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四十 震惊

夜色里的灵魂

                                                                

                                                                         

          上了一周的班,过了个双休日,再有两三天大牛就要出院了,永平在平缓的情绪隐隐带着些愉快。星期一的下午三点多突然传来一个令惊恐的消息,汶川大地震!震级吓人,初为七点八,后调整为八级……真是天塌地陷的坏消息!在永平的记忆里只有关于唐山地震的一些模糊印象,那时节家家都搭地震棚……可那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这突然间来这样一场骇人的地震,人到中年,一切都已经有些见怪不怪的,以为人世间一切不过如此……可眼前的事实却让人不得不清醒过来,一下子近十万人失去生命,还有残的……多么可怕的世界,多么可怕的人间……即使发动战争也不会这样一瞬间失去这么多鲜活的生命,当然现代的武器也是极其可怕的……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这生命的到来和存在是这样的艰难,尤其是贫困的山区,走一步路都困难的很……可一旦天灾降临,什么都不能留下了……

这个消息像一把铁锤一下子击打到永平的内心,把永平渐欲舒缓昏睡的心锤的生疼……人类是多么的脆弱,又是多么的麻木,麻木到不知道自己实际很脆弱,还整天盘算这样那样的……自己还没有一点成绩,也只是和大家一起混着,一晃人生都四十了!原以为日子就这样不好不坏地过着,大家都差不多……可你看这场大地震,你看看那些遭受灾难的人,那些被迫终止的原本鲜活的生命……生命是多么可贵呀,能自由地呼吸是多么的幸福,能自由地行走是多么地幸运……地震的时候还有一帮诗人正在吟诗聚会,结果……真是太惨了!人类活在这个世界里是很不容易的,自然界已经这样的无常,人类自己还从不放弃自虐,相互争斗不拿生命当一回事,什么狗政治家……不把生命当回事的人怎么算是一个合格的人?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的人又怎么能算是一个善类?有太多的问题需要重新思考,人类需要不断提升对生命的认识……永平仿佛一下子觉得自己活在人群里是应该负点责任的,不应该像以前一样光自己想一些事……应该行动起来,不能任凭时光无声地流逝,是该做些事了,不能稀里糊涂地过日子,不然,到时候只会空叹息……

永平首先要做的就是在学生中发动捐款,团县委也有要求来了……单位也组织老师职工捐款……还配合学校要求举办一次大型汇演活动,对学生进行正面的激发与教育……

各种关于大地震的后续报道都敲打着每一颗善良的心,从废墟里被救出来的那个孩子敬了少先队礼……有个老师安排学生从教室跑出去自己却被活埋……被截肢的少女舞者面带灿烂的笑容……这就是人本质的良善……那一群群的自愿者,那些个战士……每一个镜头都让人感动,每一个画面都让难过……

人,应该怎么活着?其实答案很简单,只是很多人都被眼前的所谓的利益蒙蔽了……忘记了我们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我们要感受生命的美好,而生命的美好就是要大家都好,人是群体的呀,人类是个整体呀,没有整体的美好何来个体的美好?自私之所以遭到大多数人反对,原因不是很清楚吗?

永平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虽然只是在一所县城的学校里,但一点也不妨碍自己站在人群的边上思考问题,谁是在人群里面的人呢?糊涂的人,只有糊涂的人才会认为自己是混在人群里的……混在人群里就可不负责任地呼吸空气,唠叨一些废话地存在着……只有明白的人才会清楚,每一个人都是可以起作用的,都是可以站到人群边上的……只有站到人群边上才会冷静客观地对这人群的来去进行判断,才会有所思考有所应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这个人群,为了这个人群更好地存在,为了这个人群的美好未来作铺垫……如同领头羊或者大雁,都需要在群体的边缘来带引大家向着某个正确的方向……即使带不了头,也需要站在边上来思考一些问题,人群里太混乱太嘈杂……这也是为什么思想家历来都离群索居,哲学者都交往稀少……他们不得不如此,交往多了思考的空间就小了……虽然这样做对自己并没什么实际的好处,少与人交往就少了许多利益……但对群体是有好处的,至少很多人挤在一起争抢什么的时候,有人沉着地站在一边劝大家不必争抢,也许不会起什么效果,但总比没有人劝,都一哄而上要好的多……

大牛已经出院了,医生嘱咐少动脑,多吃点核桃一类的坚果……大牛喜欢吃水果,却不太喜欢吃核桃……大牛现在这个样子需要哄一点,真急人,已经耽误两个月的课了,下学期就是六年级……幸亏有个六年级,不然还得留一级……也是,以前怎么都只读五年小学的?还是国家的条件跟不上……很多东西还是得按规律来,当然外在条件是制约因数了,但认识水平首先要到位,否则即具备了外在的条件也是起不到作用的……实际情况很糟糕,很多人都稀里糊涂地混事儿,还神气活现的,真是可悲!以前看到了也明白了却没什么感觉,现在感觉这些事都横在自己眼前一样……永平无法放过自己了,想装糊涂也装不了了……汶川地震的场景一幕幕地在脑海里出现,人类的水平究竟发展到什么样子?这样大的地震也并不能预测……事后的救援也并不能及时地到位,路毁了、桥断了、又是暴雨又是余震……逝去的已经没任何知觉,活着的呢?还要忍受更多的痛苦,这噩梦一定会纠缠一生……怎么能忘呢?怎么能睡安稳呢?

没发生地震的地方是不是都没问题?不地震是不是就没问题?问题太多了,太多了……我们的价值观是有问题的,绝大多数都只是为自己而活着,能负起一家人的责任已经算是不错了,群体的责任谁来负?官员?指望这些人可能还不如干脆放弃一切……偶尔遇上一两个也不顶事,一盆水都浑了你倒进去一杯清水有什么用?有人考虑这些问题吗?除了糊涂的还有浑水摸鱼的就是长吁短叹的了……

 

 

 

 

 

                                                 0一四年九月十五日十六点零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地震造成的毁灭和伤痛一点也不亚于一场人为的战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可怕。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地震很吓人,记得当时俺在义务管理的中文学校组织捐款,一共募到两千多镑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是一场很大的灾难,人类其实时时面临危险,埃博拉现在也很可怕……

 
追梦的头像
 #

唐山大地震的经历记忆犹新。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温和的日子总是让人麻木,忘记应该保持理性的清醒。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