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03)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 03

      “,是我们家的李維康! ”老先生激动地大喊.
果然是他,且慢,且慢,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面孔黑黝黝, ...,很饿的样子.”老太太比较谨慎, 特地细看儿子身后有没有饿虎.
不像非裔黑人, ...。与康儿一样提了一只皮箱.” 老先生一面仔细观察,一面说
      
铁链链着的大门, 慢慢地开了一条细缝.
,你身后的人是谁? ” 老父问千里迢迢回来的儿子,且不忙开门.
爸爸, 放心罢,他是我的老板.” 饥肠碌碌的儿子用英语答道.
本来是老板,现在是朋友了.” 那黑面孔说的是美国式的印度英语.
      
既然同是亚洲人, 且自称是朋友, 加以又是提了皮箱跟在儿子身后,就算皮肤黑了一点,也可以当作我们的近邻族类了罢, 开了门只让儿子进门, 不让他进来,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所以那人也跟在儿子后面,进入公寓大门.
我饿得可以吃下一匹马, 两只大象....”那印度人说,放下行李, 两眼朝冰箱直视.
     
维康一个健步,抢过去打开冰箱, “怎么冰箱空空如也?... .” 儿子失望地说.
我们有五个月以前由台湾带来的方便面.” 李老太太擦着眼泪, 小半是为了黑旋风的母亲伤心, 大半是为了见到自已儿子由远方归来而快乐.
好了, 我请大家到中国餐馆打牙祭,大吃一顿中餐好吗?” 儿子带回来的那人说.
,他的名字叫阿俗, 比我小一岁, 本来是我的老板, 不过现在是朋友了, 他要请我们吃饭, 反正我们的口袋里装满了遣散费, 就一同去吃罢.” 儿子对老爸老妈说,同时, 又解释道, 阿俗是印度男子最常用的名字, 就像中国阿康一般普遍. 阿俗的,是台语发音.
       
拿了人家的手软,吃了人家的嘴软, 吃了阿俗一顿中餐, 这人就此住停下来, 三间卧室, 儿子一间,阿俗一间, 李家老夫妇一间, 如像天经地义一般.
怎么一回事? 你不是说过, 只要熬过三个月试用期, 就变成了联邦政府正式编制人员了吗? ” 李家老妈每天烧饭给四个人吃, 忍不住问儿子.
,三个月期满, 我当时的老板阿俗是给了我最高的考绩, 后来我是变成了正式员, 一点也没有错.”儿子答道.
, 怎么不见你们上班呢? ”老爸也不服气起来.

在他工作的第四个月, 正逢联邦政府又发不出薪水,就将某些部门暂时关闭几天, 近几年来,这种事本来每年都会发生, 报纸上也详细登载过, 等联邦政府手头凑到钱, 那些部门又重新开张, 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了.” 阿俗用英语解释.
那你们过几天又会回去上班,不会老赖在这里?” 老妈恍然大悟, 试着用她老人家半瓶醋的英语说道.
不然, 这次柯林顿因为闹了绯闻, 急忙找个事体大刀阔斧整顿一下, 在我们回去上班三天之后,不知是谁建议将我们这水利研究部门取消, 可以裁掉一些人员, 节省联邦政府很多支出.” 阿俗将原委娓娓道来.
这次他们说做就做, 我们工作的整个部门都被开了刀, 全体人员都被炒了鱿鱼.” 利瓦伊康紧跟着说.
,覆巢之下, 焉有完卵.” 李老先生用中文叹道.
你们两个亚洲少数民族, 不能去告发他们种族歧视吗? ” 老太太福至心灵地建议道.
政府节省预算, 减少开支, 老百姓个个赞美,人人夸奖, 何况整个部门都关闭了, 又不是只裁我们两个亚洲人, 告谁种族歧视呢? 向谁告诉呢? ” 利瓦伊康问他的父母. “反正我们已经拿了遣散费.” 阿俗坦然笑道.
听说失业的人拿了遣散费之后, 还可以领失业金? ” 连这个都知道,可见李老妈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那是当然, 遣散费是原工作单位给的, 而失业金是失业保险单位的失业保险金, 两个不同单位发放的. 伯父、伯母有绿卞吗? ”阿俗问道.
, 上月才拿到.”李老先生急忙回答.
伯父、伯母既然有绿卞, 只要在六十五岁以上, 就可以去申请公家的医药健康保险,若拿的是中国政府的退休金, 在美国算作没有收入的老人, 还可以去联邦政府领取社会福利补助金呢!” 阿俗替他们出主意.

