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7 )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7

         “那是因为我们旅行社要服务的对象是由远道由东方来的亚洲旅客。有钱的客人,我们当然替他们介绍高级旅社,抽拿佣金,但另有一些客人不谙美语,人地生疏,最好我们把我们公寓的房间,租给一些青黄不接的旅客歇一下脚,使他们有个价钱低廉、交通方便的投宿之处。 阿俗道。
所以就想把我们的卧室租出去,心存不轨,算计到我们两位老人家的头上来! 李老先生又重新发起怒来。
哼,这个公寓又不是用你们的名义租的,你们用什么办法来赶我从走?用蛮力呢?还是打官司呢? 老太太吏是愤怒得用手指着阿俗尖宎黑黑的鼻子。
且慢,且慢,伯母千万别忙生气,生气对身体有不良影响。 阿俗好言相劝。
这房子是十年前租给一位叫王青山的房客,后来住进来的四任房客都是没有租契合同的,这种限制租金的房屋,房主在银行设立一个户头,收了租金就行,反正规定不准涨房租。我们之间若去法院打官司,只有两败俱伤,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秀芭笑着说道。
          
呀,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们连十年前的房客名字都知道,看样子是有了准备的,老太太心中打了一个寒噤。
哼! 李老先生力持镇定地哼了一声,但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他已心存顾忌。
伯父、伯母,你们误会了,完全误会了。且听我仔细解释罢! 阿俗笑嘻嘻地举起右手走过来,在老人家瘦削干枯的背上拍了一下。
什么,真的动蛮力么? 老先生被他拍得吓了一大跳,喊将起来,同时发现年轻力壮之阿俗手劲实在不小,更是心慌。
要打人吗?这世界王法何在? 老太太见状,不由得不怕,也跟着喊了起来。
请伯父、伯母听我们解释呀。 秀笆竟然也是笑容满面地走过来做出安抚之状。
谁敢过来碰我们!你们利欲熏心,惟利是图,有什么好说的。 李家二老一同高声大喊。

不是,不是,明天我们带你们去看一座设备完善的公寓,看完再作定论,您们之好不好?只是,千万不要忘了带你们的两张绿卞。 阿浴叮嘱道。
        “
保险你们一定喜欢。 秀芭也接着说。
       
李老先生早就气得手足冰冷,连口都张不开,老太太也早已浑身发抖,更是作声不得。
        “
好了,已经不早了,我们大家都去睡觉,我与秀芭今天已经正式成为夫妇,从今天起,不必再睡客厅的沙发了。 阿俗一把抱起放在客厅码枕头毛毯,这些睡具很久没有清洗,早已发出极重的印度异味。
       “
我们两人合住一间,当然合算得多,另外两向出租,每天就算收二十五元租金,每月可得一千五佰美元,睡客厅的客人,每晚也只收二十五美元,讨我仍也是不无小补。 秀芭扳着手指,口中喃喃地计算着,好像两位老人家己经答应搬出去一般。
       
两位中国老人家站右客厅中央,看着秀芭小姐关上新婚的洞房之门,过了一下,房门下面缝中透出来的灯光也熄掉了。
        “
哼,明天我不去! 李老太太外强中干地说。
        “
我们就去看看,看过再说不肯搬,看他们还有什么说词! 李老先生无奈地说。
      “
记得儿子临走时曾经给了我一把他们新房子的钥匙,我已妥为收藏。他也给了你他的地址及电话号码,你收起来了吧? 李老太太低声问。
        “
收起来了。 李老爸回答。
        “
事到如今,只得打一个电话与也商量商量罢。 李老太太无可奈何地说。
        “
只记得夹在一本书中,但却记不起来是那一本。 老先仔细思索,不得要领。
        
二老连忙奔进卧室,把书架上的书一本一本取下来,一页一页地翻了个透。
        
翻了不知多久,地上堆满了书,每本书考被翻得像起飞的蝴蝶一般,心中愈急,急是找不到那张小纸条。
        
两位可怜的老人家绝望地互相对看了一眼,只见李老太太稀疏干枯的头发,存如飞蓬般地顶在头上,露出头顶上黄色光亮的头皮,老先生苍老瘦削满布皱纹的额上浮涨着青筋,就好像地图上的公路一般纵横交错。两人心中同时后悔,因为对儿子维康略有不满,将他给的电话地址随手一夹,这么久没有与他连络,不然,有个年富力壮的儿子撑腰,情势无论如何都比现在强些。

        两老一夜不曾合眼,第二天一早四只眼睛都布满了红丝,上面盖着浮肿的眼皮,两张老脸同样苍白无神。
      
白吃惯了的阿俗与秀芭起床之后等了很久,也不见李老太太烧煮早餐,阿俗首先发难。
算了,今天早晨每人吃一片剩下的面包填填肚子,等我们看完公寓之后,李伯伯、李伯母请我们之餐馆好好吃一顿,要知这座公寓在法拉盛市中心,四面餐馆云集,每家都是价廉物美。 阿俗很宽容地说。
对,看一下房子一并不须花很多时间,所以尚能吃到晚一点的早餐。 秀芭随声附和。
这两个不要脸的印度人,一搭一挡,之像唱双簧一样。 李老太太别了一下嘴,不屑地说。
他们自拉自唱。 老先生哼了一声。
        
