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9 )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9

〝难怪听不见铃声,果然坏了,老头,你看按钮的指示灯都不亮了。〞老太太指着按钮说。
        
〝你看,我要你送小一点的礼物,现在怎么办?我是不会将这两盆花再带回去的了,你有本事,你一人带好了。〞李老先生一面用手背擦汗,一面埋怨道。
         
〝谁说要将这么大的四盆花树带回去的?我们将花盆留下,再留张字条折好了放存他们信箱中,告诉他们我们来过,桂花、兰花都是我们祝贺他们新居之喜,送给他们的礼物。〞李老太太也擦着大汗,不过尚能力持镇定。
        
〝留下来放在那里呢?〞
        
〝放在院子里大门外面,现在是夏末,天气尚热,夜间淋露水,白天晒太阳,比放室内浇自来水还好呢!〞李老太太勉强用乐观的声音答道。
        
李老先生由口袋中掏出一支笔一个记事本。
        
〝维康吾儿,来访不晤...。〞老先生一面擦汗,一面写,一面念念有词地说。
        
〝且慢,且慢,不要说话,我好像听见房中有声音。〞李老太太耳朵比较好些。
        
〝是吗?〞老先生连忙安静下来。
        
〝奇怪,好像是男子的声音,大声喊着英语!还有枪声,呀,爆炸了!〞老太太侧耳细听。
         
〝对,好像房内还有光线在闪动。〞老先生朝窗内张望。
         
〝闪着光线的是电视机,声音是电视里的人在讲话。枪声和爆炸声都是电视节目,这么说一定有人在家了!〞李老太太欣喜地说。
         
〝似乎沙发上坐得有人,呀!有动静了,有动静了!〞老先生也很安慰地说。
         
〝是...那个半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吃东西的胖女人就是黛安,她起身到厨房里去又拿了一大盘食物及几罐冻过的饮科。〞李老太太将老眼贴在窗上细看。
         
〝妳怎么知道饮料是冻过的?〞浑身大汗的李老先生急忙挤过去看。
         
〝开了冰箱取出来的饮料,当然是冻过的啦!〞李老太太觉得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汗湿透了。
          
他们李家俩老在窗外冒着汗,趴在大太阳下的窗外轮流向窗内细看,又不时大声地争论,响声早已惊动了专心吃东西及看电视的黛安女士。
        
〝是谁在外面?我要叫警察了!〞黛安喊道。
        
〝黛安,是我们,康康的爸爸、妈妈。〞李老太太十分激动地喊。  
        
〝我们是送礼物来祝贺你们搬新居的!〞李老先生也大声地喊着。

         大门呀地一声打开了,黛安胸前两粒巨无霸一般地榄槛球由门内首先探了出来。
        
〝好久不见,黛安小姐,妳好!〞俩老一同笑容满面地对着榄槛球用中文打着招呼。
         
〝啊其!〞黛安大大地打了一千喷嚏,两粒巨大的榄槛球只是惊鸿地一瞥,又立刻缩了回去。
         
碰!地一声巨响,大门又重新关上。
         
两位一直流着汗的老人家站在门外,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不知如何反应。
        
过了一下,大门又被打开。
        
〝爸爸、妈妈,您们好!〞儿子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见了父母来访,显得十分高兴。
         
