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金色的天堂

   (第22届汉新文学奖散文金奖作品)(刊登在汉新月刊2014十月刊上)

    天堂是什么样的色彩?我一直以为天堂该是金色的,正如金色的太阳,给人温暖,给人希望!

     那一年我去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在梵高艺术博物馆里,久久地在一幅他的画作前流连,不愿离去,那是一个翻卷着金色麦浪的麦田!我固执地以为画家就是在那样的田野里举枪对准了他自己的胸膛……我仿佛看见他缓缓倒下去的身躯,犹如电影里的慢动作,天空中的艳阳在他身上洒了一层金光,枪正从他的手里滑落,枪筒依旧冒着轻烟,他深邃的眼睛看向蓝天,天空是那种他喜欢的湛蓝,蓝天下有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他倒在麦浪中,弯垂的麦穗亲吻着他的脸颊,他脸上绽放出一个难得的微笑,终于,他把自己交给了金色,融进了这片他最爱的色彩里……

     在佛吉利亚我们度假住的海边小木屋里,我眼前不停地会出现上面这个画面,那是画家梵高用生命绘制的不朽的杰作,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浪漫的一幅风景。

     我像是患上了奇幻症的病人,一次次看见梵高在那片金色中倒下去的身影,我问自己为什么难以走出这样的画面?就像曾经一遍又一遍地问着一个相同的问题:人死了之后是否真的如灯灭?

     在海边住的小木屋的草坪尽头,是一片长在海水里的青色长草,这种海草有些像中国湖荡里的芦苇,只是没有芦苇的顶上头的芦苇尾巴,高度上可能稍微矮一点儿,芊芊细细,犹如少女的身姿,在海水和陆地的尽头之间随着海风轻摇腰肢,煞是美丽。

     这些长长的海草身体是绿色的,长到一定的高度,顶端的叶尖尖就变得有些发黄,这种黄不是那种没有生命的枯黄,而是带着画家画板上的艺术气息,仿佛是梵高笔下的荷兰麦田,透着田园般的诗意,更有着一种强烈的生命的欲望。而那金黄的海草的上面,正是海边没有污染的湛蓝的天际,那种令人心醉的蓝,宛如梵高笔下的日空和星空,承载着放飞高远的梦想的空间。

     住在海边的蓝色的木屋里,每天清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进木屋的太阳房之中,推开玻璃窗,让清晨凉爽的海风拂面,任由大自然的柔情拥抱,久久地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晨风中的窗外不远处的青色和黄色的海草对着我点头问好,欣赏着它们轻快的舞姿。

     那几天的早晨都是海潮退落的时候,海水退到了青草们的后面,青草之间就会留有一些不大的小水塘,在早晨柔和的阳光下闪着镜子般的光亮。阳光照在大面积的青草丛上,仿佛在草的顶端,撒上了一层碎碎的金子,加上青草们叶尖上自然的黄色,参杂着青草绿色的身体的深深浅浅的绿意,真的是一幅天然油画展现在眼前。

     随着太阳的升高,那种黄金和绿色相间的色彩带会慢慢地推移,这幅油画就如活了一般,我似乎看见一只巨大的造物主的手在我的面前正在涂抹着色彩,变动着魔术般的画笔……

     恍惚间,我就会看到了那个满面胡须的男人,忧郁的眼眸里倒印着金色的草浪,他就在那金色的草尖上升起,高举双手仰面望向蓝色的天际,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金色的波浪半掩他的身体,他犹如来到了一个金色的天堂里,再也不要纷乱的人世间的种种来打扰,他要在这种色彩中走向永恒,他要将自己的生命演绎到极致的浪漫之巅。置身金色的草浪里的他 ,沐浴着他生命里的最后的阳光,忽然,只见他掏出了一把左轮手枪,对着自己头颅……

