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硬给你死”,卜咚卜咚 ---- 我说听英语的笑话

在网里潜水了十多年,一直憋气不语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网站的人,我一见如故,竟然让我头晕身热的自曝其短!

海云,虽然这料是咸丰年的,这锅菜却是新鲜出炉。

 

   我天生的五音不全,舌根筋短;加上大脑某条神经搭错线,耳朵和嘴巴的连接,常常短路;英语没法学好吧,可连母语都走调,典型的一例,大学时某外地同学问我:你真的是广州人?怎么你说的广东话不太对路?

 

  我们最早学的英语, 至今难忘:Long live Chair-man Mao. We study for the revolution. 为了这十个字母的“革命”,花了我十年功夫啊。中学上英语课时,经过几次的提问,老师就很顾及我的面子,往往轮到我前后或左右,口语提问结束。不想我站起来答到课堂次序大乱。同桌的他们学的那个溜啊,“应给利息”朗朗上口。明证是,同班50同学,就十多个考了托福来美留学。

一般情况下,碰上house 和 horse,desert 和 dessert, 这种貌似双胞胎的词,我越用心去记,就越混乱。骑房住马走错堂(hall, hell),沙漠烘干了我的点心。至于business和success,即使到现在,活在美国廿多年,离开电脑,靠我头脑,还是写错!终于明白了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这辈子跟成功总差了点cc ss (死死实实)距离。

  终于,我也飞越重洋来到美利坚。我是依亲移民的,手续文件齐全;移民关那个大黑个官员,看了一下文件护照,大手一挥,盖章,说“000000”。我根本连音节都没听清,真是得个零。紧张的瞪着黑眼睛,一个字都无懂!我准备了很多答案,等着移民官刁难提问的,可他说了什么?

  大黑个再说一遍,我仍茫然;我很礼貌地说出练习了几百遍的“新概念英语”:“I beg your pardon, would you please repeat what you said?”

  这回轮到那大黑个惊讶,好笑的看着我,这女孩,说的哪国的“硬格你死”?连“意思急洗米”(Excuse me)都不会用。

  他是个耐心的好人,又说了一句简单的美语,我还是“卜咚卜咚”。惶恐中,拿出上飞机前准备好的纸笔,恭敬的递上:“I am sorry, what did you say? Would you please write it down for me?”

  他没笑,从祖国海关经香港到这里,他是我碰到最好的官儿。但他不肯赐我墨宝,拒绝我奉上的笔,挥起他的大黑手,指指我,指指出口处挂着的那个“EXIT”,一字一字说:”You, Go, Now!”

  哇,可以走了?赶紧拉上行李,往那自由通道,逃!

 

        后来,打工后花大钱去上英语密集课,写短文可得A加,口语总是不行。课堂练习,一南美来的帅哥说:How are you? 他有拉丁口音,我有耳蜡,听成“How old are you?” 怎可以暴露我比他老?答:“This is a secret”.他一脸愕然:“I said, how R U”.唉,怎么是你?怎么老是你?

  92年,洛杉矶因警察殴打黑人的录像曝光,引起城中区暴乱,是著名的“LA RIOT”(洛城暴动)。 很多人趁火打劫,打砸抢。

        记得当天上班,老板不干活,在看一台5”黑白电视,有点紧张兴奋地,不断出来跟三,五员工说: Riot, Violent。 香港老板是在英国读书,工人是懂英文的老墨。他们呱啦呱啦的谈论,我则一头雾水。请教?老板只是重复:Riot, L A Riots!我一向和平的脑袋,实在没有贮存“暴乱”和“暴力野蛮”这两个单词。他们也不给我拼写,我揣着字典都无从查起!

