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是谁又弹琵琶曲(三)

 

《三》

 

高速公路上的车像往常一样,不不慢地,向前行驶。加州的晨曦渐渐地脱离海平线上的一抹红晕,露出光灿灿大圆盘,挂在笔直的高速公路的尽头,耀眼的光线从前方直射进来,斜照在珍妮的脸上。躲在挡阳板后面的一双睛不得不努力地睁开一条缝注视着前方。她从挡板镜子中看到了一双挂满鱼尾纹的眼睛,讨厌这样的感觉, 可是不得不眯起眼睛来抗拒越来越模糊的视觉于是把方向盘抓得高速公路上的车流,像老牛拖破车一样地向前移动。有点委屈了这部花了很多积蓄买下来的宝马车。人说开什么车,就是那个车的性格。高雅,稳重,孤傲,保守,独身,美国这样的宝马女士还真不少。她颇像这样一宝马女士

一个小时后,珍妮终于下了405高速公路,转到10高速公路,右转再左转,太阳被甩到耳后。眼睛终于放松了。她赶紧舒展了绷紧了半小时的眉目。车里放置太阳眼镜的格子空空的,盖子张开着嘴巴,好像在问她,眼镜呢?珍妮看着不顺眼,抬手啪的一声把它关上。自从她去年眼睛做了激光去近视手术,眼睛特别怕光。暗暗告诫自己,太阳眼镜再也不要乱挪地方了。已经年过38了。脸上曾经的豆豆早就不知不觉地消失了,皮肤也变的暗淡了。。。一切带着年轻气息的特征都走了,唯有这色的披肩发还飘逸左右伴随着她。

拐过这几条小街,就进了高层停车,一排排的车几乎停满了底层的停车位珍妮把车停在第二层一个靠近楼边上的车位。车上的后视镜上挂了一条墨绿色丝带结成的白色兰花结。她把兰花结的花瓣摆弄得更饱满些,才停下来。然后,从包里拿出镜盒,对着镜子,向上拨弄了一下有点弯曲不够的假睫毛。她的脸庞在微弱的光线下,露出了皮肤上的少许灰黑色斑点,这样的皮肤瑕疵着实让她扫兴。于是从包里找出粉饼,对着黑斑的地方补拍了又拍,直到自己觉得差不多了,就轻轻地盖上镜盒,下了

自恋是这个年的女人自然而然产生的心理变化,珍妮自己未必感觉得到。她只知道,用一切可以用的现代技术,油彩,粉彩,粘贴等等,足以让瑕疵留在层叠交替的油画底层,而把人的精神提到一个崭新的高度,就像给感官打了一针玻尿酸。这种兴奋让她觉得她还是那个年轻貌美的珍妮,这对她就足够了。在珍妮潜意识里藏着的这种需求,快到了有些自恋的程度

珍妮拎着潘多拉(Panda)牌子的小包,下了车。朝电梯口走去,下了电梯,她还要步行一小段路,才能走到停车库另一端的公司门口。一路上她见到几个公司的人,不算太熟悉,也就懒得打招呼,一前一后,自己走着自己的路。公司员工800多人,大部分是生产线上的工人,墨西哥籍,东南亚籍,印度籍,阿拉伯籍的工人大部分不太会讲流利英语, 就是会讲,也不会读。所以公司里专门雇了懂双语的工头,他们是这两种语言世界的桥梁。加州就是一个移民的“小国家”(白人已经低于人口的50%),为全美国贡献着三分之一的GDP。移民对美国的贡献在加州一目了然。他们居美若家,即保留自己的独特文化,又和谐地融入了多文化的生活。前些年中国海归的风浪把一小批中国人推向回归,不是因为文化的不适应,或是生活的不愉快,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居美成家数年,具有绿卡或公民身份,更多的是基于个人的职业规划和梦想。海归到底对女人意味着什么呢?珍妮像所有中国居美的女人一样,热爱美国,对另一半的海归计划并不支持,但又无力阻挡这来势汹汹的海归大潮

由于时间关系,暂时关闭评论。谢谢阅读!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