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七 乱 麻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七

                                                                           

        永平注意到小区有孩子在滑轮滑,意识到也该让大牛有些快乐的活动了,尽管小田觉得装备有些贵了,但永平还是让大牛装备齐全,头盔、护肘……这初学是有危险的,应该全面些,基本花去了一家一周的生活费……从超市出来就在便道上让大牛武装起来,两大人一边一个扶着大牛踩着轮滑向前,大牛一向协调性不太好,不太喜欢运动,但现在这新奇的器具以及别的小朋友滑来滑去的自由激发起他的兴趣来了……

永平想起自己小时候主要的快乐就来源于一群孩子一起乱跑,有时拖根小棍在两腿间当作是骑马……大牛真是到了好时代了,有玩具,还有大人陪着玩!但大牛迟迟难以掌握平衡,不时的要摔倒……永平也不耐烦了,让小田先陪着练……熬了一段日子大牛终于可以独自滑行了,很快活地滑过来滑过去的……后来有一种新的轮滑轮子滑动时闪闪发光,也更灵动,只是价格也翻了一倍……大牛抱怨不如人家的速度快,永平狠狠心又买付新式的……

楼后面的河边休闲带已经建好了,一到傍晚就很多人来健身,这样花样多的室外健身器材这样集中的出现在小城还是新鲜事,很多人都跑了很远的路过来……有人就利用这里的人气办了轮滑培训班,一群孩子排着对滑来滑去……大牛不用参加培训了,尽管滑不出什么花样来但也滑的自如……永平有些欣慰,虽然自己起点很低,可毕竟提高了大牛的起点,做到这一点其实也是很不容易的……

虽然永平初步学会了使用电脑,但不够熟练,别的部门配了也没怎么用,很多材料都是找计算机班的学生帮助输入的……永平写了点稿子也找过几回学生,后来就不愿意找了,一来双方都很麻烦,二来自己感觉也不好……永平硬起头皮找领导要求配电脑,共青团的工作也需要电脑,虽然只是个光杆司令,可也不好老是蹭人家部门的电脑用……人家宁可上网偷菜打游戏也不会愿意你来打什么文章呀……总算配了台学生机,只要能用,其他的无所谓……永平开始尝试在键盘上直接敲打文字了……感觉舒服多了,屏幕上出现的一行行整齐的字码看着就正规的感觉,不像先前在纸上涂涂改改的……永平表达的兴趣一点点被激发,思维也越来越向着文学意味接近……不少人也知道永平喜欢写点什么了,觉得这人挺有点意思的,不打麻将不喝酒的倒喜欢写些文字,能写出什么名堂吗?可能性不大。

永平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就当是消磨时光……有点空闲就写那么一点,没有时间就拉倒……就是一个纯业余的爱好了,开通了qq注册了信箱,偶尔也把写好的一些东西发给朋友看看……一个人在办公室的时候发发呆,兴致来了就写一点,有时是诗句有时短小说,自得其乐,倒也平静快乐……学校元旦时要举行一次辞旧迎新表演活动,永平具体组织的,永平自己朗诵了自己写的一首诗,不少老师都感到意外……

单位里有位学中文的,年纪与永平相仿,觉得永平写的还是有感觉的,与永平在一起时就提到可以写点散文,散文写的好比较有品位……永平也知道散文是要求比较高的样式,所以一直没敢动这个念头,现在既然有人建议,不妨试他一试……写这玩意还真得思考点什么,也得端正自己,不然随便地把话说出去,惹人笑话不算,不也是对他人的不尊重嘛……看是小文章,对做人还是有很高要求的,白纸黑字,还会在一定范围流传……马虎不得,要提高的地方还挺多……

永平在团系统待的时间久了,上下都比较熟,大家见面都比较随便,人家也知道永平一直在上大学的课程,也拿到了高等院校的教师资格,所以团县委那几位领导也不在永平面前摆架子,年龄又都比永平小些,很多事都愿意和永平商量……永平本来对人的社会层次就没什么感觉,所以也不见外,能尽言的尽言能尽力的尽力……政府大院里水很深,吃政治饭的都要谨言慎行,整天观颜察色的,肚里真货不多,计谋可不能少……这些人都活在真实的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里,这也是社会存在的必然,但这水还是太混了,时时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腐臭味……但是没办法,该接触的还得接触,该执行的还得执行……这不,团县委决定举办一次高规格的“五·四”表彰大会,要求个基层团委出节目,要办成花钱少效果好能得到领导人赞赏的最好,当然,花钱少是指不要团县委出钱,基层单位出钱多多益善……永平的学校能歌善舞的几乎没有,出什么节目好?人家说了,请永平创作一首诗,安排学生集体朗诵,不少于一百人……吓了永平一大跳!虽说平时喜欢写点什么,可从来也没想过要达到这样表演的一个层次啊,这次表演小城最高领导层都会来的,要在小城新落成的圆形大剧院里……

推托不是永平的性格,再说人家还指望这个节目来点题呢……别的节目再精彩也只是技艺好,怎么能表达出青年节的内涵与特色呢?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还没一点名气呢,倒先来个烫手的大山芋!夹生饭也得咽下去,不然,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和政治一沾边就难以轻松自在了,政治需求牵涉到很多人的前途,前途对一些人来说是存在的命根子,没有这个就得被别人压着……永平很清楚这事只能办好,这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但这嫁衣裳还得光鲜……

这样的诗歌是难写的,要有一定的长度,还要适合朗诵,要有气势,还要有青春的激情……离正式表演也就两个月时间,写好了还得找合适的学生来排练,这一百个学生的选拔都是难题啊……想想真是头大,可有什么办法?这就是生活,反过来讲,这不也是一次锻炼嘛……永平给自己鼓劲……要先理出一根线索来,共青团,五·四,青年人的朝气……不断地在永平的脑海里翻腾着,这里面有什么样的内在的东西?该如何来表达呢?……在班上想,在家里想,在骑车的路上也在想……

 

 

 

 

 

                                                              0一四年九月六日十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永平的诗创作一定会不负重望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政治抒情诗,适合撑场面的。

 
追梦的头像
 #

期待着政治抒情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初级的……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政治诗写对了能上去,写错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让永平体验一次,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