        中午过后,老板让我去送名片给一个客户。临出门时,他告诉我目的地附近的购物中心有人趁乱开枪了,让我一路小心。不过,他说的英文,我只听懂了gun shot,我无畏的开着破车上路。

        路上出乎寻常的安静。特别是送货回来,一向24小时都车水马龙的#10号高速,却是空荡荡!偶然有几辆车擦身而过。从东往西看,只见洛城中心方向一团黑云笼罩,大路上仿似死城的寂静。怎么回事?英文电台我更听不明白。

        回到办公室,老板和老墨竟然提早走了。那时没手机,他们没法通知我。我看看天色还早,不如去看望住在附近的祖父母?电话打去,奶奶接的,我说我在办公室,过来看你好不?奶奶立即叽里咕噜的叫,她一急就只会说客家话,我又听无懂啊!好一阵,我终于明白她要我立即回自己的家,不要找她。

        我只好开着我的破车回家。奇了怪也,不到5点,怎么这山谷大道竟然也是空荡荡的。我反应迟钝,见旁边停车场进口站着保安,不让车进去;再看,路两旁的超级市场,银行,商铺,统统关门落闸!要拍好莱坞大片吗?

        懵懂中,我回到租住的房子。房东女儿一见我,立即问,你有没有准备食物和饮用水?啊?为什么?她也说L. A. Riot了。我正要问,到底这“拉恶”是什么?我屋里的电话响了,赶快跑去接。同学从邻州打电话来,她看到新闻了,正担心我,到处打电话找我。。。。。。,她让我打开电视,在她的帮助下,我终于明白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洛城黑人暴动了,墨人,韩人跟着骚乱了。

 

       出臭的事一摞摞, 还要继续说吗?

        后来老板让我每天下班后留堂,他免费教我英文。可惜,我的耳朵辩不出他的牛顿口音,舌头没法卷出加州厚度,没两周老板就知难而退了。

       

  再后来我在教会任中文秘书,这教会是过百年的美国白人教会,工作我还可应付,可就是英语会话,特别是电话,让老美们头疼。于是,他们请来两个正宗美国人,每周两次,每次一小时,来办公室教我英文。不但免学费,还照领工资!

  多好啊!可是,一段时间后,那个语音老师说,她没法再教我了。英文文法我懂,就是听错指示发错音。“Valley,VVV,Twin, not Tim”她灰溜溜的回家教孙子去。

        另一个老师则很高兴的和我天南地北侃大山。我指手画脚的跟她解释我们的俗语,成语,她则找出对应的英语俚语,如一石三鸟,牛不饮水,按不得牛头低。

        某天,英文堂老秘书“拜神唔见鸡”的唠叨不停,我只听到:“Oh, my hand, I lost my free hand”(我的手,我丢了我的自由手),我于是很关心问,我可以帮你吗?你需要什么手?“Can I help you? Do you need a hand?”

        No!You can’t help. I’ll go to market check it out! 去市场买第三只手?Free hand or three hands? 等她从超市回来,我才明白,她找她的收据,去领取免费的HAM。是咸肉,不是自由手!

  熬到入籍啦,那本美国人也不懂的历史宪法常识倒不难理解,就是词句很长,我的舌头打结。过来人说,不要去考笔试,直接去面试更容易些。轮到我了,虔诚谦卑的祷告啊,给我根线,接通耳朵和嘴巴。

  考官叫我了,用英文打招呼,今天天气哈哈哈地跟他进去会见室,坐下之前,他举起右手对着我说:“Let’s take an oath”。我思维还在蓝天上,他要我们举手起誓,要诚实回答问题,我又一次不明所以。

  他举着手再说一次,见我木头了,就干脆伸手过来,抓起我的右手举高,对我说:“You just say ‘YES, YES!’”。这回我反应快了,立即“YES”,管他噎死谁!

  他把我的资料看一遍,问有没有要修正的地方。然后就开始“考试”提问题,第一问,美国第一个总统是谁,“First President”,我竟听成“First person”。谁是美国第一人?那个哥伦布只是发现了新大陆,不是第一人啊?不能想太多,回答:“克你死豆腐,哥轮补”。考官只好重复:“President“。我知道我答错了,赶快在脑海里捞一个再答:“George Washington”. 阻住,化成墩。答对了!

  星条旗是什么颜色?有几条杠?他只问三个问题,让我蒙对了。

 

  这一次,是考官给我纸笔,让我听写一句英文:“I love America”. 说完,他唯恐我又听不懂写错了,立即指着墙上一幅装饰标语,大大的美术字,就是这句,一字不差让我照抄!

感谢神,感谢好官,他立即恭喜我:你成为美国公民了!

赶快回家,吃中国大餐。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中文不错,洋人的玩意不学也罢。写的幽默,喜欢。

 
予微的头像
 #

沮丧的是,中文也说不好!

