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三 搬家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三

                                                 

        时间不长,贷款也就办好了,手续其实也不复杂……只是当月就得还款了,想想也真可怕,这十年还贷期……终于通知拿钥匙了,这是装修期的特用钥匙,房子终于拿到手了,从永平迅速进入角色,在物管那里交装修保证金,地板工入场,瓷砖、黄沙、水泥……瓷砖贴完等了一个多星期,粉刷工入场……太阳能安装、卫生间安装、吊顶……厨房水池、橱柜、抽油烟机……小田每天按时到场,永平下午下班就来看进度,安排下一步事务……

         这二十来天的忙碌,以及资金的筹措……永平头脑里满满的,这是当下这个时代的基础,达不到有房这个程度是很难直起腰杆的,为了这个家庭,为了给大牛建设一个不错的心理基础与物质条件,值了……其实人活着哪里需要这样的折腾,这都是现实给逼的。工作的前十年结婚生子,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又赶上买房浪潮,积攒的钱全没了,还想尽办法挪借了一点,还得背上未来的十年还贷时光……也就是说工作的第一个十年马不停蹄地完成人生的必须,接着第二个十年要为第一个十年的成果安置一个像样的房子……这二十年过去,将是什么样子?那时已经四十多了,不是老头也是半夕了……到时候孩子还要读大学,孩子也要成家立业……每个人都是这样链条上的一环,不停地向前,向前……

         一天天看着屋子里的变化,既高兴充实,又感到无可奈何……人总是在做的时候力求接近完美,实际使用的时候哪有那么多的讲究,只要顺眼就好了,如果内心干瘪,住的再豪华又能怎么样?现在的房子能保持多久?建筑使用权为七十年……不断的拆旧房盖高楼,谁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惦记上了,拆了再盖也不是不可能……国人数量如此庞大,不盖高楼也无法满足需要,何况还有人出于各种目的在炒作在搅动呢……这小小的县城一下子铺天盖地的盖房子,这里面没有问题?谁会相信……

         一切终于有了模样,大牛见爸爸妈妈整天谈论房子房子的,也提出要求要到新房子里看看……大牛很高兴地看着一切,很新鲜也很好奇,但一靠近窗口就紧张,小田也说不太敢靠近窗口……永平也不习惯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但时间长了应该就会习惯的,屋里还很空,床、衣柜、桌子什么的都还没进来,一旦住进来就好多了……这都是心理感觉,这质量是不会有问题的,正常情况下还没那么脆弱……永平安慰小田和大牛,也安慰着自己。

         每天小田都要到新房子里开窗通风,顺便用抹布把能擦的地方都擦擦……天已经比较冷了,邻居们都还在装修,小区里到处堆着一些材料和垃圾……底层的车库是指定捆绑销售的,永平的车库面积不算小,可惜有个拐角,反正就放电动小踏板……听说即将开工的二期是有小车库的,五万一间……花园里还没什么动静,楼后的河边也还是一堆堆泥土,只有河水清凌凌地漾着层层波纹,靠岸边的地方还有些冰……

        下周就要期末考试了,永平和小田商量利用这个周末就把家搬到新房子里,一旦考完试就放假了,那时离春节也就十来天了……总要适应适应的,到时候还得酬客……

        把能打包的都打包,小东西都放进纸箱里……找搬家公司的,要价挺高,找了闸口等着拉货的平车队,费用低下来一半……与人谈好第二天凌晨五点到,搬家要乘着夜色,要悄无声息地搬走……这都是风俗,是风俗就照着做吧,反正也没什么坏事儿……所以永平和小田事先一点口风没露,都是晚上关上院门才整理一切……这一夜除了大牛睡个踏实,永平和小田两口子几乎忙了一夜……永平特意嘱咐小田煮一锅大米粥,到时候再去买点油条烧饼,让那些人吃点暖和暖和再搬……

        拂晓时分,永平的手机响了,车队已经到校门口了……永平赶紧到校门口跟门卫打招呼,带到家让小田先指挥搬东西,自己跑到小街上买油条烧饼……

        看着东西不多的,竟然也装满了六辆车子……把大牛叫醒,招呼大家吃早饭……把最后一点东西也收拾好了,东边已经比较白了,邻居们都还在梦乡里,这大冬天的早上没事儿谁起来呀!

        满载的平车一辆接一辆在人力拉动下前行着,第一辆车上端放痰盂……小田带着大牛先骑自行车到新房子那边,永平骑着电动小踏板缓缓地与车队一起走,清晨的空气就是好,呼出的热气都形成薄薄的白雾,东边的太阳已经露出红红的面孔,继而慢慢升起……马路上行人稀少,车队稳稳地前行,永平心里充满愉快的感觉……

         终于到了,永平在楼前把鞭展放在地上,点燃……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仿佛在宣告:入住新宅了!

   冰箱被背上去了,电视也上去了……最后是一张桑树边框楝树桌面的八仙桌,这是永平父母赠送的,永平说不要的,可父母表示这就是心意,特定请木匠打的,桐油油的光光的……这桌腿无论怎么弄也无法进门,搬家的人里有人说你不如就卖了,“多少钱?”“五十块。”永平摇摇头,有个个头矮点的,就是当初与永平洽谈这搬家事情的,望着永平说:“看你老板也是诚实人,他们一直报怨我昨天把价格谈低了,这样吧,我们把桌子再弄楼下去,用绳子从窗口吊上来,你这是六楼,不好从旁边拉“横风”,很难弄的……你再加一点钱,怎样?”

        永平望着这个人,个头不高,一脸敦厚,常年拉平车风来雨去的沧桑感十足,再看看其他人也差不离……加就加一点钱吧,每人多加五块,也不算多,虽然自己口袋也就几十块钱了……

        这场面可真有儿点壮观,方方正正的八仙桌被吊在半空,上面两个人奋力拉着,下面两个人斜拉以防碰到玻璃……要不是这些人有经验,还真难把这玩意弄进去……这些人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还是很尽心尽力的,他收了你的钱就一定把事给你办好,比起那些表面上很有风度的,实际上很龌龊的,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这帮淳朴的人拿了钱高高兴兴地走了,永平上到楼上,小田已经拿剪刀剪那些捆绑的尼龙丝了……

 



         二0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十六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乔迁新居的永平,一定会有好运催生。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个像样点的家是很重要的心理基础,也可能是起飞的支架……

 
梅子的头像
 #

终于顺利乔迁了,我曾经担心。。。

你说的对:“有个像样点的家是很重要的心理基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文中永平买房的时期在小县城属于比较早的,后来发生不少开发商跑路的现象还没有,而且这种乱象不是我这篇小说索要表现的内容。

 
绿岛阳光的头像
 #

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国内贷款是十年期呀?我们这儿可借25年期的,可以减缓压力,有钱时可以一下还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一般十万元十年期容易办理,最长大概可以是三十年的,可以提前还款,这一点后面还会有提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