〝刚才是怎么一回事?〞老父老母问儿子。
         
〝黛安有严重的花粉热,鼻子一闻见花粉就会敏感,我现在也不敢到院里去割草,因为她连我身上沾的断草都会敏感。〞儿子解释道。
        
〝难怪院子里杂草丛生,好像到了...。〞当爸恍然大悟。
       
〝多洗几次澡也不行吗?〞老妈问。
       
〝我已经找了割草工人,明天就来割草,卖屋的房主也找了人下周来油漆房子,修理屋顶。〞儿子对父母道。
       
〝既然如此,我们以后打过电话连络之后再来罢。〞老父、老母说。
       
〝爸妈,打电话不行,白天我上班,黛安是从来不接电话的,晚上爸妈又睡得早。〞儿子说。
         
〝那我们下下下周来好了。〞
        
〝爸爸、妈妈,要不要进来喝杯冰水呢?我们才买了一架最新式的冰箱,不但容量特大,且保持固定凉度,效能特佳。〞儿子十分热烈地邀请。
         
〝今天不进去了,因为出租车颠簸摇晃得太厉害,弄得两人浑身都沾满了花粉,我们下次再来罢。〞捧着桂花树的老妈说。
          
〝这样也好,爸妈你们等着,我进去打电话替你们叫一辆出租车,要将这四盆花搬回去不是那么容易的,太辛苦了!〞儿子很体贴地说。
           
〝那...。〞老爸正要开口。
           
〝爸,我们是绝对不能收留这些花树的。〞儿子立刻进屋去打电话。
           
他们站在院子里等出租车,很快就来了一辆。
           
〝爸爸、妈妈走好,下次带个比较贵重实用一些的礼物好了。〞儿子替老爸老妈打开出租车门时,很热心地说。
         
儿子站在院子里目送父母的出租车离开后,才由后门走进屋内,先到浴室去好好冲了一个澡,冲完还对着镜子仔细查看头发上是否还残留着父母带来的花粉。
         
〝老太婆,妳看花店肯不肯收回退货?花粉全部被抖得光光的了。〞回程路上,老头子不放心地问老伴。
          
〝退货?为什么要退?〞老太太反问道。

         〝既然...。〞老先生说。

          〝老头子,我们的阳台上正好放这两盆桂花,公寓后面的那间浴室的光线、湿度、温度最适合养兰花。〞老太太很高兴地说。

          〝原来如此,那妳为什么不早点替自已也买几盆呢?〞老先生不解地问。

          〝告诉你,我们的公寓的光线如此充足,空气实在新鲜,我早就想买点名贵心爱的花草树木,只是舍不得花钱罢咧,要知每盆桂花树要卅几块美金呢,兰花更贵,现在他们不要,正中下怀,我们正好自己欣赏享受!〞李老太太笑容满面,李老先生很久没有看见老伴这么快乐了。

          〝这一出去这么久,回到我们公寓喝水之前,我得上厕所小一个便。〞一进门,先将手中捧的花盆丢在客厅里,李老先生的双手急扯裤子的拉链,双脚一直向厕所冲去;〝难怪我们中国人叫小便是上一号,喝水只能算二号。〞

          〝我也急着要解手,不过,还是让我把花树摆好罢。看!多么漂亮!名贵!喷香!她不要,哼,我要。〞李老太太一面说,一面先将二大盆桂花树搬到阳台上,又回来搬兰花。

          〝本来想在康儿家上厕所的,但是又怕将花粉带进他屋内,只得一路忍到家,像我这把年纪,再不解手的话,就会发生意外了!〞观瀑楼里水声哗哗地响着,李老先生叹了一口气,舒畅爽快。

          〝你用前面那间观瀑楼,我用后面那间听雨轩,你看,一人用一间,有两间浴室是比较方便,唔,还是等我先将花盆搬好罢...。〞李老太太又要强忍小便,又要先将兰花盆放在后面浴室里朝东的那扇窗子下面,因为她早就看中了那边光线最好,如此一心数用,因而不小心将开得极盛的兰花花枝勾住了浴室墙上挂着的一个皮圈。

          铃,铃,铃,...,浴室中警铃大响。

         〝老头,老头,不得了,不得了了呀!我一不小心碰到以前杰克指给我们看的皮圈,怎么办呢?〞李老太太快要哭出来了。

          〝谁知道呢,杰克那天又不肯示范!〞

          警铃一直惊天动地地叫个不停。

          呜,呜!远远楼下紧急救护车的鸣声自远而近,最后终于在平安大厦的楼前停了下来。

         碰,碰!李老先生、老太太各人正在自已的浴室中不知所措时,公寓的大门已经被敲得振天价响。

         哗地一声巨响,公寓大门被两名穿了白色制服的大汉撞倒在地,由李家门外冲进一个急救担架,另两名穿了白衣的人们紧跟着奔了进来。李家老先生裤子前面的拉链大开,老太太手中捧着一盆花朵已被扯光的秃枝,俩人也由公寓里面的一齐向前冲入客厅。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客厅里,大家都十二万分紧张他惊声互问。
   
