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捷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8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3/2013 - 21:41
积分: 7184

你在这里

冬宫里的希腊神话 (九) 爱神离去,惩罚到来

(Eugene Medard (French, 1849-1887)法国画家。)

 

她欣喜万分同时恐惧万分。欣喜的是自己的夫君不是什么大蟒蛇妖怪,而是一个她所见过的最美的男子;恐惧的是她意识到自己几乎要犯下滔天大罪。她全身颤抖起来,右手中的剃刀脱落在地上。同时她的膝盖一软,几乎要跪下。

她看着他 LO VE),金色的头发有如流苏,乳白的脖颈凸显高贵,红润的脸颊洋溢着青春。双肩后面有一副漂亮的翅膀,其羽毛熠熠发光。真不愧是维纳斯的儿子啊,女人是永远看不够他的。在床边放置着一张弓和一个装满利箭的箭袋 。她痴迷地看着夫君的武器,好奇地抽出一支箭,拿在手里看来看去。“难道他就是丘皮特吗?没错,他就是!”她将箭紧握在手,猛地刺向自己,想着如此就可以爱上加爱了。锦上添花一词挺好,但不如爱上加爱动人。

血顿时流了出来,她不管不顾,紧紧地抱住他,不停地亲吻他。忘情中油灯中的热有撒了出来,烫伤了他的肩膀。大胆妄为的灯啊,你怎么敢烫伤了神哪?

神被烫伤得不轻,他意识到赛姬违背了她的诺言,一言不发,挣脱她的拥抱,生气地要飞走。就在他腾空而起的一刹那,赛姬奋力扑上前死死抱住他的双腿。神一飞冲天,直上云霄。可怜的她最终抓不住了,一松手从空中落向地面。死亡念头在她脑海中一闪。

眼看就要落地,神从高空闪电一般飞下,拖住赛姬,将她轻轻地落在云杉树上。对她气哼哼地说:“赛姬啊, 你太单纯啦。你也不想想你得罪了我母亲,她想将你嫁给世上最丑陋,最卑贱的人。我从天上下来爱你,你却伤了我的身体。我象是妖魔鬼怪吗?我如此爱你,你不应该想拿刀砍下我的头颅。难道我没有事前警告过你不要听信谗言吗?给你出鬼主意的人一定要受到惩罚。我要离开你作为对你的惩罚。。。。” 言罢他飞上云霄。

赛姬倒在地上,双眼盯着他飞走,哭泣不止。她绝望了,纵身投入边上的一条河里。河水啊,河水,它不忍心将她淹死,将她冲到岸边的草丛里。信不信由你,女孩子们,只要你美丽到可以同维纳斯争锋的程度,不会游泳,跳到水里也淹不死。

河边上,原野之神潘(PAN—他也是一个故事多多的神,我以后再讲他的故事。)正在抱着女神卡娜(Canna)教她吹笛子,一群山羊在他们身边吃草。潘觉察到了赛姬的到来,十分同情她的不幸。他来到她的身边,看她慢慢清醒过来。潘说:“我看你面色苍白,唉声叹气,满眼是泪,你一定是在深深地爱着。我是一个乡村的牧羊人,有一把年纪,经不少世故,你大可相信我的忠告。不要再哭泣,不要再自杀,只要你真心地爱戴崇拜丘皮特,你会赢得他的爱的。”听完潘的话,赛姬没有说话,深深地跪叩了他而向远方走去。

不知是因为卡娜在边上,还是因为不愿意招惹丘皮特,好色的潘没有趁火打劫,反而真诚地帮助了赛姬。

走啊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天多少夜,赛姬来到了一座城市。正巧她大姐住在这里,她让人通报大姐她的到来。大姐得信儿,迎了出来,见面就问:“你杀了他了吗?” 赛姬答道:“我怎么能杀了他哪?当我用油灯照亮他时,我意识到他是维纳斯的儿子丘皮特。每个夜晚睡在我身边的就是爱神丘皮特。我不小心让灯油烫伤了他,惊醒的他看着我说你怎么能用火和凶器来对待我。我要娶你姐姐为妻,说罢他便离我而去。。。。”

没等赛姬说完,大姐便欣喜若狂,急急忙忙地将赛姬打发走了,又风风火火地跑到她丈夫面前悲伤地说:“刚才听到信儿,赛姬妹妹死了,我必须赶去看看。” 言罢冲出房屋,手舞足蹈地呼唤西风带她去神谷。西风将她带上天空,盘旋了一阵,突然将她头朝地抛了下去。可怜的大姐落在岩石上摔得粉身碎骨,美丽不复存在。丘皮特看到美丽消失感到可惜,将她美丽的基因瞬间分播给这个地区所有怀孕的女子。后来这些女子生出来的孩子个个英俊漂亮。从此这片土地便称为爱莎妮娅,直到今天那里美女比例极高,脸型,身材出众。

离开大姐后,赛姬走啊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天多少夜,她来到另一个城市。正巧二姐住在这里,赛姬见到她并将发生在那夜里的事告诉了二姐。可怜的二姐,她完完全全地重复了大姐的命运,只是粉身碎骨的地方不同。同样丘皮特看到美丽消失感到可惜,将她美丽的基因瞬间分播给这个地区所有怀孕的女子。后来这些女子生出来的孩子个个英俊漂亮。从此这片土地便称为赛莱茜娅(在捷克,波兰,德国交界处),当然今天那里美女比例也极高,尤其是捷克那部分的,高挑个头,肤色迷人。

(    Psyche and Pan by Gustav Klimt (July 14, 1862 – February 6, 1918)奥地利著名画家,这位可是大画家。)

Antoine Coypel (11 April 1661 – 7 January 1722)法国著名历史画家

 

(待续)

 

分类: 

评论

红叶的头像
 #

这些油画真漂亮,收藏了。谢谢捷润精心的收集。

 
捷润的头像
 #

有如此之多的艺术家以psyche的故事为题材创作,令我吃惊。谢谢你。

 
若敏的头像
 #

我刚从冬宫回来,你什么时候去的?

 
捷润的头像
 #

六月去的,看到赛姬和爱神的雕塑了吗

 
若敏的头像
 #

我也是六月,我在圣彼得堡待了2天,最出彩的是冬宫了,可惜时间太短了,要看得太多。我还去了爱莎尼亚的塔林,非常美。我后来去了挪威的布道石,5个小时的徒步登山,非常棒,这是我这次旅行感触最深的。

 
捷润的头像
 #

看来我们不在同一条船。我也去了塔林,很美。没有去挪威,以后一定去。圣彼得堡很值得看,在冬宫里我问到库图佐夫的画像时,俄国导游还有些惊讶,似乎觉得你小子也知道库图佐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