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捷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20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3/2013 - 21:41
积分: 7184

你在这里

冬宫里的希腊神话 (八)惊魂之夜

(Jean-Baptiste Regnault (1754 – 1829)法国画家)

 

赛姬看两位姐姐登山辛苦便请她们沐浴,而后以美酒佳肴款待。席间两位姐姐又是美言不止,赛姬平日独自一人没有人聊天说话,此刻自然十分高兴。她叫来不可见的乐师演奏竖琴,又叫来无形的歌手们演唱。看起来她们姐妹三人十分快乐。

然而赛姬的两个姐姐并没有忘记她们的目的,她俩不停地盘问赛姬有关她夫君的问题。他长得什么样?他擅长什么?等等等等。赛姬回答了太多问题,编造太多,难免漏洞百出。她有所意识到了,急忙塞给两位姐姐不少金银财宝,让西风将她们送回山顶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她俩一直在琢磨赛姬的话。一个说:“她明明是在骗我们,一会儿说夫君是个年轻人,一会儿说他的胡子一半是白的。这怎么可能哪?我看她是在瞎编,看样子她没见过他的那位啊。”另一个说:“如果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位的话,他一定是个神。赛姬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是个神,那么好运就会降临神的母亲,这还不把我们气死吗?我们把这事儿告诉父母,然后得马上回去找她问个明白。”

她俩气哼哼地见过父母,随后便急急忙忙返回山上那块岩石处。西风又将她们带到神谷。两人用力揉眼睛,拼命挤眼泪,然后跑到赛姬面前。一位真真切切似地说:“赛姬呀赛姬,你以为自己生活得很幸福舒适,整天坐在家里没有危险。你可不知道我们为你担心啊,危难就要降临你身上啦。我俩不得不告诉你,有可靠消息说有一条狰狞恐怖的大蛇每天晚上就睡在你身边。你还记得阿波罗的神喻启示吗?那启示说你要嫁的是一个可怕的大蟒蛇。许多在你附近的居民还有猎人们都说昨晚看到过它穿过一片草地,游过一条河,回到你这里。他们肯定地告诉我那蟒蛇不会永远好吃好住地善待你,它是要把你和胎儿养得好好的,等待你生产时将你和婴儿一同吞下肚去。” 赛姬听到这里花容失色,双眼木呆呆地盯着她们。

另一位姐姐继续说;“无论你相信我们所说也好,不相信也好。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以免遭惨死。和姐姐们一同生活有多好啊,不然被它活吞下肚该多悲惨哪。你倒是说话啊,你可不要被大蟒蛇的爱所迷惑,我们作为姐姐必须警告你。”

可怜的赛姬被她们吓懵了,看看她俩是那样的肯定。她也想过为什么夫君一直不让自己看他的容貌,这一下她象被惊醒一样,完完全全忘记了夫君的警告和对他的保证,半天她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沉寂了好一阵,她说:“我亲爱的姐姐们,我万分谢谢你们。现在我相信那些提供消息给你们的人讲的是真话。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真相,也不知道夜里他什么时候会来到我身边,我只是在夜间听到他的声音。所以他不是一个可靠的夫君,他不能在白天爱我。我一直怀疑他是一只野兽,现在你们证实了这一点。我害怕看见他,他绝对可以将我撕碎。如果我要偷看他的相貌,姐姐们有什么办法能保护我?快告诉我。”

赛姬的两个姐姐看她已经被说服了,便按照她俩事前谋划好的诡计行事。其中一个拿出一把锋利的剃刀放到赛姬的手里说:“将它藏在你的枕头下,找一盏油灯藏在房间某处。等到他回来熟睡后,点亮油灯。你左手提灯,右手持刀。用全身的力量将他的头切下。我们会帮助你的。一旦他死了,我们会将你嫁给一个更好的人的。”

两人又说了半天,最终赛姬一咬牙,下定了决心。两位怂恿者看事到如此,自己开始心虚了。她们害怕有什么危险发生在自己身上,于是让西风将两人自己送回山顶的岩石处。

赛姬此时一个人在苦苦地思想斗争着,一会儿想,一定要看个明白,宁死不辞。一会想,自己不能杀自己的夫君哪,无论如何他对自己很好啊。再说杀生是另她害怕的事。一会儿又想,如果不将野兽杀死,自己和婴儿就会被吞吃。。。。。。夜降临了。

不多是夫君回来了。他拥抱、亲吻了她,随后睡去。赛姬蹑手蹑脚地取来油灯,点亮,右手紧紧握着剃刀,大着胆子慢慢走近床边。当她举灯照亮床上时,她惊呆了。她看到的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美男子,他优美地曲身卧睡。

 

Jacopo Zucchi(c. 1541- c. 1590)意大利画家

Corvi Domenico (1721–1803) 意大利新古典主义画家

   

(待续)

分类: 

评论

熊猫的头像
 #

接着跟读!

 
捷润的头像
 #

你看,我故意没有给链接。明白只有真正喜欢希腊神话的人才能跟读。我会不停介绍世界名画和名雕塑。多谢你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