         “阿俗, 在我替父母申请绿卡时,上面有一条件, 要申请人保证五年之内, 他们不会成为美国人民的负担, 到目前为止, 他们才到新大陆五个月而已, 怎么行呢?” 利瓦伊康十分为难地说道.
那是申请时说的话, 此一时彼一时也,目前利瓦伊康失业, 你们俩位老人家应该立刻抓住机会, 向移民局说你们自己没有收入, 而现在你们的担保人也没有能力供养你们,这是申请补助最好的理由呀! ” 阿俗对他们指点迷津.

申请表上白纸黑字,印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五年为期。 利瓦伊康还是不相信。
法律是人订的,当然也可以由人修改,何况你我的失业是属于特殊状况,并不是我们的过失。 阿俗一再鼓励.
     
第二天,阿俗一马当先,领了将信将疑的李家父、母、子三人到移民局去,结果不但当天立刻就发出了他们的医药保险卡,批准了李家父母二人每人各得福到补助金四百八十美元,每人每月另加粮食券八十美元,且并不是由申清那天开始算,而是特别追溯到由儿子失业那天算起。
伯父、伯母,从今天起,只要您们不把台湾银行的钱拨到美国银行,你们领到的这种医药保险,不但政府保险代付全额医疗费用,连吃的药品都一概免费。 阿俗对李家三人解释道。
阿俗,你对移民条例很清楚呀! 自从父母每月多了一千美元以上的收入,利瓦伊康对他的旧上司更是佩服。
当然清楚!我的父母当初是由加拿大非法入美国国境的,生下了我这第一代印裔的美国人之后,父母亲才花大钱找律师,用照顾美国公民的名义,合法地留了下来,后来又千方百计成了合法移民,最后终于入了藉,成了美国藉的印度人,真正是过来人,对移民法怎么会不一清二楚呢?你以为由东方古老大国来的人民,这么简单吗? 阿俗很神气地回答。
原来你是土生土长的,难怪你说的英语带的美国腔调比印度腔调还重,在机关里做起事来比我吃得开,我的英语虽然也是很好,可惜带着外国腔。 利瓦伊康有点遗憾。
对了,你们俩人年龄相若,我家康康学位比你多,怎么你会做他的上司呢? 李老先生忍不住将存在心中已久的问题提出来问。
我是五年前去应征的,那时联邦政府水利部门有了小主管的空缺,就由我这少数民族占了,等维康兄读完书、毕了业、到纽约州去做了一阵事,,失了几次业再去申请时,只剩下资深工程师这个位子有缺。 阿俗理所当然地答道。
领的薪水各异,拿的遣散费也不同罢? 李老妈刺探地问。
那是自然。
         
既然天天在李家吃饭,阿俗也曾应李家不要求,示范印度人用手吃饭的民间艺术。
这才真是菜来伸手,饭来张口! 李老爸叹道。
阿俗,既然你的父母是印度来的移民,你怎么不回家与父母同住? 李老妈不得不往下追问。

,是我们家的利瓦伊康! ”老先生激动地大喊.
果然是他,且慢,且慢,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面孔黑黝黝, ...,很饿的样子.”老太太比较谨慎, 特地细看儿子身后有没有饿虎.
不像非裔黑人, ...。与康儿一样提了一只皮箱.” 老先生一面仔细观察,一面说
      
铁链链着的大门, 慢慢地开了一条细缝.
,你身后的人是谁? ” 老父问千里迢迢回来的儿子,且不忙开门.
爸爸, 放心罢,他是我的老板.” 饥肠碌碌的儿子用英语答道.
本来是老板,现在是朋友了.” 那黑面孔说的是美国式的印度英语.
      
既然同是亚洲人, 且自称是朋友, 加以又是提了皮箱跟在儿子身后,就算皮肤黑了一点,也可以当作我们的近邻族类了罢, 开了门只让儿子进门, 不让他进来,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所以那人也跟在儿子后面,进入公寓大门.
我饿得可以吃下一匹马, 两只大象....”那印度人说,放下行李, 两眼朝冰箱直视.
     
