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8 )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8

       〝是看你们的收入而定的。〞康尼小姐答道。
       
〝这是什么意思?〞老先生真被弄胡涂了。     
       
〝他们两人每月共收入九百六十美元。〞阿俗代答道。 
       
〝唔,九百六十的四分之一是.. .. 。〞这位美国白人的心算着实不敢恭维。连这么简单的算术都算不过来,他的秘书康尼小姐忙递了一个小型计算器过来。
        
〝唔,....是两百四十元。〞这人有了计算机,就如鱼得水一般,用他那粗大的手指滴滴答答地在小小的数字键上点将起来,立刻得到了答案。
       
〝什么!房租只要两百四十元?〞老先生吃惊得失声喊了出来,〝比目前的公寓还要使宜十元!〞
        
老太太的心跳也立刻加速,生怕什么人将他另外还有一百六十元的粮食卷的事实提出来。还好,没有人提,他们自己当然不会提。
        
〝一百六十元的粮食卷是用来在市场商店内换取食物的,不是现金,计算房租时不包括粮食券。〞那知阿俗好像知道李老太太的心事似地看了她老人家一眼,说道。
        
〝好了,表已填完,我们大家肚子都饿了,我提议由我家老头请大家去吃个晚早餐!〞李老太太连忙扯扯李老先生的衣袖。
         
〝阿俗,秀芭,你们想到那家去呢?无论到那家,李老太太与我都愿奉陪并请客。〞李老先生很慷慨地问两位印度人。
         
〝发达盛有好几家印度馆子,我们实在想吃印度馆子,可惜太贵了,比中国餐贵多了。〞阿俗与秀芭十分高兴,异口同声地说。
          
〝没有关系,我还从未进过印度馆子呢!〞老太太笑咪咪地说。
           
他们在印度馆坐定,阿俗、秀当对着菜单用印度话点完菜,侍者将他们点的菜送上桌。
          
〝难怪你们说印度菜贵,原来每盘菜都这么精致讲究,花很大的工夫唷。〞老太太直点头。
          
〝是呀,这种抓饼得用手扯薄发面,卷成一层一层然后再一片一片在煎锅上煎的。〞阿俗接口道。
          
〝印度菜所用的香科、作料都是十分昂贵的!〞秀芭也说。
           
其实,每一样菜都与那酸辣芒果的气味差不多!在座的两位中国人心里想。
          
〝素菜多荤菜少。〝李老先生评道。
          
〝阿俗,今天你带我们去申请的房子真高级,价钱又这么公道,实在是价钱太低廉、货物过于美丽了。你们最近才知道这幢大厦吗?〞印度菜实在太辣,李老太太被辣得一直不停地咳嗽,自己拍着自己的胸脯,因为十分快乐,所以舍不得不讲话,且咳且笑着问道。    
           
〝很早就知道了。我们父母回印度之前,也曾来看过这幢大厦,可是因为他们不但在美国有退休金,另外又拿社会保险金,收入较多,用四分之一的收入来付房租甚为不合算,所以他们最后决定回印度去做退休寓公了。〞阿俗坦然答道。
            
〝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害我们每月花二百五十元住那种房间昏昏暗暗,街通肮肮脏脏,治安尤其可怕的梦幻仙居?〞李老爸质问。

        〝伯父、伯母,每种房子都各自有其好处。梦幻仙居的好处在于没人管理,只要不把房子烧掉就行。今天去看的大厦叫做平安大厦。为了年纪大的人居住安全起见,里面管理森严,他们怎么会准许,利瓦伊康、黛安、秀芭、我及你们六了大人挤在一套狭长窄小的公寓里面呢?〞阿俗理所当然地笑道。
        
〝阿俗,李老伯的意思是你们自然可以一直住在梦幻仙居,只是我们应位早点搬进平安大厦。〝李老妈解释道。
         
〝可是,伯母,您忘了吗?我若早把平安大厦的事告诉你们,你位一定早就搬走了,我们到那里去找吃住免费的地方晚?〝阿俗很认真地反问。
          
.... 。〞教他们说什么呢?他们又能说什么呢?
          
李家老夫妇兴冲冲地搬入平安大厦搬九楼三号,也就是9o3室。
        
〝老头子,记不记得杰克曾说过九楼三号的两位老人家上周一同去了,而且用的是英语的过去分词,你想,他的这个(去了)是什么意思?"李老太太疑惑地问。
         
〝管他什么意思,老太婆,我问你,你就是知道了,难道会因此而搬出去吗?有深究的必要吗?何必深究呢?〝李老先生反问李老太太。
         
李老太太半天没有作声。
        
〝反正房子已经重新油漆,也等于消过毒,除过晦气了。〞最后,李老太太轻声地对自己说。
        
〝喂,老太婆,我仔细看了一下高大亨寄给我们的照片,他们住的大厦就是我们搬进来的这一幢。〞 李老先生很高兴地说。
         
〝何以见得就是同一幢呢?很多建筑外观一样,是因为抄袭同一位有名的设计师而复制的。〞李老太太还是不信。
         
〝当然是同一幢,因为照片上大厦外面的门牌号码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就是我们这一幢没错啦。〞李老先生很肯定地说,还将照片翻出来给老太太看。
           
〝哈,哈,哈,高程白玖一天到晚在我们面前摆出到美国做寓公的总经理太太的嘴脸,原来. . . . 哈,哈,哈,,与我们这穷教员一样,!哈。〞老太太先是一怔,一会儿之后,突然自言自语,一面十分得意地笑了起来。
         