一人一片陈年干硬面包,李老先生咽得伸了好几次脖子。
绿卞带了吗? 阿俗问。
       
李老先生默默扬了一扬手中的一个小信封。
       
中印四人坐了第七琥地下铁到了发达盛的缅街大道。
你们看,公寓就在那边那幢大厦里面,看,这幢大厦多么华丽! 阿俗用右手手指指着说。
这里面的设备比外观更好。 秀芭也跟着用右手食指指着同一幢大厦。
       
李家二老的目光,随着两个黑黑瘦瘦的食指所指的方向一看,真正吓了大大的一跳,原来这幢华厦就是他们每次来发达盛釆购中国食品时必逛,而愈逛愈着迷的地方。
阿俗,开玩笑要适可而止! 老先生怒道。
你们要替我们付昂贵的房租让我们住这样高级的公寓吗? 李老太太讽剌地冷笑。
不是我们代付,是由联邦政府补贴,我们进去找他们的经理带我们细看。 阿俗一面说,一面将公寓大门推开,办公室里面的冷气扑面吹了过来,办公室内坐了二位白人,男的是位中年白胖子,女的是一位白人老太太。
住在这里的房客都叫我杰克,我是这幢公寓的经理。坐在那边办公桌后面的这位美入是康尼小姐,她是我的秘书。来看房子的吗?你们来得正是时候,九楼三号的两位老人家上周一同去了,已经重新装修油漆完善,既然你们今天来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看一下如何? 坐在办公桌后的那位中年胖子,很客气地站起来与众人一一握手,他说的那位美人康妮小姐看起来比李老太太的年纪略小,脸上却是红红蓝蓝涂满了脂粉,也是十分和颜悦色。

 

        〝既来之,则安之。就上去看看吧,我们每次来逛,不是都很遗憾不能进到里面逛逛吗?〞当他们一行人跟在那位经理的后面,由那极为干净的电梯内跨出来,走入一座有塑料磁砖、尼龙地毯的公寓时,李老先生用中文低声对李老太太说。
        
〝我们这里的设备,都必需合乎联邦政府规定的标准,请你们过来看看这个。〞看见李老太太伸手不住地摸着那雪白的面池及浴盆,经理杰克就过来指着挂在墙上的一个皮圈说道。
        
〝这是做什么用的呢?〞阿俗好奇地仔细地上下细看那皮圈。
        
〝这是警铃,通到医院的急诊室,老先生、老太太若有什么紧急状况,一拉警铃,医护人员就会闻声赶来急救。〞杰克仔细解释道。
        
〝可惜不能示范一下。〞阿俗笑嘻嘻地开玩笑。
        
〝当然不能。〞杰克不同意。
        
〝这是给夫妇两人住的公寓,干嘛要两间浴室?钱多的人就怕花不光!〞李老太太不满地说。
        
〝啊哈,前面厕所给我用,叫做观瀑楼,后面那间宽些,给妳用,可以命名为听雨轩。〞李老先生讽刺地笑道。
         
等他们一行人看完公寓,杰克带他们又回到办公室。
       
〝这里一份经济调查表,一份公寓申请表,只要将这两份表格填完,你们可以随时搬进来,房租可以由你们搬进来那天算起。〞由办公桌的抽屉内找出两张表格来,好像李老先生及李老太太已经答应要搬进来一般。
         
阿俗连忙一把将那两张纸抢了过去,打开他自己的巨型手提公文包,由里面取出一支原子笔,好像也认定李家俩老非搬不可似的。
         
〝伯父、伯母,们们的绿卡在那里?〞阿俗将原子笔的笔套取了下来,准备填写。
          
〝呀,难怪遍寻康儿的地址及电话号码不着,原来这张小纸条被我放在装绿卡的信封里面了!〞李老先生吃惊地用中文呼喊了起来。
          
〝你们只是有绿卡的永久居民?不是公民吗?公民可是有优先权的哎!〞老太太康尼提醒杰克。
           
〝这套公寓除了有两间浴室,两间卧室之外,客厅、饭厅都比较大,规定一定得租给年老的夫妇,单身只能住一房一厅的小公寓,李老先生及李老太太是房子空出来以后,第一对亲自来填表申请的老年夫妇,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一对合格的公民来填表呀。〞杰克说。
            
〝房租每月若干?〞老太太小心翼翼地问。
           
〝这个很难讲哦。〞杰克经理搓着手笑道。
            
〝难讲?怎么难讲法?〞老先生惊奇地问道。房租的数目这么不干脆,你说奇怪不奇怪?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