〝心肌衰弱?气喘?还是中风?〞一位身穿白衣,脖子上挂着听诊器,脸上戴着眼镜的人急急高声问道,看样子,他是跟了救护队来的急诊医师。
   
〝啊,太对不起了,我只是不小心碰到浴室内的皮圈而已。〞李老太太一脸惭愧地指着浴室说。
   
〝那怎么不将警铃关起来呢?〞大汉中的一名大声问道,大踏步走进浴室去。
   
〝杰克没有示范怎么开关!〞李老先生、李老太太大声地申辩,用一种无辜受害者的态度喊道。
   
〝既然知道是误扯警圈,就应该打电话告诉我们,省得救护车白跑一趟。〞一位手提黑色药箱的小姐扯直了嗓子喊道,她大概是一名义工。
    
〝可以打电话给你们?我们没有你们的电话号码呀!〞李老先生更大声他抗议起来。
    
走进浴室的大汉,将警铃旁边的开关向下一扳,响得惊天动地的声音突然停止,一时之间,公寓内变得鸦雀无声,令人非常不习惯。
    
〝我们...,嗯。〞这个医师发现大家不必再互相叫喊,就将自己的声音大幅降低,说〝我们...。〞说过后发现有点过低,就再度调整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的电话就是911。〞
    
911,原来就是你们呀!〞李老先生恍然大悟。
    
〝对不起,辛苦你们了,要不要坐下来喝杯凉茶呢?〞李老太太非常抱歉地问。
    
〝谢谢美意,我们是随时待命的志愿义务急救队,工作时间之内是不能坐下来喝凉茶的。〞一位白衣大汉和颜悦色地说。
    
〝这次两位老人家既然是误会,我们就此告辞了。以后要注意,误触警铃而不报警取消,是要受罚款的。〞那位医师也很客气地说。
    
等这些白衣人走后,惊魂初定的老先生才双手将拉链拉上,老太太也脚不点地地奔听雨轩。

         哗地一声巨响,公寓大门被两名穿了白色制服的大汉撞倒在地,由李家门外冲进一个急救担架,另两名穿了白衣的人们紧跟着奔了进来。李家老先生裤子前面的拉链大开,老太太手中捧着一盆花朵已被扯光的秃枝,俩人也由公寓里面的一齐向前冲入客厅。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客厅里,大家都十二万分紧张他惊声互问。
   
〝心肌衰弱?气喘?还是中风?〞一位身穿白衣,脖子上挂着听诊器,脸上戴着眼镜的人急急高声问道,看样子,他是跟了救护队来的急诊医师。
   
〝啊,太对不起了,我只是不小心碰到浴室内的皮圈而已。〞李老太太一脸惭愧地指着浴室说。
   
〝那怎么不将警铃关起来呢?〞大汉中的一名大声问道,大踏步走进浴室去。
   
〝杰克没有示范怎么开关!〞李老先生、李老太太大声地申辩,用一种无辜受害者的态度喊道。
   
〝既然知道是误扯警圈,就应该打电话告诉我们,省得救护车白跑一趟。〞一位手提黑色药箱的小姐扯直了嗓子喊道,她大概是一名义工。
    
〝可以打电话给你们?我们没有你们的电话号码呀!〞李老先生更大声他抗议起来。
    
走进浴室的大汉,将警铃旁边的开关向下一扳,响得惊天动地的声音突然停止,一时之间,公寓内变得鸦雀无声,令人非常不习惯。
    
〝我们...,嗯。〞这个医师发现大家不必再互相叫喊,就将自己的声音大幅降低,说〝我们...。〞说过后发现有点过低,就再度调整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的电话就是911。〞
    
911,原来就是你们呀!〞李老先生恍然大悟。
    
〝对不起,辛苦你们了,要不要坐下来喝杯凉茶呢?〞李老太太非常抱歉地问。
    
〝谢谢美意,我们是随时待命的志愿义务急救队,工作时间之内是不能坐下来喝凉茶的。〞一位白衣大汉和颜悦色地说。
    
〝这次两位老人家既然是误会,我们就此告辞了。以后要注意,误触警铃而不报警取消,是要受罚款的。〞那位医师也很客气地说。
    
等这些白衣人走后,惊魂初定的老先生才双手将拉链拉上,老太太也脚不点地地奔听雨轩。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