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夕林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12/28/2012 - 07:04
积分: 6156

你在这里

迷途的羔羊 (七)

标签: 

 

迷途的羔羊

(七)

 

我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愤怒和沮丧让我痛下决心,永远脱离那个家。那个令人窒息和毫无自由的牢笼;那个捆住了我手脚,逼我像牛马一样辛苦的地方。即使是一百多年前的南方黑奴也比我自由的多。至少他们的主人不会用哭哭啼啼来惩罚他们,也不会用逃避和冷落来对付他们。他们也许会遭受皮鞭的毒打。可是在我看来,对心灵的摧残远比对肉体的惩罚更加让人不堪忍受。我是一个心灵受到严重伤害的人,一个遍体鳞伤又找不到良药解救的人。请问苍天,在这个没有月亮、一团漆黑的夜里,哪里才是我的家?哪里才是我的归宿?

 

夜如浓墨,小区的人行道难以辨认。我的脚不时地踩在松软的草地上,才知道偏离了方向。呼啸的寒风无情地刺入我单薄睡衣下面的肌骨,疯狂地侵蚀着我几乎赤裸的肉体。我方才剧烈挣扎的内心,此时却不由自主地转向我所面临的现实。在这个深秋的寒夜里,鸟儿躺在温暖的窝里,鹿儿躲进森林的深处。而我,却像幽魂似的在黑暗里流浪。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我曾经遇到过的一个流浪汉。他背着一个许久都不曾洗过的背包,乱蓬蓬的胡子遮住了大半张肮脏的脸。他蹒跚的步履拖着臃肿的身体,像蜗牛似的走过街头。我从他呆滞的目光里,放佛看到了我离家出走之后将要变成的样子,禁不住心烦意乱。突然,一阵冷风袭来,我不得不打了几个寒噤,身体缩成了一团。我像所有其他的动物一样,开始担心起我的生存问题。我必须去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不然我会变成一具僵尸。

 

我应该去哪里呢?

 

小区的道路是环形的。不知不觉中,我又一次经过自家门前。我的脚步突然放缓,两只耳朵像小鹿一样竖起来,隐隐约约地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哭泣声。她一定是妈妈。妈妈二楼房间的灯是亮着的,一楼门厅上巨大的吊灯也亮着。光线从玻璃窗和玻璃门框里投射出来,把门前的草地和人行道都照亮了。那灯光刚才还是生硬的、冰冷的,如今却变得柔和温暖起来。前门半掩着,车库敞开着,少了那辆丰田车。那是爸爸的车。我猜爸爸在妈妈的威逼下,正在开车满世界地找我呢。

 

让他寻找去吧!傻瓜才会回到那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我瞥了眼那个突然变得异常温暖的家,倔强地把头扭开,甩开双臂,再一次走入黑暗中。让他们担心去吧!谁叫他们像狱卒一样地看着我,好像我是他们负责管理的囚犯。

“活该!罪有应得!”我狠狠地发泄着沉积在内心的愤怒。

可是,就在我几乎要发出声音痛斥他们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因为天冷,嘴唇开始剧烈地颤抖,牙齿不停地打架。我已经无法用声音来诅咒什么了。我忽然觉得,是这个世界朝我反扑过来,想用寒冷来吞噬我,害得我周身的肌肉紧紧地缩成一团。如果你见过毛毛虫在手触之后突然蜷缩的身体,你就能想象我的窘迫和我的凄惨。我的步子迈得越来越慢,简直有点儿东摇西摆、飘忽不定。我开始强烈地意识到,我需要帮助!

 

谁能帮助我?当然不是我的父母,尽管他们近在咫尺!