维康一个健步,抢过去打开冰箱, “怎么冰箱空空如也?... .” 儿子失望地说.
我们有五个月以前由台湾带来的方便面.” 李老太太擦着眼泪, 小半是为了黑旋风的母亲伤心, 大半是为了见到自已儿子由远方归来而快乐.
好了, 我请大家到中国餐馆打牙祭,大吃一顿中餐好吗?” 儿子带回来的那人说.
,他的名字叫阿俗, 比我小一岁, 本来是我的老板, 不过现在是朋友了, 他要请我们吃饭, 反正我们的口袋里装满了遣散费, 就一同去吃罢.” 儿子对老爸老妈说,同时, 又解释道, 阿俗是印度男子最常用的名字, 就像中国阿康一般普遍. 阿俗的,是台语发音.
       
拿了人家的手软,吃了人家的嘴软, 吃了阿俗一顿中餐, 这人就此住停下来, 三间卧室, 儿子一间,阿俗一间, 李家老夫妇一间, 如像天经地义一般.
怎么一回事? 你不是说过, 只要熬过三个月试用期, 就变成了联邦政府正式编制人员了吗? ” 李家老妈每天烧饭给四个人吃, 忍不住问儿子.
,三个月期满, 我当时的老板阿俗是给了我最高的考绩, 后来我是变成了正式员, 一点也没有错.”儿子答道.
        “
, 怎么不见你们上班呢? ”老爸也不服气起来.

 

 

 

 

 “在他工作的第四个月, 正逢联邦政府又发不出薪水,就将某些部门暂时关闭几天, 近几年来,这种事本来每年都会发生, 报纸上也详细登载过, 等联邦政府手头凑到钱, 那些部门又重新开张, 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了.” 阿俗用英语解释.
那你们过几天又会回去上班,不会老赖在这里?” 老妈恍然大悟, 试着用她老人家半瓶醋的英语说道.
不然, 这次柯林顿因为闹了绯闻, 急忙找个事体大刀阔斧整顿一下, 在我们回去上班三天之后,不知是谁建议将我们这水利研究部门取消, 可以裁掉一些人员, 节省联邦政府很多支出.” 阿俗将原委娓娓道来.
这次他们说做就做, 我们工作的整个部门都被开了刀, 全体人员都被炒了鱿鱼.” 利瓦伊康紧跟着说.
,覆巢之下, 焉有完卵.” 李老先生用中文叹道.
你们两个亚洲少数民族, 不能去告发他们种族歧视吗? ” 老太太福至心灵地建议道.
政府节省预算, 减少开支, 老百姓个个赞美,人人夸奖, 何况整个部门都关闭了, 又不是只裁我们两个亚洲人, 告谁种族歧视呢? 向谁告诉呢? ” 利瓦伊康问他的父母. “反正我们已经拿了遣散费.” 阿俗坦然笑道.
听说失业的人拿了遣散费之后, 还可以领失业金? ” 连这个都知道,可见李老妈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那是当然, 遣散费是原工作单位给的, 而失业金是失业保险单位的失业保险金, 两个不同单位发放的. 伯父、伯母有绿卞吗? ”阿俗问道.
, 上月才拿到.”李老先生急忙回答.
伯父、伯母既然有绿卞, 只要在六十五岁以上, 就可以去申请公家的医药健康保险,若拿的是中国政府的退休金, 在美国算作没有收入的老人, 还可以去联邦政府领取社会福利补助金呢!” 阿俗替他们出主意. “阿俗, 在我替父母申请绿卡时,上面有一条件, 要申请人保证五年之内, 他们不会成为美国人民的负担, 到目前为止, 他们才到新大陆五个月而已, 怎么行呢?” 利瓦伊康十分为难地说道.
那是申请时说的话, 此一时彼一时也,目前利瓦伊康失业, 你们俩位老人家应该立刻抓住机会, 向移民局说你们自己没有收入, 而现在你们的担保人也没有能力供养你们,这是申请补助最好的理由呀! ” 阿俗对他们指点迷津.

