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小说 十九 )

那天,我望望厨房边上空出来的洗衣机和烘干机的地方。突然想要安装一套洗烘设备。
拿起电话的那一刻,我才发觉,不知是先想到刘师傅还是先想到洗衣机 …… 不管怎么样, 我又给他打了电话。
“那很简单,我帮你弄就是。”他说。

那个周六,他带我去电器店选购洗衣烘干机,用卡车帮我把机器运了回来。接着就帮我安装。

“您真行!”我站在一边看着他弄。
“这些是最基本的了。”

我说他在越南出生,国语讲得这么好,不简单。
他说他小时候学过中文,还是台湾去的教师教的。念了几年书,后来碰上战乱,15岁那年就随父亲当难民逃到了美国。
“后来呢?” 我问。
“你是指读书吗?”
“是啊。”
“读了两年高中,就跟我父亲学装修了。”
“你不想念大学?”
“怎么不想,家里困难,没办法。”

这是他装修生涯的第22个年头了。
那一天陈雪在门外连喊带嚷时我没有听清楚,现在我才知道,他有一个很帅的名字:刘海舟。

“帅?”他反问了一句,“你要是经历了我们坐小船在海上漂流的难民日子,你就不会觉得这名字帅了。”

于是他和我讲述了被陈雪所不屑一顾的他的难民经历, 他15岁那年随父母逃离越南的经历。

那年,那天,他们搭的小货船,船上三十几个人, 匆匆带了点吃的和喝的。所有家当都留在身后,就这么上了路。

船行驶了没多久,引擎出了故障,船失去了控制,没有目标地在海上漂流。
“天哪,引擎坏了,那怎么办?”虽然他就坐在我身旁,我还是忍不住着急。
“漂呗。就好象人说的,随风飘流。有了那个经历,我感觉人真的就象一条船在世界上漂流。”

人生就象象一条船...... 我想起自己万里过洋,从福安镇,到了棕城......

引擎坏了,还遇到了海上风暴!漂泼大雨,浪涛汹涌,非常吓人。他们以为死定了。
“我当时想,这辈子就算这么葬身大海了,也奇怪,我心里真没怎么怕。”刘海舟说。
有的人可是惊恐万状,当场就跳进海里 “逃生”。
“跳下去肯定是死定了,我们留下来的倒是有几个活下来了。”

货船飘流几天,带的食物饮水都吃喝光了,有的人撑不下去,就那么活生生渴死了饿死了。 飘流到印尼海域时,探照灯、巡逻艇和直升飞机一起上。他们又经受了一次惊吓。

我的心随着他的讲述起伏。

“那些事真的讲不完。” 他说。
后来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岛上的难民营,从那里好不容易才辗转到了北美。
“我们算是太有运气了,”刘海舟说:“那几年里,海上碰上海盗的,病死的,被打死的不知有多少。”

他说到当时逃离越南时的恐慌和匆忙,路上就是有黄金万贯,也不会有人去拣; 拣命要紧。
“所以我对钱很看得开。”他说。

听他讲到这里,我就在想,也许,对这世上的人们,可以做很多分类。其中的一种,就是把人分成把钱看得很重的和把钱看得不重的。

按照这种分类法,我和余青不是一类的;我和刘海舟倒是。

海舟的手机响了。是他母亲来的电话,让他早点回家,说小强又想爸爸了。 挂了手机,他告诉我,出了前妻的事,他父母很是伤心。 海舟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我劝我妈妈,钱我能赚回来,孩子我一个人带大,老婆没有也罢。”
“你还年青,怎么也能找到合适的。”我说。

趁着他收拾工具的时候,我写好了张支票。等他临出门时,我塞给了他。
他拿起来一看,就说我给太多了,今天只是朋友帮帮忙。我说那哪儿行,他还要养儿子,还要攒钱娶老婆呢。

 

(后注:这部中篇收入虔谦作品集《情爱梦想征战》。http://shop.chinesezj.com/Product.asp?Num=4346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你要是经历了我们坐小船在海上漂流的难民日子,你就不会觉得这名字帅了。”

九死一生的经历,却是平静的道来。

 
虔谦的头像
 #

谢谢跟读评论,问候予微!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