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4 )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4

       “维康老兄,我们俩人年纪轻轻,没有女伴,实在无聊。 阿俗午睡之后,由他的卧室出来,打了一个呵欠,伸了一下懒腰,随手抓起一份以前由发达盛买回来老掉牙的印度旧报纸。
女伴?我们并不认识什么女士呀!? 这利瓦伊康一面揉着睡眼,一面回答。
我的父母倒是由航空信件中,寄了不少妙龄印度女郎的照片,要替我做媒。 印度阿俗告诉中国维康。
印度那么遥远。 维康指出来。
是很遥远。 阿俗也说。 
远水是救不得近火的。 利瓦伊康直点头。
我对照片完全不感兴趣,对于古式的做媒,尤其反对,实在太落伍了。 阿俗大声疾呼。
古式的做媒就是把不认识的男女凑做堆,没有爱情做基础,当然行不通。 维康完全同意。
而且,我们在印度当地的女郎,是碰不得的,只要对谁多看了两眼,她的父母立刻动脑筋准备嫁妆了。 阿俗又说。
要找在美国的女士?你认识谁?我们水利工程科,一个女子也没有。 维康无精打釆地随口问道。
做人头脑要新,思想要敏捷,你看报纸上这么多计算机交友择伴的广告,可以各选所好,比替你理身订做的还合适。 阿俗指着报纸上密密麻麻的印度字兴奋地说,忘了在座的李家三位中国人并无一人通晓印度语文。
你认识印度字? 维康好奇地问。
被父母硬逼的。因为我的父母在异地谋生,思乡心切,所以一再教我餐餐用手吃饭,训练我时时席地而坐,强迫我天天学印度文,其实我们印度早就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很多在印度当地洋化的印度人一生下来只认识英文。 在美国出生的印度阿俗很感慨地告诉束自台湾的留美学生利瓦伊康。
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谓的礼失而求诸野的意思。 李老伯加了批注。
若是计算机依我,我想要找一个身体软软的,抱在怀里暖暖的,胸脯大大的,摸在手里满满的,红头发绿眼睛,色彩鲜艳的女子。 利瓦伊康不胜响往地说。
唔,我想要一个单身由印度来美国读书的女留学生,或者是独自到美国来依亲的印度女郎,年纪要特别轻,才没有什么机会染上什么不良的美国习惯。我在美国出生,对印度家乡的习俗及女子,都特别响往。 阿俗也描画了一下他理想中的梦幻女郎。
你们这样通过计算机找的女伴与媒人替你们找的,有什么不同呢?不也是将一对互不相识的男女放在一齐凑做堆吗? 李老妈不解地问。

妈,当然不一样,我可以在表格上填明征求胸围四十五吋以上的异性,媒人找得到这样的美丽女子吗? 利瓦伊康资问老妈。
       “
伯母,我们印度人做媒,要经过审议、相亲、交友、约会重重迭迭的仪式之后,男女两人还不许上床,那里合乎现在的计算机文化! 阿俗也说。
      
说着说着,阿俗就我出一张纸,依照印度报上的规格,加入他自己的意愿,填出一张英文表格来,然后叫利瓦伊康依样画葫芦也填了一张英文表格。为了节省邮票,两张表格放在同一信封内,当天就寄了出去。
      
过不几天,李家二老坐了地铁到发达盛采购中华杂货,两人四只手提了各式大色小袋回到布朗克公寓中时,发现公寓多了两位女郎。
      
与利瓦伊康一同坐在文厅沙发上拥吻得难分难解的女士,正是红发绿眼,色彩艳丽,尤其是酥胸高耸得就像抱了两只极其巨大的橄榄球一般。阿俗则与另外一位皮肤黝黑,额上有一个红点,非常瘦削,好像还未成熟的年轻女孩,一同蹲坐在地毯上唧唧细语,浑然忘我。
      “
计算机果然力量无边,神通广大! 李老爸不得不佩服地点头叹道。
      “
爸、妈,她的名字叫黛安,真是又性感又美丽,大大地超出了我的预期,用两只手抓一个都抓不下,她却有一对!比我梦中想象的女子还要理想。 儿子向父母介绍了他计算机介绍的女友之后,十分满意地叹了一口气。
       “
黛安的父母原是在宾州作矿工的爱尔兰人,她十六岁时父母双亡,就此离家出外求生,一般男子都只垂涎她的美色,好几次婚姻都是因为遇人不淑而以离婚终场,您们看,她是不是红颜薄命!上天有眼,今天让我遇见,使我有幸可以好好地怜香惜玉一番,才不会有亏身为男子的重责。 儿子十分动情地说道。
      “
十五岁就离家了?那她一共读了几年书呢? 老妈问她那如痴如狂的独子利瓦伊康,不过,看样子,他早已忘了自已姓什名谁了!
       “
七年级。 儿子答。
       “
什么?我们台湾的义务教育是九年,那不是连基本的国民教育教育都没有受完? 李老妈尖锐地问。
       “
像黛安这样美丽出众的女子,她不嫌弃我这个失业的工程师,又是少数民族,我早就额手庆幸感谢上苍了! 儿子举手向上天表示感谢,并将那女人一直向他自己的卧室里推,而对方也似乎急于远离这两位对她不停地上下打量的中国老人家,先匆匆到厨房冰箱中取出一大盘食物,端着盘子的倩影立刻没入利瓦伊康的卧室。