     “不要!”我情不自禁地大叫。

     几只海鸟惊叫着飞向天空,我再想寻找那中弹的身躯,却遍寻不见,只有流动的金浪在窗外无声的演绎着绝美的舞蹈。

     我从没觉得梵高是个疯子,疯子和常人也只不过一线之隔罢了。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与常人不同,有着他不同的视角和不同的感官,正如他看到的星空是蓝色的,充满了大大小小的星星,那是他充满梦想的世界;他画的金色的麦田也许就是他心目中的天堂,所以,他选择在活了短短的三十多年之后,在那里结束他凡世间的痛苦,在那片金色中归向属于他的永远的家乡。

     每天清晨,站在木屋里观看海草的那一刻,我用灵魂与一个先于我一百多年的人交流,试图弄懂他的色调,试图走进他的世界里去。

     在赞叹造物主的神奇之余,我也会祈祷:上主啊,让我经历你,让我感受你,让我触摸你!

     海水潮起潮落,海鸥高飞低鸣, 诺大的世界似乎只有我独自在寻找在聆听。

     我们没有选择地来到这个世界,却身不由己常常会问: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梵高一定也这么问过他自己,他原是想爱的,却发现爱不下去,痛苦难当地只好割下自己的耳朵,可身体的痛却阻止不了心里的疼,他只能选择梦幻,选择彻底融入他最喜爱的色彩里。  

     那个假期每天下午的时候,海水眼见着就涨了起来,我会坐在面海的白色摇椅上,泡上一杯来自家乡的雨花茶,随着轻烟袅绕从杯中升起,家乡的味道荡漾在鼻尖和舌尖,海水也在我的眼前如魔幻镜头里的景观一点点地靠近,直到大部分的青草都被淹在水里,我情不自禁跑向海水的边缘,想看清楚那浸在水中的青草们会不会窒息? 会不会难受?

     仔细看这些在水中的青草,它们并不痛苦,而是自在的如一个在水里玩耍的孩子,快乐地舒展着如胳膊腿脚般的枝叶,随着海水的波浪轻盈地跳着水中芭蕾。

     大部分的青草都在海水里,只有靠近陆地的那部分青草身体的一半浸在水中,但它们也有它们的乐趣,水下的身体轻微地随海潮摆动,水上的头部顶端随轻风上下左右地摇摆。

     不远处的海岸边的草坪上,站着我的两个孩子,他们头带着耳机看着大海听着他们喜欢的音乐,不时地也会摇头晃脑身体摇晃着,一如海水中正在享受着被海水的浮力托举的轻盈的海草,衬印着蓝天白云和太阳下湛蓝的海水,那幅和谐的画面让我心生温暖,感动莫名!孩子和这些水中的青草一样,是那么无忧无虑、快乐无比地在接受着大自然给予的爱意。

     我忽然很想作画,如果我能够,就用梵高的金色,画出这海边的草浪和蓝天,但我要加上天空中的飞鸟和海岸上快乐的孩童。然后,一掷笔,也仰面向这金色的太阳往后倒去,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但是,绝不学梵高,不会消融在这金色里,而是躺在这金色的天堂般的人世间,拥着我热爱的孩子们,唱一曲“Life is a Journey ”

     人生是一种历练!岁月是一种轮回!有痛苦才有快乐,有失去才有得着,岁月因为经历而懂得,生命因为懂得而精彩!

     对着大海,我高喊:“梵高!你请天堂里安息!我的天堂在这里!”

      感谢这样的一个瞬间,让我的灵魂与他交集,声音滚过草尖滚过海浪,惊起海鸟飞起,千姿百态的海鸟们飞向海水与天际交界处那轮金色的美轮美奂的太阳……

     原来千帆过后,有的是一颗感恩的心。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边云卷云舒,啊,一个如此美丽的天堂!

汉新月刊十月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杨超的头像
 #

Smile恭喜!

