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5 )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5

        李家二老非常不安地坐在自己的卧房之内,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二老的卧室之门有响动的声音。
      
然后,有人推开他们卧室的门!
     
还好,探进来的是儿子的头。
爸、妈,我有十二万分重要的话同你们讲。 儿子一面说,一面走了进来。
     
李老爸及李老妈一同抬头呆呆地望着儿子。
老爸、老妈,恭喜你们! 儿子接着说。
    
两位老人家不知喜从何来,因而开不得口。
黛安已经有身孕,九个月后,你们就是祖父母了。 儿子得意地向两位老人家宣布。
     
两位老人家吓了一跳,更不知如何回答。
看过医师了吗? 老妈终于勉强地打破沈静。
何必要看医师,黛安又不是没有生过孩子,她有的是经验。 儿子对年老的母亲很有信心地挥挥手。
      
她老人家立刻闭上口。
至少,我们的孙子如果吃母奶的话,一定不会挨饿了! 李老先生安慰他的老伴。
现在,我们公寓的人口是否过多了呢? 儿子再问。
      
这一问,使两位老人家惊疑不定地互相对望了一眼。
这个... 李老先生很困难地张了张口。
记得爸妈曾说过卖台北的房子得了二、三十万,何不用来作头款在美国买一幢房子呢? 儿子问道。
我们并不懂在美国买房子。 老妈也面有难色。
我懂。 儿子很有把握地说。
可是这笔钱... 老爸说不下去了。
这笔钱是我们用来养老的... 老妈替老爸接了下去。

你们不是有美国政府的社福补助金吗?向美国政府领取社福补助金的人,是不可以拥有任何财产的,你们的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又有政府给你们的全额医药保险,要用这等钱的机会不怎么多了吧?与其让它们烂死在台湾银行,不如让我拿来做头款替你们两位的孙子买一座房子,使我们的第三代有一个可以好好长大的地方,爸爸妈妈觉得好不好? 运气不不错,儿子用的是商量的口气。
       
原来是儿子要买房子!并不是将亲生父母赶到街上去流浪,这一下,两位老人家松了一口气,虽然儿子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大堆,但两位老人家心中还是有很多问题,不如现在当面就一一提了出来。
         “
孙子?你结婚了吗? 老爸问。         
黛安说她出生于矿工之家,一辈子只住过旅行车改装成的旅行屋,这几天我带她去看房子,她看中了一幢在河畔区的房子,若有真正的房子可住,她大概愿意长久住下去罢。 儿子说。
         
这几天儿子带了黛安出去看房子?难怪他的的房门紧关,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原来是出去看房子了!两老不由得哑然失笑。
          “
这么来说,还是不结婚为宜,... 老妈竟然点头。
       “
什么?〞老子与儿子都很吃惊。
         “
按纽约州法律,儿子媳妇万一离婚,夫妻双方各分得财产的一半。 老妈真是见多识广。
          “
我怎么不知道? 老爸吃惊地问。
          “
记得我们以前邻居老王的第七个儿子王家驹罢?老王妈告诉我说他们的儿子王老七回到大陆去娶了一个大陆妹,过不了几年,儿子与媳妇两人不合,决定离婚,法院不但判决孙子归媳妇,还把王家驹由住屋内赶了出去。 李老妈说。
          “
妳那来的这种消息? 老爸更是吃惊。
          “
目前,王家儿子已经不得不搬到父母处去居住混吃混喝了! 原来住在纽约城内的李老妈与住在新泽西州的老王妈仍然经常互通消息呢!
        “
有这样的事?那王家驹的餐馆呢?小夫妻两人离婚时,那女人分了餐馆吗 李老爸很不放心地问。
         “
法院判定小孩子归媳妇抚养,儿子得保持工作才能每月寄出赡养费,餐馆是王家驹租来的,有什么好分的?
          “
房子是租的,但生意一定是王家驹的,那餐馆生意也总值一些钱罢? 李老爸问。
          “
若是分了餐馆,王家驹靠什么赚钱来付赡养费呢?取卵可以,但总得留下母鸡嘛! 老妈回答得头头是道。

