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捷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5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3/2013 - 21:41
积分: 7214

你在这里

冬宫里的希腊神话—(十一)维纳斯的惩罚

(Henrietta Emma Ratcliffe Rae (30 December 1859 – 26 January 1928) was a prominent English painter of the later Victorian era。维多利亚时代杰出女画家。)

(Edward Matthew Hale British 1852 – 1924)英国大画家。)

 

赛姬心想反正也没有什么希望了,维纳斯早晚会找到自己,不如自己去她那里接受处罚,至少还可以知道丘皮特是否在她那儿。不过赛姬也无法确定这样做是否明智,自己在心里不断推敲对维纳斯的祷告词语。

这会儿维纳斯在海里,陆上找赛姬找累了,回到了天上。她的乘车金光闪亮,由四只白鸽牵引。她接近天宫时,百鸟欢唱,彩云让路。她沉着脸进了天神朱皮特的殿堂。她向朱皮特请求信神莫库里(Mercury)的帮助,天神同意了。维纳斯这才有了些笑容。她同莫库里一同离开天堂,吩咐他:“我的好兄弟,你知道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个叫赛姬的女孩,请执行我的命令,谁要是收留赛姬都是不可饶恕的。”信神答应一声便出发了。不一会儿,全世界都知道维纳斯在追缉赛姬,谁要抓到她,维纳斯会给他七个香吻。

据说要是被维纳斯吻一下,丑男变帅,帅男增寿 ,弱男强悍,猛男智慧。七个吻,会使那个男人变成半个神。不过今天嫌自己老公不精神的女士千万不要想要维纳斯亲吻他一下,一吻后果无穷。

当全世界都知道赛姬被维纳斯追缉时,她正好来到维纳斯的宫殿前。维纳斯的一个女仆人看到了她便高喊起来:“下贱的东西,你终于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们找你找得很辛苦啊。” 她上前一把揪住赛姬的头发将她拖进宫殿,丢在维纳斯面前。维纳斯一见赛姬便冷笑起来,愤怒地摇着头说:“女神啊,女神,你来看你有生命危险的丈夫吧?我会拿你象女儿一样对待。”说罢,她将赛姬交给了自己的两个侍女,“哀伤”和“悲惨”。她俩严酷地惩罚了赛姬,又是棍打,又是鞭抽。然后她们将她拖回到维纳斯脚下。维纳斯见到赛姬怒火再生,咬牙切齿地说:“ 你以为你怀孕了就能得到我的怜悯?想让我做这个孩子的祖母?一个下贱人的孩子怎么能是维纳斯的后代哪?因为你们的野合没有人证婚,也没有父母的许可,所以是非法的。孩子即使出世也是私生子。”说到此,维纳斯抓起赛姬的头发,猛地将她的头撞到地上。然后她命人将大麦、豆子、花籽,等等谷物混在一起,堆成好大一堆,对赛姬说:“你这个贱货,你现在闲着没事儿,罚你在天黑前将这些谷物分开。我倒想看看你的本事。”说罢她离开宫殿去参加一个预先安排的宴会去了。

可怜的赛姬在地上坐起来,满脸流泪,根本没有去分离谷物,因为她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一只蚂蚁看到了一切,它可怜赛姬的遭遇,急忙跑去招呼朋友们来帮忙。不一会儿,无数蚂蚁出现了。它们全力以赴,将谷按种类分离成堆。一批蚂蚁累了,另一批上来替换,它们忙碌不止。终于在天黑前完成了分离,于是它们又迅速地离去。

维纳斯从宴会归来,满身酒气,满头玫瑰,看到谷物完全被分离完毕,她有些吃惊,说道:“看来是有爱你的人帮忙啊。” 她丢给赛姬一小块面包,自己睡觉去了。

赛姬怀着的宝宝还在吗?欲知赛姬命运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Jacopo del Sellaio, Story Of Psyche, Jacopo da Sellaio (c. 1441–1493[1]), 意大利文艺复兴的早期画家,大画家波提切利的学生。)

 Edmund Dulac (born Edmond Dulac; October 22, 1882 – May 25, 1953) was a French-born, British naturalised magazine illustrator。著名插图画家)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

 
捷润的头像
 #

多谢支持。只是没有更多时间写快一些。

 
木易石的头像
 #

因该让太太们知道,帅哥们都是美女吻出来的呵(哈哈,哥哥不帅可不是哥的原因)。

 
捷润的头像
 #

千真万确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