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在维也纳21世纪的我于19世纪的辉煌建筑中回到了18世纪

(这张是别人照的)

在维也纳你岂能不听音乐会?无论你是企业精英,文艺人士,土豪,小资,还是刘姥姥,来到维也纳都要去音乐厅或歌剧院转一转。我以为那些地方是音乐之神的殿堂,去了会沾些灵气。年轻人去了,一定要摸摸柱子,推推门,拍拍椅子,照照像。这样神会知道你来了,将来生的小孩会多些音乐细胞。

象我这样五音不全的音乐文盲,一来到这些演奏音乐的地方便很惬意,这种条件反射是很久以前形成的。大学时买了几本简谱的西洋歌曲,自己在宿舍里经常瞎哼哼,常常走调。所以自认为水平太低,对能读交响乐总谱的人无比佩服。每逢有机会去听音乐会便跑去向水平高的人们看齐。人往高处走吗,与牛人们为伍,我很满足, 这就是我惬意的原因。

维也纳有个很著名的国家歌剧院(Vienna State Opera,不是那个金色大厅啊),它是一个19世纪中叶完成的建筑,其内部装潢很漂亮。维也纳有个乐团叫维也纳莫扎特交响乐团,这个乐团演奏以演奏莫扎特和施特劳斯的作品为主。有意思的是乐团演出时,演奏者一概是身着古装。莫扎特生活完全在18世纪中。我在国家歌剧院听了一场莫扎特的专场音乐会,看到不光演奏者身着古装,就连服务人员也是假发长裙的,好象21世纪的我在19世纪的辉煌建筑中回到了18世纪。

来到国家歌剧院,一进前厅大门,一位18世纪美女对我行提裙屈膝礼,把我吓了一跳。亏得反应快,一手捂胸,一手背后,45度角鞠躬回应。美女顿时笑容满面。哇,感觉真好,18世纪的人比现代人有礼貌。下意识地一摸头顶,没戴假发,好在头发还有不少,比起谢顶的男士们我还算幸运。真的穿越回去了吗?没走两步又看见一位戴假发穿长裙的18世纪美女向我要票,我迷迷糊糊地将手中的票递过去。她用流利的英语告诉我如何去我的座位,不过我心不在焉,什么也没有听进去,沿着台阶向反方向走,美女回头叫到“先生走错方向了。”不知道是得了幻想症还是真的穿越了,我没走几步又撞见18世纪的一男一女在卖节目单,我问他们是否愿意同我照张像以证明我真的回到了18世纪,他们欣然答应。你敢说我没有回18世纪吗?

(先生你走错方向了,18世纪在右边)

 

 

分类: 

评论

朴康平的头像
 #

哈哈,咱也是著名的男走音。捷润这趟穿越实在棒!“走错方向了”那张照片实在高!

 
捷润的头像
 #

世界上应该有走调大赛才好,不然我们得宝贵才华就浪费啦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墨镜是否是佐罗用过的。

 
捷润的头像
 #

好象是佐罗用过的,让我将中间的两个洞给封上啦。 :)

 
黎玉萍的头像
 #

文章挺有意思的,而要數“先生你走错方向了,18世纪在右边”這句很逗。

 
捷润的头像
 #

谢谢你来访。下笔时突然冒出一个这样的念头,于是就这样写了。

 
司马冰的头像
 #

和那么漂亮的18世纪美女合影,这种穿越想必是男士们共同的理想。

 
捷润的头像
 #

司马大姐说得极是。维也纳到处是老中,他们个个有理想。但大多没有行动,可能是英文不好。我们老中男比较可怜,抗把锄头在街上走人们不会怀疑身份有假。

 
玮仁的头像
 #

经过这场音乐的洗礼,一定增了不少音乐细胞

 
捷润的头像
 #

廉颇老矣,难增细胞,尚能饭,善睡。

 
木易石的头像
 #

俺去了,肯定也找不到北。天生是个乐盲-可别告诉夕林哈。

 
捷润的头像
 #

易石兄可以文定中心,不用找北。

 
追梦的头像
 #

我五年前在国家歌剧院看过莫扎特的《魔笛》,那一次我一个人在维也纳待了九天,在五个不同剧场听了五场音乐会,过足了瘾。

 
捷润的头像
 #

过瘾过瘾,我跑去金色大厅,正好人家不开门。不过我心情还是很好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