 
海云的头像
 #

谢谢。

 
捷润的头像
 #

难怪你女儿喜欢绘画。好文。

 
海云的头像
 #

呵呵,我画画可不行。

 
温连军的头像
 #

高度欣赏,并且领略了天堂的一线绚丽。

 
海云的头像
 #

我很高兴这篇有关对人生和信仰的文字能得到评委的认同。

 
朴康平的头像
 #

梵高倒下的那组慢镜头,竟让枪筒冒出的轻烟那么迷人……

 
海云的头像
 #

悲剧性的美丽吧。

 
呢喃的头像
 #

贺喜!

 
海云的头像
 #

多谢。明年希望更多的文轩文友们参赛并夺奖。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梦之飘飞。

 
海云的头像
 #

谢谢飘兄。

 
木易石的头像
 #

文至名归,再贺!

 
海云的头像
 #

谢谢。

 
阿朵的头像
 #

很美的画面!

 
海云的头像
 #

曾经写过一篇短的散文,配有好几张照片。

 
韦唯的头像
 #

如诗的情感,如画的意境!

 
海云的头像
 #

亲爱的韦唯,又看见你真高兴!你的Voice Mail 我看到短讯通知,但暂时无法check, 因为人在中国。若有急事,用我的电话号码发短讯或者微信,我就能收到。一直挂念你,一切还好吧?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祝贺海云!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一弘。

 
西山的头像
 #

读得出你写作时的激情。

 
海云的头像
 #

谢谢西山。

 
henrysong的头像
 #

人生不容细问啊。活得问心无愧,衣食无忧,精神富足,就离天堂不远了。:)

 
海云的头像
 #

正是!问好,宋兄。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恭喜海云!

你这次获奖,也让我们欧洲这边的作者知道了还有个汉新奖。

 
海云的头像
 #

去年我也获奖的,你还特地问过我,我也鼓励你们参与的,今年好几位文轩文友参赛并得奖。希望你们大家明年能积极参与。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好美的散文!读着令人感动!天堂在哪里?在对尽善尽美的向往中,在知足感恩的心境中。。。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绿岛。

 
莫那鲁道的头像
 #

金色麦地与海草油画,梵高的天堂与“我”的天堂,可以隔着时空交流却又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美景与幸福的领悟,不断穿插交融,勾画出了极其深远的意境。如果细节部分再精炼飘逸一点就完美啦。

 
海云的头像
 #

谢谢莫拿鲁道。也谢谢你的建议。

 
Sujuan的头像
 #

恭贺海云获奖!很美,意义深远!放眼永恒方能有安定沉稳的感恩之心!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素娟。

 
韦唯的头像
 #

海云,谢谢你一直挂念我,我很好。我一直在跟读你的作品,所以我知道你自从上次见面后你已回了几次国内了,我大概明年4月再回去。没什么重要的事,以后再聊。 

 
海云的头像
 #

好的,等我回美给你电话再聊。

 
鐡手的头像
 #

祝贺海云荣获“第22届汉新文学奖散文金奖”!!!拜读海云大作,一下子就被文章第2段打动了。“我固执地以为画家就是在那样的田野里举枪对准了他自己的胸膛……我仿佛看见他缓缓倒下去的身躯……”文字的描述,画面感很强,如同身临其境一般。为梵高惋惜,被海云打动。精彩的文章获得金奖实至名归!

 
鐡手的头像
 #

从刚刚收到的《海外文轩新闻2014年第十期》中还获知,此次海外文轩的作家们收获颇丰:

 

散文组第一名:

《金色的天堂》海云

 

散文组佳作奖:

《折断翅膀的幸福鸟》海伦

《老师张歪》 春阳

 

小说佳作奖:

 《金色黄昏》莫那鲁道

《梦露街上的抢窃犯》舒怡然

《父子的信》 海云

 

文轩的作家群体真了不起,真诚祝贺文轩的作家朋友们!

 
海云的头像
 #

谢谢鐡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