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那场美丽的婚礼:婚礼的筹备

女儿的婚纱:她是买的王微微(Vera Wang)的婚纱。王微微的婚纱都比较高档昂贵,我们是给女儿一个固定婚礼费用,所以女儿要自己精打细算,看看如何把父母给的预算花到点子上,呵呵,就是咱说得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女儿很幸运,去年她去纽约看朋友,正好赶上一个公益组织在搞拍卖,这件尺寸样式都合她心意的婚纱也在拍卖之中,而且拍卖所得的费用全部捐给需要救济的地方。女儿用$3000拍下了这件价值上万美金的婚纱。

因为这件婚纱,我才知道美国还是有像我们以前在中国看到的小裁缝铺。今年春天去了女儿的学校两次,每次都陪女儿去那个裁缝铺。女儿让我陪是有原因的,因为虽然山姆也常去她那儿,但在美国,男方在结婚前是不要看到女方的婚纱的。所以,我就成了陪女儿为她的婚纱把关的最佳人选,给她那件漂亮的婚纱出谋划策。

裁缝师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美国人,好像是意大利后裔。小小的裁缝铺,东面一侧,挂了好多高档西服,而临街的一面有一个非常大的窗户,窗台上摆放着一些时装、剪裁的杂志,屋子的里面是裁缝师的工作台----一个大大的剪裁台面,傍边有一台高级缝纫机,对着西服的一面有两个小小的更衣室,整个裁缝铺看着很儒雅、温馨、一派艺术气息。裁缝师的作坊能开到这个样子,这位裁缝师还是很有品位的。从我去的两次看,这里的生意很兴隆。女儿也说这位裁缝师在当地比较有名气,手艺不错,预约他的服务一般要排好一段时间。当然,女儿的婚纱调整的价格也是很惊人滴。不过那位裁缝师把女儿的婚纱和rehearsal dinner的裙子,都修改地非常合体。

当时女儿还买了一条跟婚纱配的头纱,问了裁缝师头纱应该多长,他说,“头纱应该比你婚纱至少长几寸。”女儿为这个还把原来买短的头纱又换了一条。

裁缝师很认真地跟我说,婚纱是三层,婚礼开始时,这三层都要自然地放到最长,新娘走起来很好看,但在新娘和新郎跳舞时,这三层婚纱要按着它的设计钩挂起来,这样婚纱正好着地,不会在跳舞时不方便或者是让男方踩着、或者是女方自己绊着。他教我应该如何找每层的小扣子,如何把婚纱钩挂好,因为到婚礼时,我将是唯一知道如何做这件事的人。呵呵,俺可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有照片为证。

真地感觉这个裁缝铺和裁缝师就是生活在现代的古典精品。

请帖、节目单设计师:女儿自小就很有艺术细胞,呵呵,好像是有一些遗传基因,当然遗传于俺的可能性虽然有,但好像不大,估计是得传于她老爸。

以前我也收过几个不同婚礼的请帖,有简有繁、花样不一。我倒真是想看看女儿和她设计师设计什么样的请帖。果然,最后找的设计师,风格是那种钢刻的专家。搞出的几个样品也是与众不同。女儿的婚礼请帖是线条简洁,又有雕刻感的那种设计。那山、那水、那花,都勾画在乳黄和浅棕色的纸上,古朴厚重,没有时代烙印,有的是可以跨越千年的感觉。这个设计师除了给他们设计了婚礼请帖、婚礼节目单,还应女儿女婿的要求设计了婚礼赠送客人的巧克力包装和回送客人的感谢卡。

女儿还跟我说,为了节省开支,她根据这个设计师的风格,自己亲手设计制作了婚礼上装鲜花花瓣的小锥筒,用的材料是牛皮纸,一共搞了50个,整整花了她5天的时间!

摄影师:这是女儿和女婿最重视的一部分了。照到好的婚礼照片,他们可以回顾、欣赏、和收藏一生一世。所以在找摄影师上,他们是花费了一些精力,找的摄影师可以说是最高水平的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找到这位摄影师的,摄影师本人是专门给美国地理杂志摄影的摄影师。虽然女儿他们找到这位摄影师不是很容易,但决定用他却没有任何犹豫。这位摄影师每年做的婚礼不多,就几个,当然他的价位也是相当地可观。

摄影师本人年龄并不大。估计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样子。人长得干净利落,照起像来敏捷迅速,手里和身上背着他的长长短短的工具,一副猎人出征的打扮。

