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四十一 拂晓

夜色里的灵魂

                                                                         四十一

                                                                          

        永平原本喜欢胡思乱想,但总感到在现实里难以自在……现在汶川发生了这样的大地震,整个县城都废了……一下子让永平意识到世界并不是想象中的平静迟缓,其实时时都是充满无数的不可预知的变化的……只有远离眼前的琐碎才能把目光投向远方,只有与眼前的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看清真正的方向……生命不可以一味地等待,也不可以放任自己一直糊涂……不然生命就没有什么意义,就不会有什么价值,基本是白来过了……

永平决心要顺着自己的内心走自己的路了,要去挖掘生活里的价值,要去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通过这样的方式实现自己存在的价值,而不是在平淡的岗位上做平庸的事,与一般意义上的人一起迈着谨小慎微的步子缩头缩脑的在迷雾里大呼小叫的……

奥运会终于在这个古老的国度举办了,看大伙那副兴奋的劲,好像每个人脸上都放出了光芒……也难怪,虽然是人口第一的大国,但很长时间里很压抑,一直难以得到别人的承认……不同的种群之间一定存在着一种压力与竞争,也许这也是人类会不断前行的根本原因……但我们还是太在乎这个名次了,对名次的极度追求就暴露了脆弱的心理,只有心理弱小的才会特别在意名次的获得……永平看着电视上的赛场画面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们这是怎么了?获得冠军就一脸的骄傲,没有获得就很失落……我们并没有享受到这赛事里的快乐,我们这样在乎比赛的结果……这是病态的,这在生活的反映就是只在乎你是否有钱,是否有位置……有,就是一种骄傲的资本;没有,就是失败的人生。仿佛,我们生来为的就是争夺这个位置和这份钱财的,夺得了,就可以昂起头颅;没有获得,就夹起尾巴……多么的扭曲,多么的悲哀,是谁把大伙引到这样的歧途里?按照这样的逻辑,城里人当然就会在农村人面前摆出样子来,大城市的就在小城市的面前有感觉……他们都忘了,每个人都是地球上高级生命里的一员,有差别是正常的,但这个差别却不应该包括尊严,尊严应该是同样的……你在同胞与家人面前摆谱,你觉得是正常的吗?同样的,你在不同的人群前摆谱,你觉得是应该的吗?荒谬的很。

我们从根本上就错了……我们到底应该怎么看待这个世界?永平一直未这个问题苦苦思索着……

大牛进入了六年级,家家都在为小升初而努力,大牛的状况一般,好像也还说得过去,只是不很稳,没办法,他笔头慢,内心偏弱……永平也想好好引导引导,可基本上没什么机会,孩子上学的时间很紧……

永平经常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如果身体是具体的存在,那么人的意识是虚幻的吗?没有灵魂的存在还算是鲜活的存在吗?想的多了,也会随手涂写一些诗句……用拼音输入法练习把文字变成屏幕上的方块字,计算机是要考级的了,基本操作总是要会的……网络上的新闻太庞杂,洪流滚滚喷涌而来……这是一个难以平静的时代,大家都急吼吼的奔跑着,不管方向只顾抬腿,好像总有一个声音在暗中催促,快快快!

电大的教学也不如以前那么规范了,学员能按时来的很少……有本科段招生后来了不少人,却没有以往的氛围了……也许自认为已经是大专毕业的,现在只是来混张本科文凭,不必那么周正……这里面也混了不少领导干部,一到考试就找个人来替考……本人很少露面,当然也就不会拿老师当一回事……据说党校也招生,情况可能还要差一点……自打官员考取制度自动消失以后,这渠道先是军功排资,后来就成了暗渠流水了……往往设计的时候是适合的,可并没有在恰当的时候加以改变,一味的维持和延续,结果可想而知……

论文答辩的时候更是花样百出,绝大多数的论文都是抄来的……甚至有人专做这样的事谋利,答辩者一问几不知……如果当真,也是不公平的,小老百姓的,混口饭吃不容易,你卡这样的人又有什么意义?但是面对读不清句子又说不清自己的论文到底什么意思的情况又如何给出合格的评判?有路子的你含糊了,没路子的你倒认真了?……如果集体放水,事情就更糟了,南方的一个省里有一级电大考试集体舞弊,被查出来全国通报……其实中小学老师哪里需要写什么论文,能踏踏实实地把课上好就是大功一件,这全国的论文有多少是真材实料有价值的?原本可能还有一点,一下指标规定就出了问题……投机者永远比原创者更轻松,可能越向上问题越严重……

永平发觉自己越来越孤独,越来越难以适应眼前的情况……激情在消退,热情在大幅衰减……但内心却有些强大起来,所谓强大其实不过是变得对很多事不再执着不再追求……生活里的事,都不是大事儿,过得去也就行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能有什么呢?不是鸡毛就是蒜皮……回头看看自己这四十年的人生,学生年代充满苦涩,踏入社会充满无奈……苦涩是因为家庭贫困,无奈是因为没有社会资源……但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样的人生路是不是在曲折里充满风景?如同在曲折艰难的山路两旁满是怪石与奇树?很多奇怪的人很多奇怪的事,从欣赏的角度看岂不是在观看真人版的演出?很多文学家不就是从日常的生活里抓取了一些人和事吗?在人间……

永平的眼神似乎有些亮了,把平常不过的日子里的风情抖搂出来也是一件很好的事呀,在自己眼里的平常说不定就是别人眼里的稀奇……自己不是很奇怪别人心里怎么想吗?难道别人就一点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看的?同样的一棵树在不同人的眼里就是不同的感受,自己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认同的人自会有共鸣,不同的人也会感受到新鲜……既然自己的遭遇坎坷,那么很多顺利的人或许就不了解这些坎坷……人与人的交流是多方面的,文学的发展首先是交流的需要……说了就会舒服些,表达了就会轻松些……

 

 

 

 

                                          0一四年九月十八日十五点三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人到中年,激情慢慢褪去,越来越孤独,思想也越发理性和现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生只能向前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