我看她太胖了,年纪也比康儿大上十几岁的样子。 看着儿子笑眯眯地将妇人拖入房内,关上房门之后,李老妈转头对李老爸讲。
那不是计算机的错,因为妳儿子填表的时候,,只强调胸部要大,并未说明腰围要小,更没有提到年龄的上限呀。 李老爸仔细地分析了一下事情的前后。
       
李家父母分析得对也好,不对也好,儿子与黛安这一关起房门,就再也没有出来的迹象了。
      
印度阿俗与那十分年轻的干涩女郎也是实在很谈得来。
      
阿俗指指点点,告诉秀芭那一间是卧室,并站在浴室外很耐心地等待秀芭梳洗换上长袖长裤的睡衣由浴室出来之后,才十二分虔诚地将秀芭领入自己的卧室。
      
两分钟以后,阿俗又由自己卧室门口走出来,手中抱了枕头、毛毯等物。
      “
我今天睡在客厅里,让秀芭睡在我房间里罢。 阿俗将枕头、毛毯朝客厅沙发丢去。
      “
阿俗,好容易通过计算机找到的情人,怎么不与她同床共枕,欢渡良宵呢? 李老妈问。
       “
伯母,青春年少的秀芭是个贞节圣女,我是个俗夫凡子,千万不能让她看不起呀。 阿俗忙将双手乱摇。
       “
是吗?何以知道她是贞洁圣女呢? 李老妈好奇心大起。
        “
秀芭到美国来,本是到她姐姐家去依亲生活的,今年才十七岁,那知她那鲜廉寡耻的姐夫,半夜色胆包天竟摸到她的房中,被她严拒大喊,姐姐不明真象,反而怪秀芭举止轻佻,秀芭一怒搬了出来,目前无家可归,我等君子,怎可乘人之危呢? 阿俗很认真地将秀芭不幸的遭遇告诉大家。
        “
君子阿俗,你打算如何救危扶倾呢? 李老爸用英语问他。因为李老爸的英语会话是由会话课本上苦练而得。所以真正会起话来,也有点好像是不押韵的英诗朗诵。
        “
当然先替她解决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问题。 阿俗很认真地答道。
       “
喂,老头,什么叫做解决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问题?不过就是叫她也在我们这里做食客罢咧,你看,要我们两位老人家供给六名没有工作的人的食宿! 李老太太用中文怒道。

然后,再帮助她解决基本问题,斡一番事业。 阿俗并没有听懂李老妈说的中文,继续很有信心地回答。
老头你看,为了领取失业金,每两个礼拜要到劳工局报到一次的君子,要帮人家干一番什么事业呢?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李老太婆更怒,当然还是说的中文。
       
说着说着,阿俗已经动手把枕头、毛毯在客厅的沙发上面铺了开来,正打算要朗读英文及观看中文录像带的两位老人家,只得退入自己的卧室内闷坐。
      
自此,只有儿子为了出来拿大盘子钵的零食而偶然露一下面之外,他的房门整天关得如铁桶似的,就是吃饭,也是两人手牵手儿暂时出来一下,这位黛安女士,不概生怕暴殄天物,所有上衣的领口都开得低得不能再低,让人成天担心她胸前的两粒橄榄球随时随地都会蹦跳出来,康儿既然每分钟都与黛安女士腻在一堆,当然也裸露全身,仅着一最新式男式三角短裤,隔数分钟就要同时放下食物来拥抱接吻,看来两人是双双坠入爱河了
       “
这女人真能吃,我们由市场中辛辛苦苦抬回来的食物,一半进了她的肚子里去了。 李老太太不满地嘀咕着。
        “
妳以为要保持四十五吋以上的胸围那么容易吗? 李老先生白了老太太一眼。
        
阿俗与秀芭更是相见恨晚,一天到晚早出晚归,手中各提一巨型公文包,里面挤得满满的印度文、英文的杂志、报纸、广告、表格鼓得高高的,两人嘴里还不停地叽叽咕咕,说不完的印度情话,大慨为了节省伙食费罢,一到吃饭的时候,必定回到公寓来进餐,两人一同用手抓着酸芒果拌饭,只要看见他们在餐桌上那种四只眼睛痴痴对望,二颗心儿心心相印的样子,就算铁石心肠,也会被他们的爱情感动。
        
利瓦伊康与黛安无时无刻不是双宿双飞,两人一同在浴室内戏水之声,客厅里都可以听见,他们的卧室又恰巧排在李老先生李老太太的隔壁,墙那边发出的呼叫声、喘息声以及家具震动的声音,常常使这两位老人家如坐针毡。
       “
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呢? 李老妈绝望地问老头子,老头子一面朝隔着儿子卧室的粉墙有气无力地看着,一面将那颗花白的头无可奈何地摇了一下。
       
后来一连几天,不知何故,儿子关着的房内突然鸦雀无声。听惯了两人一递一接的呼唤及各种声响,现在变得悄无声息,反而更令人觉得特别怪异。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