婚礼之前,一天,女儿给我们和山姆的父母送了一个email,大意是让两家准备一下,看看每家想照多少张相,都是什么组合。俺这面赶快扳着指头,一五一十地算,最后告诉女儿至少六张照片:全家四口、全家五口(包括新女婿)、俺家和山姆家、俺家全体亲戚、全体女方来宾、俺和老公加女儿。后来发现,人家老美就是明白,这是让专业照相师照相的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根本就不要客气,山姆家要了十多张。再后来在婚礼现场发现,其实可以照更多的像,每家来宾都要求跟新娘新郎合影,也都照了。最后发现,就俺家没跟上趟子,没让摄影师给俺家多照一些,比如俺可以和女儿合影、老公可以和女儿合影、儿子和女儿可以姐弟合影。叹气,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后悔晚矣。

婚礼过后,摄影师给了我们600多张照片,有女儿女婿订婚照、rehearsal dinner照、 和婚礼上的照片,感叹啊!真是高手,很可惜这里只能让大家展开您想象的翅膀,因为无法跟大家分享太多的照片。

录像师:已经有了非常高档的摄影师,又在摄影上book了一笔不小的预算,在找录像师时,女儿开始有些犹豫。录像师当然要要,问题是应该找什么样的。为了录影的事情,女儿跟我们来来回回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她给我们送了三家录影社的links,里面有录影社的录像样品和索要价位。老公和我很认真地看了,真是应了咱中国的老话,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我们当时就斩钉截铁地跟女儿讲,用那家最好的,不然以后会后悔。

在我们的大力鼓励下,女儿还是很犹豫要不要找这家最贵的录影社,我们估计她的预算是很紧了,只好跟她讲,如果稍稍超过预算,应该不是大问题。最后,我们采用了这家公司,据摄影师讲,他也喜欢跟这家录影社合作,因为这家录影人员比较专业,不会在结婚现场妨碍摄影师,他们知道如何相互配合。

花匠:敲字敲到这里,好犹豫,是该叫他们花匠还是园艺工,呵呵,好像还是花匠顺口一些。

好久以前就发现,美国的婚礼和中国的婚礼在用花上很不同。美国人只要经费允许,是一定要用鲜花的,鲜花美丽、高贵、真实。中国的绝大多数婚礼用假花,看起来也是五颜六色、色彩缤纷,当然假花的花费要比真花便宜得多,而且不用请花匠。

女儿请的花匠,是一对年轻的夫妇,以那女花匠为主。当时选花匠也很费了气力,据女儿讲,他们在网上找了6家看起来不错的花店,同时给这6家发送了email,其中3家立马给他们答复了,他们跟这3家进行了详细的磋商,在花色、服务、和价格上,最后选中了这家花店。

女儿跟花匠讲了她喜欢的花色、和种类,花匠为女儿选中了她婚礼的主调花---粉色牡丹。以牡丹为主,又配了许多其它的鲜花。女儿的手花、头饰花都是以粉色牡丹为主。这些花和花瓣为女儿的婚礼增添了不少的色彩,好像不是一般的假花可以替代的。

化妆师:化妆师是国内和国外都用。想当年自己的婚礼,就是自己简单地打扮一下,记得家里的一位表姐还说,怎么不早说,我给你化化妆也好啊!现在看看当年的照片,其实也很真纯和美丽。

女儿的化妆师,怎么选得她全然没有跟我提,只是在婚礼的前一个月,忽然打电话给我,问我需不需要化妆师,而且极力地鼓励我用她的化妆师。想想这是女儿一生的大事,养儿育女也不易,到了该露脸的时候,是该好好捯饬一下哈?就兴冲冲地同意也用这位化妆师。

又过了两天,女儿送来一个email,让我挑选喜欢的睡衣,言曰:这是婚礼化妆时穿的睡衣,我们大家要统一格调。进到几个inks一看,女儿喜欢的睡衣大部分是绸子质地,而且有一些东方色彩,在这些亮丽的颜色里,选了一款深蓝颜色的。后来发现,我自己的、伴娘的、和亲家母的睡衣都是这个颜色,女儿自己的是同一款的湖蓝色,很是配套。

后来接触化妆师,才发现这位女化妆师曾经是好莱坞的化妆师,因为不喜欢好莱坞那种生活方式和节奏,8年前搬到黄石公园附近,住在这里的山上。化妆的那天早上,她一个劲儿地说,“这里看起来阳光灿烂,我早上下山的时候,山上还在下着鹅毛大雪呢!”