〝喂,老头,既然知道他们住在同一大楼,你现在就打个电话给他们,你看好不好?〞
         
〝咦,奇怪,他们的电话已经被切掉了,老太婆,你看是怎么一回事呢?〞老头拨了两次电话都是同样结果,只得将电话挂上,失望地对李老太太说道。

        〝啊!〞李老太太心里突然闪过(去了)这个英文字的过去分词,再看李老先生的脸色,立刻知道他也在想这个字,因为同乡高老先生的年龄是比他们大了一截。但是,他的新夫人程白玖相较之下,尚是很年轻的呀。
        
〝简单,我们两人一同下楼去找杰克问一问罢。〞他们说做就做,立刻更衣下楼到办公室去找杰克,杰克不在,康尼小姐告诉他们高家非官方消息,也就是说对外并不公开的内幕新闻,因为万一公开了,他们就会失去住在这幢大厦里的资格,而他们希望将来有一天再回来住。
         
〝高老先生吗?他与他年轻的夫人一同回老家台湾去了,听说他们回去处理一些在那边的财产。〞康尼小姐眨着涂得蓝蓝的眼睛,将声音压低了说。
         
被康尼小姐这么一提,李老太太突然想起高家在台北天母四百六十坪的花园洋房,终于了解做总经理的第二位夫人与做〝穷教员〞的太太,在美国虽然同住一幢大厦,但在台湾的实际经济情形是有一大段距离的。
     
〝老头,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康康的电话号码,我们应该打个电话给康康,告诉他们我们已经搬了新家,把我们的新址及新电话号码告诉他们。〞李老太太突然想起尚未将他们的最新动向通知儿子,得赶紧与他们连络,现在大家己经住在同一个发达盛,他们年轻人爱玩,若是与黛安关系搞得好的话,可能将来还有机会替他们带带小孩,照顾照顾孙子呢。
       
想到小孩,忆及康康小时那样小小软软的身体,嗅起来甜甜的奶香,讲起话来娇娇嫩嫩的声音,多么可爱呀!李老太太的心,突然暖得几乎要化了。
       
他们只利瓦伊康这么一个独子,生孙子得靠这个叫黛安的女人,为人实际、头脑清醒、手段灵活的李老太太己经下定决心,要向黛安求和示好了。
       
〝康儿的电话通是通了,铃响没人接。〞李老先生放下话筒之后,告诉李老太太。 
         
〝大概不在家,等下再试罢。〞李老太太说。
          
第二天还是同样情形。
          
〝这是康儿第一次结婚,他在州政府工作了多年,一定会有婚假,大慨蜜月旅行去了。〞俩老如是猜测。
           
过了好一阵子,电话还是没有人接,最后,两位老人家实在不放心,决定要坐了法拉盛二十二号公交车到河畔区实地探查一番。

        〝这是干什么?〞李老先生质问李老太太。
        
〝两盆兰花,两盆桂花,是送给康儿他们的,他们买了新房子,做父母的,总得带点贺礼罢。〞李老太太固执地说,好像准备好了要与老伴闹别扭似的。
        
〝怎么不买个小的、贵重而好带的东西呢?〞老先生又问。
         
〝小的,贵重而带起来最方便的,无过于支票,那个,我们早就送过了。〞李老太太答道。
          
〝捧了这几盆花,如何坐公交车呢?〞李老先生再三追问。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第一次去,我们对河畔区也很生疏,不如花钱坐出租车。〞老太太胸有成竹。
          
老先生无奈,只得选了两盆小一点的兰花捧在手上,李老太太很坚毅地一手抱了一大盆桂花树,两人一同钻进请康尼小姐代他们叫来的出租车。
         
因为河畔区也在发达盛,出租车很快就驶进那有花园洋房的住宅地区。这里果然家家户户房舍整齐,庭院美观,名不虚传。
         
可是,当出租车停下来,他位两人捧了两大盆花,从司机替他们打开的车门走出来一看,不由得呆住了。
         
〝确定是这个地址吗?怎么好像没有人住的弃屋呢?〞司机先生一面将老先生递给他的车钱收入口袋之中,一面怀疑地问。
          
在那白哗哗的大太阳照耀之下,只见该屋房顶己经破损,房外墙粉斑驳,前后院的青草,长得约有尺把多长,将一条步行的小径掩得若有若无,新抽出的草穗正在微风中轻摇。
         
〝法兰克街五零八七号,康儿的笔迹,没有错,真的像座弃屋。〞李老先生也说。
         
出租车司机看见两位老人家捧了两大盆花站在大太阳下发呆,略略迟疑了一下,径自将车开走了。
         
〝太阳太大了,老头,你热不热?〞过了一阵,老太太瞇起老眼来问老先生。
          
〝热,衣服穿得太厚,有口凉水喝喝就好了。〞老先生的额头己经冒出汗来。
        
〝喂,老头你看,那边有个门铃,过去按一按罢!〞李老太太站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这个奇迹。
         
〝是有门铃的,原先我们没有看见。〞李老先生连忙将两盆兰花都放在地上,走过去按门铃。
         
〝喂,老太婆,门铃好像坏了,你过来看看。〞老先生按过铃之后,向老太太招手。
           
〝好,我来试。〞李老太太也将花盆放在地上,空手走过去按门铃,按完还将耳朵附过去细听。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