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四 享受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四

                                                                   

 

 

         冬天的早晨如果阳光灿烂,那么是很容易让人感到世间美好的,这比春天的早晨更容易令人感动,因为这样的时刻并不多。如果这样的时刻你没有一点心思地赖在暖和的被窝里,那么,无疑是很幸福的,这样的人生时刻也并不是很多。永平现在就处于这幸福的时刻与状态里,阳台上充满生机的透明的黄色阳光正透过通往卧室的玻璃门,卧室里已经被这阳光映亮了,永平只有头露在厚实的棉被外……小田几次想起来都被永平安慰说:“不用这么急,大牛已经放假了,我们也没什么事,多躺一会。”什么是自然醒?就是不用意志调动身体地自动醒来,还要剔除已经拥有的起身习惯,能充分地体会到身体的恢复没有一丝的勉强,能感受到睡眠后所带来的活力,在再不起来就不舒服了的时刻起来……这是人生的福利,是生活的美好……但如果你对这样的状态已经习以为常,已经感受不到什么美好,那么事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永平躺在暖和的被窝里,暗暗调动意识检查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检查是否都已经舒适,已经适合起床了……

       有这样的体会是多么的不容易啊,读书时自不必说了,工作以后也很难有这样的机会,忙着被安排的工作忙着自己的生活忙着孩子的一切……现在终于有了现代气息的房子,一切都了安稳的根,大人孩子都放了假,暖洋洋的被窝明晃晃的阳光,一切都暗示你可以不安常规起床,可以一直躺到你感到确实很舒展为止,这样的时刻真的很享受,也真的是因为在这以前是很累了……过去的时光里,风雨交加的路上,潮湿暗淡的房间,缺少善意充满窥探的目光……都见鬼去吧!这房屋是独立的,楼道里虽然也有邻居,但对门只是一家楼下也只有几家,大家都进屋关门,互不打探深入……如果还在那学校的小院子,这样的时刻还不起床,一定是要被当做笑料了——多么懒惰的一家!起来干什么呢?打牌是唯一的活动方式,打不同的牌是这个方式里所蕴含的最大的花样……打牌不算懒惰堕落,睡懒觉是明显的不勤快,真是笑贫不笑娼,世道的力量就是如此强大,人言可畏,很多可能的火花与美好就在这样的氛围里被涤荡殆尽,你是经得住人议论的吗?没有人能经得住,哪怕是最喜欢议论别人的人。流言就是施毒,人格不能健全的人一般都会用这样的方式打压别人来遮掩自己的缺失,很多善良的人不幸都中了毒……

       终于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存活在这个世上了,在自己的屋子里,无需顾及周围还有男女老少,不用担心有人嘲笑也不用担心有人敲门……这是多么难得的自由,这是经过多少年的努力呀,自由真好,放松真好,没人干扰真好……

       小田一开始并不习惯这样的放松,到时就醒了,一脸的焦虑,焦虑这房贷像座山峦压在身上……永平用自己的懒散慢慢消除小田的焦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原来是租房子结婚,后来分了一间漏雨的房子一间只够转身的厨房,再后来有了两间房一个小院子……现在,三房两厅加阁楼,墙平顶平,地板砖玻璃移门,厨房一体式,卫生间设施齐备……这样大的变化不都过来了吗?至于房贷,说起来吓人,分摊到每一月也就一千块……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还不了的债,不赌不嫖的,日子就是细水长流,想一下子致富不容易,想过个安稳的日子还是容易的,人究竟图什么呢?不就是过个日子嘛,过去一天就结束一天,无论你翻多少跟头都是一天接着一天,费那么多精神担那么大心干什么?

       都说男人不容易,不容易在什么地方?不容易就不容易在既要有实际的能力养家,还得有心理化解的能力滋润家庭成员,不然肯定出问题……但这学校的课本好像从来没这样讲过,讲的都是如何立志高远,如何志在天下……太空洞不着边际了,没有个体就没有集体,光讲集体不讲个体不是痴子就是在骗人……这基础教育实在问题,很多人被培养成不知道人间烟火的怪胎,还有不少人被培养成不知道羞耻的投机者……都是概念化的思维给害的,没有看到人的局限性也没看到人的个体性……秩序是必要的,过度秩序化就是害人了,我们的文化对方向的把握是没什么问题的,问题就在于程度的把握上,这是很关键的一个指标,恰恰是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一个指标愚弄了绝大多数人,非左即右,好不容易有人提出中庸,结果成了中间骑墙……一个核心就是自私,说一套做一套之类的把戏层出不穷,说到底,万变不离其宗……什么时候才能适度控制这个核心?遥遥无期……个体能安稳地存在已经很好了,就如现在,就已经是在享受了……永平的大脑似乎只有在胡乱思考的时候才是享受,如果像身体这样不动那到是难得的时刻了。

       永平很享受地在暖和和的被窝里闭着眼睛,小田以为永平睡着了,悄悄的坐起身子披上棉袄,小坐一会后慢慢下了床,把永平这边的被轻轻地按实些……被子很宽大,是小田定制的被胎,她不喜欢裹被子,只好把被子做大,盖住人还要拖些在床沿下,这样也好,既压风又舒适宽松……小田洗漱做早饭去了,大牛在自己的房间也还睡着,让他也放松放松吧,这孩子,思绪很乱,自尊心强烈自律性却差……走一步看一步吧,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大牛的成长问题,这既急不得又拖不得……

       小区的东边马路上早已有车来车往的声音了,这城里就是异响太多……这人来人去的潮流难得有消停的时候,可这么多的人跟自己有多大关系呢?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只有妻子小田和儿子大牛是最亲近的了,另外就是自己的父母小田的父母,再来就是兄弟姐妹……这些个人在人群里真是瀚海一粟了,这样想来这个世界离自己这样的近,可又是那样的远……自己算什么呢?这样存在又有多大的意义呢?……还没想明白呢,大概也想不明白这些弯弯绕,永平真的又睡着了,这软软的温暖的被窝啊,真舒服!

 

 

 

 

                                                                                    0一四年九月一日十五点十五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有了新房,生活步入了正轨,永平的生活也开始了温馨的享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进入新的时期,有了新的发展。

 
追梦的头像
 #

哇,要集中补课了,永平已经走了很远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急,都在这儿。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有了那么宽敞的新房子,新生活开始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的确进入了新的时期,可新的时期究竟怎样呢?呵呵,往后面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