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八 复杂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八

                                                  


      永平好不容易理出一条线索来,青春之所以值得讴歌,就是因为青春孕育激情与热血,“五·四”之所以能成为青年节,就是因为在民族面临危难的时刻,青年人勇于担当……接下来就相对容易了,主要是形式的问题,要有诗歌的韵律美,还要考虑适合这激昂的调子……永平进入状态了,时间在他的感受里一会儿长一会儿慢,三天,三天的时间里就写成了,简直是迫不及待地喷涌而出的感觉,永平体会到了一种无比的喜悦,每个汗毛孔都在溢出快乐的气息……下周的时候就可以拿到团县委去,让他们先看看……

星期六的下午,永平和小田轻松地带大牛到大剧院前的广场上放风筝和滑轮滑,这春天刚刚开始,风有点大,这样的时候放风筝最好了……大家心情都很好,广场上没几个人,不少孩子都上辅导班去了……大牛也上了个思维训练的班,上午已经上过了……大牛兴奋地拿着放线板来回地跑动着,飞机形大风筝飞的很高,放线板还是永平从南京带回来的专用铁制放线转盘,那次还带回来一串宣纸制作的蝴蝶小风筝,一放飞就像蝴蝶排队在天空飞舞……

大牛不想玩风筝了,小田接到手里也孩子般地高兴着,大牛滑轮滑了……大牛好像有些疲惫了,滑了几圈就不想滑了,说有些头疼,永平用手摸大牛的脑门,似乎有些热,大牛还点咳嗽,小田用自己的脑门抵在大牛的脑门上感受温度,是有点热……也许感冒了,赶紧去私人诊所看看,不行就挂瓶水……

私人诊所的说话有点儿大舌头的女医生也判断是有些发烧,开点药水挂挂,嘱咐多观察……大牛挂上水似乎平静不少,永平也放下不少心,让小田先回家做晚饭。

一瓶药水挂完,大牛身上有些出汗,女医生交代回家再观察,应该没什么问题,如果有情况就联系……永平把大牛带回家吃完饭,大牛还是不精神就上床睡了……永平与小田做床上看电视,不时能听到大牛的咳嗽声,小田隔一会就去摸摸大牛的脑门,又把家里的温度计拿出来测,有一点高……小田有些紧张地问永平怎么办?大牛三年级的时候也有一次半夜发烧,连夜去县医院挂的水……这次是挂过水的呀,是不是要再等等看,不行明天一早去县医院查,现在去是不是不合适?在这样的犹豫与折磨里好容易熬到天亮,大牛的脸红红的,很萎靡的样子,永平心里一咯噔,赶紧的,嘱咐小田拿点东西,先走昨天的诊所问清用了什么药……这是不太对头的呀……

打的到了县医院,挂号,问诊,做脑电图……要求立即住院,是当下流行的脑炎……小田找在这里当护士的表姐安排床位,走廊里全是病床,有很多孩子……医生征求意见是否做骨髓穿刺检查?永平哪里懂医学?此时只有相信医生,医生说不会有影响的,抽的量很少……但抽过之后二十四小时不能站立,只能平躺,来去都得家长抱着……只有听医生的了,不然怎么办?

不大的病房里有三张病床,都是孩子患了脑炎,床位都满了,外面走廊里也排满了病床……进了医院就一切不由己了,永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大牛,怏怏的……

小田打电话跟大牛的班主任请了假,永平把这边安排妥当抽空到班上处理点事务再赶回来,与小田轮换守在大牛身边……小田回家做好饭再用饭盒带过来,永平到上班时间时由小田负责大牛,知道永平赶过来……永平利用这点时间把排练的事也逐步落实了,先找了两三个能朗诵的年轻老师,再从不同的班级选身材整齐的男女生……事情远不是想象的这样简单,老师的朗诵就不太符合永平的感觉,只好一点一点的磨合,学生训练的时间也很成问题,还有服装……学校还安排人来给永平的诗稿提意见,都是半吊子的语文老师,各说一气,有的挑剔不押韵,要一韵到底;有的说要多重复,重复朗诵有气势;有的说稿子感觉不悠扬……真不知道这些人是真懂还是假懂?一首现代诗歌偏要按律诗的要求来搞,把诗稿当歌曲来办,把激昂的主题往小曲上靠……永平找来训练学生的年轻男老师也趁机找茬,说有几句不好理解……永平望着这些平时都很泛泛的人此刻却神气活现的嘴脸,心里一下子明白问题在什么地方了,敢情这帮东西想在领导面前显本事,硬是要往自己身上踩呀,没一个人说自己写的好,自己真把这事推了,这帮人合起来也顶不起事儿!真是可笑,什么东西……

世事艰难,艰难的原因是人心叵测……是人不是人都想显摆一下,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竟然不顾一切……永平气愤难当,但还是尽最大努力克制住自己,如果不是朗诵自己的诗歌,如果不是为了已经应承了任务,真想把这事给推掉算了……自己这样万分艰难地弄这事,为什么呀?找人做事真的难,尤其是没什么权力……如果有权力就可以轻松笼住这帮人,这些人还会腆着脸恭维自己写的好云云……但即使那样也不会是真心的,其实就是不懂,随口胡说而已……跟这帮小麻雀治气太不值当了,永平安慰自己,只当没有发生过这些令人窝心的事,巧人做事拙人嫌……女领读老师台词还不熟呢,语气也把握不到位……咳,单位简陋人才稀,野草也充鲜花使……学生练习也很艰难,分句合句都不容易,气势更难表现……

真是焦头烂额了,现成的配乐很难找,听说有所初中有位音乐老师擅长弹钢琴……转弯抹角找到人家,人家一看诗稿倒是佩服的很,只是时间紧难得合练一次……

大牛的情况好一些了,现在可以坐起来说说笑笑了……同病房的两家都是个体老板,言谈之间不时流露挥钱如土的豪爽……没办法,这就是现实,不接受也得接受……北床的从外面面馆给孩子带早餐,猪腰长鱼面,孩子在吃面,大人跟永平聊天说是在南方山里搞药材加工,年前与朋友到乡下吃饭,酒后赌钱打伤人了……南床的开了广告公司,这家单位印横幅那家单位搞展板,跟单位打交道钱好赚人不太好做,主要是要跟领导人搞好关系……小小的病房也上演着社会的复杂……

 

 

 

                                                              0一四年九月十日九点五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国内近几十年社会变化很快,眼花缭乱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我试图从一个角度记录这纷繁的变化,同时也审视这段时期人的思想动态……

 
蝉衣草的头像
 #

父母养儿,这中间所付的辛苦和牵挂是世间最普通也是最伟大的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年轻人容易气盛,是因为没有养育过孩子……

 
若敏的头像
 #

羡慕写小说的人!谢谢分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若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