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6 )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6

        “她近来每天清晨都会感觉头昏、反胃、呕吐一阵子。 阿俗朝厕所方向指。
每天清晨、傍晚吗? 老太太很关心地用生涩的英语问。
像她这样瘦弱,恐怕吃不消你们近来天天出门奔波。不会是病了罢。 李老先生也不放心起来。
好在每次呕吐完毕,只要喝一点水,吃一些印度酸辣果酱就没事了。 印度阿俗答道。
有没有去看医师?
再过一两个月还不好的话,我就带她去检查,只不知要看什么样的医师?脑科?内科?肠胃科? 阿俗心不在焉地正在说着,突然中断说话,一个箭步,急急向前跨出。
         
原来他看见秀芭己经由厕所中出来,忙着赶过去扶她。秀芭的脸色本来就十分黝黑,呕吐过之后,脸色更加阴暗,小脸上两颊下陷的结果,使她的眼睛更大,下巴简直尖得怕人。
好了,要赶快走了,今天又做不完了。 秀芭说,扯扯她弄皱的衣服。
秀芭,你的衣服上有些油漆点。 李老太太指着秀芭的衣服,提醒她道。
阿俗,你的衣服上也沾满了油漆,你们两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老先生见老太太细察秀芭的衣服,也指着阿俗的衣服问道。
这个吗?哈哈,让你们猜一猜。 阿俗与秀芭一同笑了起来,两人一人提着一只巨型的公文包,匆匆忙忙出门而去。
        
过了一阵子,秀芭身体似乎好些,黑脸比以前滑亮,两人同心协力,更加努力加餐。
伯父、伯母,恭喜我们罢。 阿俗的手抓着一团饭,突然停了下来,对李家两位老人家说。
你们打算订婚了吗? 李老太太笑瞇瞇地问道。
我们不订婚,秀芭来美的签证日期已到,订婚在法律上不能算正式手续,远水救不了近火。
你们打算要正式结婚了? 李老先问。
不错,阿俗是美国出生的公民,只要正式结了婚,秀芭就可以留在美国了!这个打算很好。 李老太太也一直点头。
打算结婚?非也! 阿俗笑道。

也不打算结婚? 老太太问。
       “
否,我们今天早上已经到市政府公证结过婚了! 阿俗笑着大声宣布。
        “
唔,秀芭的身份问题解决了!”  
猜一猜,我们在婚礼上遇见谁? 秀芭抿着小嘴笑着大声宣布。
唔,一定是我们四人都认识的啦!不然何以问我们。 老先生右手拿着筷子,将筷尖对着阿俗指指。
         “
呀,一定是康儿及黛安,他们去参加了你们的婚礼? 李老太太福至心灵,一猜就中。
         “
我们也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阿俗抢着说。
         “
他们?谁是他们? 老太太心中一跳,厉声问道。
        “
谁们也是今天结婚? 李老先生也慌忙地问。
         “
也是真巧,他们不知公证结婚需要两位证人,恰巧我们正在那里,做了他们结婚的两位证人。
   “
本来勉强请了我姐姐、姐夫来作我们结婚公证人,那知姐姐、姐夫临时改变了主意,不肯来了,所以正好,我们也请了维康及黛安做我们结婚的证人,凑足两位证人之数。 秀芭很高兴地说。
          “
死老头子,瘟老头子,你的儿子结婚,没有通知我们。 老太太咬着牙,一字一字地用中文说道。
          “
喂,老太婆,他们为什么要通知你?你难道还剩有钱买贵重的礼物吗? 老先生转头也用中文问他的老伴。
          “
他们是奉了儿女之命才匆匆结婚的。 阿俗做出很内行的样子说道。
   “
哼!他们是新派人物,那里会在乎这个! 李老太太做出更内行的样子来,用英语说道。
          “
他们不会结婚的。他们两人都没有身分问题!黛安曾说过,她若结婚她就损失了拿社会救济金的资格,社会救济金无论现金、医药保险,各方面的待遇都比做纽约州政府员工的眷属好多了,所以以不结婚为宜。 李老先生表示同意李老太太的见解。
            “
当然在乎!现在时代不同了,社会救济局也跟以前不一样,事事都查得很严,首先不得拥有财产,生的孩子一定要有真姓真名的父亲,而且一定要找不到父亲,或者父亲失业才行,所以黛安要生孩子,又同时想拥有房子、汽车的话,只得乖乖做一名公务员的员工眷属,拿州政府的生产保险费,结婚不到九个月生孩子的话,州政府的生产保险费就发得不怎么干脆。生孩子很要用一笔钱,为了免得麻烦,早点结婚算了。这不是奉儿女之命是奉什么? 阿俗真不亏为事事通,长篇大论一大套。
             “
阿俗,不要只谈些与我们不相干们话,回到正题来! 秀芭提醒阿俗。

