领深色呢子半长风衣,语气里既有热情也有些自傲,指挥大家把行李放到一辆大巴旁边……大巴的下面是很大的行李舱,司机是华裔的模样,但与接机的年轻老师交流全英文……年轻老师说大家都上车,外面冷,行李让司机一个人搬——司机不让大家插手,在车上这年轻老师解释说这就是北美个人英雄主义,别看司机是华人的模样,他一句中文也不愿意说的……有些人就这样,说不定心里还很怨恨生了东方的脸……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永平心里想,人从来都是不平等的,好像自己出生在农村一样……谁能自由选择自己的出生?光抱怨是没有用的,面对才是唯一的途径……但这司机自己一个人搬行李……边上几个人也在议论,假如在国内,这行李不仅得全靠自己,还要被不断呵斥……从这一点上看,就让人很舒服……北美个人英雄主义?有意思……

 

 

 

 

                                                                      0一四年九月二十七日十六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永平也许对于出国还觉得新鲜 好玩,每次安检 过海关 等行李下来,都已经精疲力竭 疲乏至极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保留最初的新鲜感很不容易,这一点恰恰又很重要。

 
梅子的头像
 #

出国这件事,我觉得是木桐的亲身经历,我记得你说在北美呆过一段,呵呵(你不必回复)。

那个络腮胡男子"坐"在桌子边,误成"做"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