乐队 呵呵, 别以为我已经讲完了婚礼的工作人员,还有呢!您那, 就冲杯好茶,慢慢地边品边听百草讲故事。

乐队,女儿的婚礼需要两天,rehearsal 晚餐和婚礼现场。既然我们说乐队,那也是就不止一位演奏家。

Rehearsal晚餐的乐队女儿他们请了两位,一位吉他手兼歌手,一位拉低音bass。让人很惊讶地是,到了那天,领头的吉他手忽然说,他的一位朋友吉他手也想来给助兴,呵呵,女儿说,好啊,那就来吧。于是二重奏,变成了三人演奏小组。那位吉他手兼歌手的歌喉真不错,很有磁性的男中音飘荡在夜色下,给人一种安逸、舒心的感觉。

婚礼当天的乐队,是一个四人小乐队,以小提琴为主。这个我还真不能多介绍,因为当时我也有许多要表演的项目,只看见他们远远地坐在一个搭好的凉棚下。女儿的婚礼是以乐队优雅的乐曲拉开的序幕。

婚礼主持人:这个角色好像顶顶重要啊!

刚开始的时候,女儿他们想找一位牧师给他们主持婚礼。山姆的外婆自告奋勇说,让她来跟她的牧师朋友谈,请她的朋友来给主持婚礼。

婚礼的前两个月,女儿又打电话跟我讲,可能要找山姆的老板----一位美国国家法官来主持婚礼。我当时还很奇怪,不是说好了山姆的外婆找牧师吗?女儿解释说,那位牧师说了,主持婚礼可以,但必须在教堂里面!而女儿婚礼的地点是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选在那里就是要在美丽的雪山湖畔举行婚礼啊!

最后还是那位法官主持的婚礼,据说能胜任这项工作的人还必须有这方面的许可。

婚礼现场协调人:这个人很重要,可不算主持人。但这位要管所有幕后的安排,这个角色在美国称呼叫wedding coordinator

因为女儿的婚礼是在Grand Teton举行,所以就雇了那里最高档旅店的一位经理,Emily,由她和她的助手来全面掌握婚礼的流程。

看过了Emily的工作,真觉得这位就是婚礼流程的指挥者,也是女儿婚礼构想的实施者。Emily领着我们先彩排婚礼,安排婚礼的早点,布置婚礼的现场,指挥每一位婚礼参加者按安排好的时间出场。婚礼仪式一完,马上又带领手下布置午餐现场,按步骤一道道上菜,婚礼完成后,又指挥工作人员清理现场等等。Emily好像不是很露脸,但婚礼得以顺利进行,全是她的功劳。

其实,说了这么多,这次美丽的婚礼的真正指挥者是女儿,她挑选了所有这些幕后工作者,也设计了所有的婚礼细节。在美国,婚礼就是新娘的梦,也是她们实现自己梦想的一个舞台。我很为女儿而骄傲,因为她的婚礼是她想要的,也在她的指挥下,达到了顺利、和谐、完美。

好像还有很多的婚礼参加者,让我们在介绍婚礼时让他们一一出场吧。(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太美了!竟然是Vera Wang 的婚纱哟。 支持百草给女儿梦想的婚礼,真的是要这样才不会后悔。

 
百草园的头像
 #

牧童,婚纱是很漂亮,质地也好。我就是认为婚礼就一次,一定要自己喜欢开心。

 
予微的头像
 #

哇,这一切的安排,心力,人力,物力,少一样都不会达到这梦幻的完美!

粉牡丹,白婚纱,美啊!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加蓝天、白云、雪山、草地、鲜花,一对佳人,很美、很美。

 
熊猫的头像
 #

呜呜,还是没看到新娘子。。。百草你不兴这么吊人胃口。。。

说起修改dress,俺来洋洋得意一把--俺家姑娘的dressy dress,可都是俺自己动手改的(不过也曾经因此报废过几百美元的dress)。。。

 
百草园的头像
 #

熊猫宝宝,别急啊!你的手艺真不错,可以自己改婚纱,赞一个!

 
熊猫的头像
 #

呵呵,婚纱我可改不了。我的手艺,也就改改演出服而已(只能远处看)。

女儿在高中,离结婚还早着呢。。。

 
阿朵的头像
 #

哎呀妈呀,看得我呀,大眼瞪小眼,这么多道工序啊?将来俺可得好好体谅未来的儿媳妇。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这俺是捡主要的写得,具体事情更多。每一项事,他们都选了几个公司,最后敲定一个,工作量很大。

 
渺渺的头像
 #

恭贺百草嫁女儿了!这婚礼上的准备可真是繁杂啊,看来百草和女儿都是追求完美的人。漂亮的婚纱,漂亮的新娘,美丽的大提顿国家公园。一切都是那样完美!真好!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渺渺,女儿是太追求完美,俺还马马虎虎。不过搞这个婚礼也蛮累的,大概一生一次,还是值得。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都是銀子堆出來的啊,想想得早做准备,苦练縫紉本领,好为女兒做嫁衣。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林妹妹,两个女儿,你练好裁缝手艺,至少婚纱不用花大价钱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