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 意外

夜色里的灵魂

                                                                       三十

                                                                      

 

        永平去年参加成人高考本科学习,报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在电大任课的经历让永平考的轻松学的放松,明年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了……在生活里能混得过去就行,只是为了生活好一些而拼尽全力是傻子,最佳的比例是留出最大的精力来做自己内心渴望的事,这才是没有被人群误导,以为所有人都在为金钱和地位而绞尽脑汁……生活需要应付,但不能失去自己……否则做的再好也只是匆匆路过这个世界而已,没有留下更多的价值,也没有发挥出人这个高级生命的智慧来……

永平逐渐地体会到在这社会里不能人云亦云,要敢于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哪怕这条路也许没有尽头,或者障碍重重……但,这就是乐趣,好比在茫茫草原或者原始山林探险闯荡一般,这过程本身不就是莫大的快乐吗?再说了,这要比真的在荒山野岭探险要强的多了,至少身体每天都是和常人一样存活着的……

且不说永平心里一直在琢磨这些常人从不涉及或者避之不及的事,单说永平怎么在日常生活里保持他认为必须达到的状态吧……

大牛入了学,保持着一贯的烂漫,却无法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能很快遵守学校的纪律,小田常被通知去学校,说大牛在课堂上很随意,有时掏出一个大苹果吃,有时站起来走一圈……写的字又大又歪斜的厉害,还时常缺胳膊少腿的,一个数字也写不规范……永平觉得这些老师耐心真成问题,这么小的孩子哪里就控制的那么好?就知道要守规矩?听说大牛的班主任就是个代课的小姑娘……永平没有办法,总不能找学校辩理吧?这孩子发育就是不一齐的,大牛没这个意识,说了也没什么感觉……永平买来一大堆小玻璃球,有空时陪大牛一起用筷子夹,这样可以训练大牛手上小肌肉……又买鸡毛毽子,大牛只能踢到一脚,用平用线系好让大牛一手提着再用脚去踢,这样可以训练大牛的眼脑手脚的配合……但好像效果不大,永平发现这大牛表面上很开朗活泼,其实内心缺少自信,很多事情都是被动状态,你不去提醒他就没感觉……

这是着急不得的事,永平只有耐住性子慢慢来,这事跟小田还说不清楚……好不容易到了周末,一家赶紧回自己的家,去街上浴室洗澡……洗好澡出来时顺便买点熟菜之类的带回来放松放松……常常是猪拱嘴加花生米海带丝一类的,这也算是周末调剂调剂生活了……

一周没看电视了,电视被冷落了一周都发脾气了,要开机好几分钟才露出清晰的脸……大牛无忧无虑地到自己的房间睡觉,永平终于有了些自由的空间……

早上起来都有点迟,太阳已经老高了……小田做了点早饭,大家吃完永平带大牛到操场上玩,小田要洗一大堆的衣服,平时住在那个人家的院子里,女房东很不高兴大家多用水,虽然大伙平摊的水费,可还是像用她个人的水一样……

大牛的思路很开阔,但很散漫,随时会冒出个想法,都是挨不着边的事……没有一个相对集中的东西,而且对操作性的程序没什么感觉,喜欢乱来……永平真是困惑,也感到无奈……其实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况,或者说很长时间里都这样,想的倒是挺多,可是太乱……自己这种情况不是自己的原因,大牛当然也不他自己的原因,但要适应这个社会啊……这个社会都大几千年下来了,很多东西都有了套路,新出生的人就得逐渐熟悉这些套路……也就缺少了原始的探索,或者说大家都往一个套路上靠拢集中就导致一部分人的不适应……人活着怎么这样难呢?!永平看着无邪的大牛在操场的草丛里捉蝗虫,心里充满无奈……

星期天的下午就要回到租住的地方,去早了也没事,小田建议在家早点吃晚饭,吃了饭再过去。

下午六点左右就吃了饭,一家三口上了电动小踏板就上了路。天色还没有暗下来,路过县城一家新开业的服装卖场时永平建议进去逛逛,如今住到城里了,小田的衣着看起来有些土,永平想着合适的话给小田买两件……女人要打扮一些,男人可以是颗树,女人得是朵花……即使不是鲜艳的花也要是朵淡雅的花,不然这个世界就太可怕了,小田也很开心可一逛一逛……

大牛在电梯上玩的开心,从一边上去从另一边下来……永平和小田在一楼的女装部没看到什么合适的,小田总是感觉不合适……小田建议上二楼男装部看看有没有适合永平的,两人乘电梯上去的时候大牛正在下……两人走下楼梯望大牛还没到底,永平看了看男上装,基本都是夹克式的,要不就是西装,都不怎么如数……永平让小田去望望大牛,怎么一直没看到……

小田慌乱的过来说大牛不见了!

永平心急如焚,四下找不见,人家都说没注意……这个卖场其实不算大的……永平赶紧出店门向着出租屋方向快步走上一截路,也不见人影,按理这么短的时间是不会走太远的呀!

真是令人疯狂!

小田在店里也四处找遍了,声音都嘶哑了,“大牛,大牛”地叫着,围观的人里有人出主意打电话到租住的地方看看,说不定孩子一个回去了呢!可没有那里别人家的号码,房东家的固定电话没人接!

怎么办?

报警吧,尽管报警也很难有什么好结果,可也真没什么办法了。可小田不同意报警,说我们先到租住的地方找找再说,如果真找不到即使报警也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大牛不会有事的,小田坚定地说。这孩子,真是莫名其妙,怎么这么一转眼就不见了……永平难受极了,早知道会这样就把大牛一直拉在身边,可大牛哪里愿意被老实地拉着呢?这是个无法安静的孩子,活泼的过了头……如果他什么时候真能静下心来面对一切的话,那一定是有成就的……问题就在他成熟之前不能出问题,这就像一些晚熟品种的植物一样,这样的人要么没有任何结果,一旦有结果就是超出常人的……

 

 

 

 

                                                                       0一四年八月十八日十六点零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生活需要应付,但不能失去自己……否则做的再好也只是匆匆路过这个世界而已,木桐总结得太清新了。但愿大牛没出什么事,平安地找到,大牛虽然是个男孩,看样子还算听话。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孩子的成长也是永平的大心事。

 
梅子的头像
 #

做人难,为人父母更不易。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孩子不好带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