   “正题?对了,最近秀芭与我三喜临门,伯父、伯母恭贺祝福我们罢。”阿俗受了秀芭的提醒,回到正题。
“唔,结婚是一喜,另外两喜呢?”李老先生只得暂时放下儿子的事,客气地问阿俗。
“猜一猜。”阿俗卖关子。
“凭空怎么猜!”老太太的心还放不下儿子的事。
“记不记得前一阵秀笆老是呕吐、想吃酸辣?"阿俗提醒道。
“难道是怀孕?"老太太不相信地问。
“你不是夜夜都睡在客厅里的吗?”老先生也问。
“睡客厅?当然是!怀孕呢,妇产科医生已经正式检验证实了,怎么会有假呢?"阿俗得意地说,状至愉快。
“另外一喜是什么呢?"李老太太认为现代科学如此发达,没有怀疑产科医师诊断的必要,不如向下面追问下去。
        "记不记得前一阵子,我们两人天天浑身衣服沾满了油漆?"阿俗笑问。
“这可难猜了,是去油漆什么呢?"李老先生发问。
“油漆房间。”阿俗回答。
“油漆什么房间?"两老同声惊问。
“阿俗,我们既然希望他们搬出去,所以也不要卖关子了,干脆由我来说罢。”秀芭打断大家的对话,很严肃地言归正题。
“什么?希望我们搬出去,这不是喧宾夺主吗?我们不搬!”李老先生勃然大怒。
“伯父、伯母,先不要意气用事,且听秀芭说话罢。”阿俗劝道。
“滋!一了黄毛丫头,能说出什么歪理?”李老太太脸色涨得通红。
“我本来想回印度的,一则不甘心就此离开新大陆这花花世界,加以旅行社内要出国、回国、旅游、观光的顾客排着长龙,旅行社内不但人手不足,而且这寥寥少数办事员做起事来慢吞吞不急不忙,旅客跟本无法买到飞机票!我看他们旅行社只要一张桌子,一台计算机,到州政府去登一下记,到银行开一个商用户头,就可以做起生意来,顾客既然这么多,市场需求既然这么大,他们可以做生意,我们为什么不能跟他们竞争,做一番事业呢?”秀芭说。
“哼,做生意!”李老太太用鼻子哼了一口气。
“阿俗是美国出生的,我若正式嫁给他,就可以合法地登记一个旅行社了!”秀芭继续说。
“所以找了一间烂房子,想胡乱油漆一下,将我们赶进去,是以为我们只有三岁呢?还是以为我们是傻瓜呢?”老太太余怒未息。

“既然旅行社只要一张桌子,租一张不就行了,何必要我们搬离此处呢?”李老先生比较冷静,头脑很清楚地分析了一下。
“非也,非也,我们忙着漆的是顶来的办公室。”阿俗双手乱摇道。
“顶了什么办公室?”两老慌忙问道。
“裁员时联邦政府给了我一笔可观的遣散费,我把它高利借了给急着用钱的印度同乡周转,后来本利加起来已经为数不小,又遇见志同道合的秀芭小姐,两人就在发达盛缅街顶了两间极大的办公室,每间办公室可以容纳六张办公桌,我们自己动手将办公室粉刷一新,男女两个老板一人一张办公桌,我们的旅行社就此正式开张。”阿俗说。
“那是因为每天在我们这里白吃白住,除了请我们在中国餐馆吃了一顿中菜,买了几罐酸辣芒果酱自食之外,从来不花任何钱,所有的失业保险金全部拿去滚高利贷的缘故。”老太太十分不悦地说。
“除了两张桌子自用之外,我们将其他的十张桌子一一低价出租给会计师、房地产经纪人,保险政策推销员们。如此,不但增加了房租的收入,而且对来买票的顾客们来说,他们只见我们办公室满满都是桌子,而且每张办公桌上都坐满了忙忙碌碌的办事员,一定对我们信心大增,总比冷冷清清只有两张办公桌的旅行社好多了罢...,这是我的主意,阿俗也十分赞同。”秀芭补充道,对阿俗看了一眼,正遇见阿俗对她投过来的赞许的眼光。
          原来阿俗与秀芭是真的想要干一番事业。
“既然要做大事业,办公室当然要窗明儿净,大大的玻璃窗,高高的天花板,冷气开得足足的,地毯铺得厚厚的,自己油漆的办公室如何能登大雅之堂呢?”李老先生忘了心中之不快,好奇地问道。
“不然,不然。”阿俗双手乱摇。
“到发达盛缅街的客人多半是东方人;中国人、韩国人、泰国人、印度人,个个都是节俭成性,认为羊毛出在羊身上,只有在污污黑黑的办公室内做成的交易才会价廉,或可在价格上占些便宜,或能在税金方面欺骗政府。”秀芭笑道。
“有这回事!”李老太太不屑地说道。但仔细想起来,自己不就有这种心态吗?难道别的东方人就会两样?
“既然已经另外顶了污黑的办公室,怎么刚才秀芭提出要我们搬出去呢?”老先生不放心地言归正传。

 

 

分类: 

评论

敏敏的头像
 #

不会吧?他们怎么好意思让两位老人家搬出去?

 
余國英的头像
 #

敏敏真是厚道!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