黛安现在正在向公家领取生活补助。 儿子说。

       既然老妈不赞成儿子娶黛安为媳,儿子并没有十分在意,此事当然不必再提啦。
纽约房价这么高,你要用这笔钱来作头款,以后每月的分期付款怎么付呢? 李老爸提出的是实际问题。
       “
另外一个好消息,我以前工作的纽约州政府的人事室来了一纸通知,说州政府要成立一个新的环境工程局,局内需要一名懂水利的工程师,问我愿不愿意再回州政府去工作,我已经答应,下周一就去上班。 儿子宣布。       
万一三个月试用期... 也难怪老爸担心,上次联邦政府在试用期过了之后才整个改组,煮熟的鸭子不翼而飞掉的。
        “
这次算做调职,由水利工程部门调到环境工程部,不算新员工,不必经过试用,以前工作的年资完全算进去,一开始上班就算有了三年工龄,薪水也依照以前的考绩。现在房价比台币贬值得慢多了! 原来利瓦伊康就快要由领取失业金的队伍中退出了!
        “
那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可喜可贺! 李家二老异口同声地笑着喊出声来,他们真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
黛安也说,她阅人无数,像我么行的,实在很少呢! 儿子也很得意。
          “
要怎么样取钱呢? 不等儿子讲完,老妈已经心动了,试探地问道。
         “
只要由台湾银行中取出来交给我就行了。 儿子十分干脆地回答。
         “
那很容易。可惜我们当初卖房子是新台币廾五元与美金一元之比,现在换成美金变成卅三元与一元之比。 老爸略有遗憾。
         “
总比卅五或四十与一美元之比例好些罢。所以天下事都要把握时机。 听康儿这么一分析,两老连忙点头称是,心中连那么小小的遗憾,也早已不复存在了。
         
过了两天,儿子给了老妈一把钥匙。
         “
爸、妈,这把新房子的钥匙送给您们做纪念。 到底是自已的骨肉。
         “
我们一辈子,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呀,钱不给你给谁呢? 老妈看着手中小小的钥匙,想到跋涉了迢迢千里,到美国来找寻的儿子,这次真的要离开父母,搬进新买来的房子里,真是心中万感交集,眼泪不由得夺眶而出。

 

       李老妈觉得儿子买房子本是喜事,自己这样老泪纵横,视线模糊,实在不大好,就连忙手拿钥匙,掩面奔进自己的卧室,倒在床上大哭了一场。
        等她找到一条毛巾,将眼泪擦干,又洗了一把脸,再将钥匙妥为收好,才重新由卧室内走出来时,儿子己经不在客厅,只剩老头子一人,手中拿了一张小纸片,呆头鹅一般怔怔地坐在沙发上发呆,阿俗的枕头、毛毯在他的屁股下面乱成一团。  
“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康康的娘问老头子。
“这张小纸片是康儿给我的,上面是他们新房子的地址及电话号码。”李老先生黯然地回答。
“那他人呢?”李老妈问。
“他与黛安急急忙忙赶着出门去了。”老头子心不在焉地回答。
“…。”老妈无言。
“看他们的神色,很急着要搬出去呢!”老爸站起来,走到老妈身旁,用中文低声地的说。
“怎么可能!两人的东西一件也没有打包。”老太太也用中文对老爸说。
        老妈走过去打开浴室的门,看见里面挂得琳琅满目;黛安的奶罩、丁字内裤、丝袜以及丢得漫天盖地康儿的短袜、与女丁字裤配对的男式丁字裤。
“他们商量搬到新买的房子内,一切对象都要重新另买,打算过一个比较罗曼蒂克的生活。”老爸告诉老妈。
“老头,我告诉你,他们目前已经罗曼蒂克得令人受不了,最好早点搬出去。”老妈言不由衷地说。
“妳舍得让康儿再度离家吗?”
“小鸟的翅膀长硬要飞,谁能挡得住?何况我们维康已经大学毕业十多年了呢?只不过因为他一直是单身,又是在异乡美国,所以我们不放心他,其实他已过而立之年了!”老妈说,她老人家终于了解了目前的处境。
        黛安女士与儿子只提了两只手提包搬出去的那天,站在客厅送行的只有李家父母及印度阿俗,好在两位老人家都受过新式教育,渐渐可以用简单的英语来应付日常生活的会话部分。
“咦,秀芭呢?”李老妈用英语问道。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