 

我想到了“乞丐”,又不得不立刻放弃这个想法。只要我一到他家,他妈妈会马上给我家打电话。胆小如鼠的“乞丐”才不会把我悄悄地窝藏起来。还有谁?艾三科?他家离得太远了。五公里的路程,少说也要徒步两小时。估计没有走到他家,我就会冻死在半道上了。

 

树叶在瑟瑟秋风中无声地飘落,轻轻地划过我的脸颊,把深秋的冰冷悄悄地传递给我。夜是静谧的,如果没有那该死的风。突然,从小区的入口处传来小车引擎发出的呜呜呜的声。不久,车灯的强光把池塘边的一丛芦苇照亮得清清楚楚。我猛然意识到,这就是我家的丰田车。也许我爸在小区的外面寻找了一遍,又折了回来。我忘记了寒冷,迅速地躲到一堆灌木丛中。丰田车慢慢腾腾地从我前面的街道上开了过去,车窗敞开着,一个中年人不时地把半秃的脑袋探出来,东张西望。不用我问,他是我父亲,我们家里的土皇帝。他正在搜捕一个逃犯,一个不听话的刁民。我才不想走过去让他搭救我,更不想看见他眼睛里放射出来的凯旋者的神情。

 

我又一次经过自家门前,忍不住朝亮着灯光的门洞望了一眼。红砖砌的大拱门下面,三级大理石台阶的上面,一扇镶着花纹玻璃的前门。咦,门外的把手上挂着一身运动秋衣。我猜想是妈妈怕我冻着了,就把这身我最喜欢的耐克牌的运动衣挂在门口的灯光下。我心头一热,两股眼泪顺着两颊流到腮边。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把秋衣轻轻地抱在怀里,一股莫名的暖流通遍了全身。我想起身想离开,却隐约听到了妈妈的低吟声。我又禁不住泪如泉涌,竟然伸出右手,要去拧开前门的把手。突然,爸爸书房的灯光映入了我眼帘,那个刚才被爸爸摔在瓷砖地上的网络连接器的碎片,又在我眼前爆炸开来。我像被黄蜂蜇了一下似的把手缩了回来。我一咬牙,匆匆地走下台阶,离开草坪,躲进黑暗里。我一面走,一面不停地告诫自己:

“不能回去!回去就是认输,回去就是孬种!”

我在小区的树丛里换上那身运动秋衣。不久,我的身体就快恢复了正常体能,思维也变得敏捷起来,马上想到了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这个地方离家不远,步行不过十几分钟。它是7天24小时不关门的连锁店——美业商场。那里现在应该是开着的。里面有沙发,可以休息。这么想着,我似乎跨过了情绪的低谷,迅步离开小区,踏上了通往美业商场的街道。

 

美业商场里几乎没有顾客。我假装自己是来买东西的,径直地走了进去。店里零星的几个员工无精打采地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没有人注意我,更没有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我。我猜想,像我这样半夜从家里逃出来的中学生,在美业商场混一混的不止我一个了。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我不偷不抢,他们才懒得管。

 

我找到卖家具的地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听见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从我们小区的方向传来。过了好一阵子,警笛声又一次响起。这一回倒像是有救护车,还有警车。它们的鸣笛声像刀子一样划破了夜幕,吵醒了沉睡中的人们。朦胧中,我隐约听见顾客和美业商场的员工说,是附近的小区里有人开车时晕了过去,车子失去了控制,撞到路边的一颗合包粗的大树上。

 

我万万没有料到,这天夜里发生的事故,竟然完全改写了我的人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猜想一定是爸爸为了找儿子出事了。等待下集。

 
夕林的头像
 #

谢谢!你猜的没错。祝好。

 
呢喃的头像
 #

青春期的叛逆写得好,关注下去!

 
夕林的头像
 #

谢谢呢喃关注!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迷途知返。

 
木易石的头像
 #

真不知道孩子咋看我们大人的。半秃脑袋的描述可笑入木。 看来浪子快回头了,希望大家平安。

 
夕林的头像
 #

浪子就要回到了。呵呵。最近特别忙,来的少了。

 
棹远心闲的头像
 #

让人揪心看的严肃作品。加油!

 
夕林的头像
 #

谢谢!一有空,我会阅读你的作品。你的文笔不错,我喜欢。

 
梅子的头像
 #

亲子之间的理解好漫长,等到子一代终于理解父辈了,他自己的孩子又该叛逆了。

好在现在的教育多元化,孩子们涉猎也广泛,相对好得多。

 
夕林的头像
 #

梅子,你说的很对。一代一代就是这么过来的。每一代都想让子女少走些弯路,可是谁也没有少走弯路!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