 

 

 

 

申请表上白纸黑字,印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五年为期。 利瓦伊康还是不相信。
法律是人订的,当然也可以由人修改,何况你我的失业是属于特殊状况,并不是我们的过失。 阿俗一再鼓励.
     
第二天,阿俗一马当先,领了将信将疑的李家父、母、子三人到移民局去,结果不但当天立刻就发出了他们的医药保险卡,批准了李家父母二人每人各得福到补助金四百八十美元,每人每月另加粮食券八十美元,且并不是由申清那天开始算,而是特别追溯到由儿子失业那天算起。
伯父、伯母,从今天起,只要您们不把台湾银行的钱拨到美国银行,你们领到的这种医药保险,不但政府保险代付全额医疗费用,连吃的药品都一概免费。 阿俗对李家三人解释道。
阿俗,你对移民条例很清楚呀! 自从父母每月多了一千美元以上的收入,利瓦伊康对他的旧上司更是佩服。
当然清楚!我的父母当初是由加拿大非法入美国国境的,生下了我这第一代印裔的美国人之后,父母亲才花大钱找律师,用照顾美国公民的名义,合法地留了下来,后来又千方百计成了合法移民,最后终于入了藉,成了美国藉的印度人,真正是过来人,对移民法怎么会不一清二楚呢?你以为由东方古老大国来的人民,这么简单吗? 阿俗很神气地回答。
原来你是土生土长的,难怪你说的英语带的美国腔调比印度腔调还重,在机关里做起事来比我吃得开,我的英语虽然也是很好,可惜带着外国腔。 利瓦伊康有点遗憾。
对了,你们俩人年龄相若,我家康康学位比你多,怎么你会做他的上司呢? 李老先生忍不住将存在心中已久的问题提出来问。
我是五年前去应征的,那时联邦政府水利部门有了小主管的空缺,就由我这少数民族占了,等维康兄读完书、毕了业、到纽约州去做了一阵事,,失了几次业再去申请时,只剩下资深工程师这个位子有缺。 阿俗理所当然地答道。
领的薪水各异,拿的遣散费也不同罢? 李老妈刺探地问。
那是自然。
         
既然天天在李家吃饭,阿俗也曾应李家不要求,示范印度人用手吃饭的民间艺术。
这才真是菜来伸手,饭来张口! 李老爸叹道。
阿俗,既然你的父母是印度来的移民,你怎么不回家与父母同住? 李老妈不得不往下追问。

 

 

 

 

 

我的父母已经退休,早已回到印度享福去了。 阿俗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回印度去?那边的治安、医药,...等等都比得上美国吗? 李家俩老一同吃惊地问。
那边生活费用十分便宜,他们的退休金及由美国领取的社会福利金由美国银行寄到当地去用,衣、食、住、行都可以很讲究,那边人工又便宜,可以拥有司机、厨师、男、女佣人,何必留在人工这么贵的美国呢? 阿俗说。
那我们... 老妈开口。
这是不同的,伯父母在美国没有工作过,不曾向美国纳过税,所以领的是生活补助金,离开美国领土就拿不到了。 阿俗知道李老妈要说什么,先把事情交代清楚。 
        
原来如此。
        
几天之后,阿俗觉得李老太太这种加了一点辣椒改良式江浙菜不够刺激,自己掏钱买了一罐极酸极辣的印度酸芒果酱,天天是它,顿顿是它,而且盘盘菜饭都要加它。
       
一天,李寓主客四人又一同用午餐,食客阿俗照例打开酸芒果酱的罐盖,将那印度酱用手拌在米饭之中,大啖特啖,全公寓就弥漫着辛辣的咖哩味,一直到李家老先生老太太午睡完毕,尚是余味绕梁,不绝不散。
阿俗是否就这么样在我家无休无止,天天住下去,无日无夜,顿顿吃下去吗? 午睡之后,李老妈照例要看连续剧,今天只看了一半就停了下来,乘两个年青人还在见周公之际,用中国话问那正在朗诵英语会话的李老爸。
看他指点我们去领社会保险补助金的份上,耽待一点罢,在我看,他已经静极思动,开始在打主意了! 李老爸安抚李老妈。
       
李家老爸说得一点也不错,这位年青的印度阿俗果然已经静极思动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