 
管理员的头像
 #

haha, love to read it, you make my day! Thanks!

 
予微的头像
 #

向你敬礼!一直佩服你的网站建设工作!

特别我这个电脑盲,觉得网络特神秘,你们特能干!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予微美妹还有这一手啊!风趣幽默着呢!

 
予微的头像
 #

这一手,幸好不是咸猪手!谢谢海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此刻你自己也特开心不是?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好日子嘛!

 
予微的头像
 #

木桐一语中的!我把这文磨出来后,高兴得手舞足蹈的,生虾一样咋咋跳。

 
牧童歌谣的头像
 #

予微太能幽自己的默了,把自己写的也太不堪了, 不至于吧!

 
予微的头像
 #

报告牧童,这是千真万确的。是纪实,不是原创!

昨天在办公室我又惹笑了。

某人来我们部门问有没有"Staples"的产品目录,我没听清楚,就翻箱倒柜的给她找订书钉Staple,因为头一天另一人用光了,文具柜里没有,等我把私货找出来了,大家都笑了。

 
沙姜的头像
 #

“骑房住马走错堂(hall, hell),沙漠烘干了我的点心”---太有创意了!!!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沙姜,其实中文我都常听错的。

 
一休的头像
 #

用挖耳勺, 一天掏一次耳朵蜡试试。。 

 
予微的头像
 #

对哇,我的耳勺,还是在北京雍和宫买的呢!一天三挖吾耳!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乐得我前仰后合的,还有吗?接着爆料!同志们摩拳擦掌地都等着看呢!

 
予微的头像
 #

摩拳擦掌?林导要准备做什么呢?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摩拳擦掌等着你上笑话

 
予微的头像
 #

今晚几家老同学聚会,班长又爆我上英语课的笑话了。结果是我自己笑到气咳。

 
梦娜的头像
 #

挺诙谐的语言,挺有生活味道的轶事。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民鸣!从前在海云博客看你们三才女要写接龙,可贴到17就停下来了?是要出书吗?

 
飘尘永魂的头像
 #

蛇原来是“我爱你”。

 
予微的头像
 #

呵呵,我从一本老旧的书上窃来的画。蛇伸着红舌说,I Love You。

 
深秋红叶的头像
 #

老乡真风趣幽默,笑S。。。

 
予微的头像
 #

红叶不要笑得太大力,深秋了。

 
春阳的头像
 #

与薇就是能干,把俺能整错的全给整错了。把俺整不错的也给整错了。呵呵。太逗了。

 
予微的头像
 #

春阳每次的都给我整一个错名,还错有错着的,服了!

 
葱的头像
 #

太幽默了!继续继续。。。

 
予微的头像
 #

全靠姜葱蒜调味!

 
予微的头像
 #

今兄,我弱弱的问一声,到底这个“予微”,您作何解呢?

 
老随的头像
 #

捧腹ing...予微,乐极!

你为啥整长篇?为啥不连载?让俺多笑几次,省得面肌运动量过大嘛。。。。

 
予微的头像
 #

看你就乐得,不老的随,还连载?这样的状况还能继续?

 
融融的头像
 #

美国人不会说融融,我说,记住Wrong Wrong,双倍的错误----就不会忘记了。(轻声:不要外传啊,是我的专利,对付洋人用的:)

还有一个洋人说中文的笑话。先生告诉我的:

他的中文班同学忘记了THINK的汉字怎么写,我先生帮助他说,MUMUXIN

他是日本人吗?我问。

不是,美国人。

你怎么和他说日本话?

我说中国话。他答。

中国话的MUMUXIN是什么意思?

他说,中文的想,不是木目心组合起来的吗?

哎哟,老公,你的中文比我还行呢!

  

 
予微的头像
 #

呵呵,负负得正,错错碰对!

我无法给你外传,因为我发不出RR音,从我嘴巴出来,变成了永永了。laugh

 
加州花坊的头像
 #

哈哈!非常棒!你在文学成有博克吗?

 
予微的头像
 #

花姐,你好!在这里能见到你,真真开心!我在文学城没有博客,从文学城创建时,就练潜水。

我的雕虫小技,只在同学的私人网站上贴过。

希望多多听,看到你的故事。

春安,

予微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