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02)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02

      拖著四大件行李,坐了黑黑暗暗的電梯,終於到了一個公寓門口停下

      紐約州的水利工程師不是年薪五、六萬嗎?怎麼老媽吃驚地問。
        “
那是有工作時水利工程師的年薪,可惜紐約州州政府經費減少,被裁員以後的工程師,每周只有三百元的失業保險金,當然要精打細算,而且失業金只能領五十二周,過期還找不到事,能搬到哈林黑人區已經算幸運的了。正在一層一層開鎖扯鐵鏈的兒子,輕描淡寫地說。
        “
住黑人區?那多可怕!老媽嚇壞了。
        “
媽,此一時彼一時也,等我們比他們窮,要動他們的腦筋的時候,那就該輪到他們怕我們了! 兒子突然洋洋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
         “
房子好壞不重要,一家人團圓才是最要緊 李老先生比較看得開。
         “
呀,怎麼一片漆黑? 可是他老人家大氣度的話才說了一半,突然半途停住,原來是發現兒子住的公寓非常奇怪,好像李維康的笑聲,一直通到很遠很深之處似的。
         “
非常容易,右手邊就是電燈開關,向上一推就行了! 李維康身体挺拔高瘦,身子年輕敏捷,帥帥地跨出一大步,就將電燈打開了。
         “
奇怪,怎麼開了燈也是昏昏黃黃的,好像入了夢境一般? 老媽雙手扶著牆走路。
         “
是呀,所以這座公寓就叫做夢幻仙居呀! 多年來隻身出來闖天下的獨子,凡事變得非常之達觀。
       
這座仙居真的不似凡間之屋,整個公寓是非常狹長的一條,倒好像齊天大聖孫悟空的尾巴變成的,也就是說,一進大門就看見的那間是客廳,第二間是飯廳,緊跟著的廚房,廁所、浴室,因為要用水管的關係,連接在一齊。三間臥室,一間接一間,全在後面,排成長長的一排。
       “
這個,老媽說。
       “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呀。兒子說。
      “
這個公寓有三間臥室,足夠我們一家三人住了。 老媽連忙用強裝出來的聲音說道。
      “
給爸爸媽媽兩人暫住,一定夠大了。兒子說。
      “
那你呢? 老父老母兩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
我麼?我後天啟程到肯塔基去。 兒子說,看來他沒有說謊,因為客廳裡有一隻打理好的箱子,一看就知是要出遠門用的,擺在父母龐大眾多的行李旁邊,看起來十分渺小孤單。

       怎麼一回事?我們才到李老先生勃然大怒。
       “
老爸先不要忙生氣,我今天早上才接到通知,聯邦政府水利工程部缺一個高學歷,資格深的水利工程師,這個位置好像是替我量身定制一般,所以後天走馬上任到肯塔基州去報到。 兒子將手中拿的一張印滿了英文字的紙,揚了一揚。
       “
那何不全家一齊去呢?你的日常生活才有人照顧呀! 母親舍不得才見面的兒子又要離開。
       “
媽,這個工作的規矩,初上任的三個月是試用期,沒有醫藥保險,沒有正式名額,要等熬過試用的三個月,才算正式員工,那時當然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否則,回頭萬一需要住的地方怎麼辦?要找這麼便宜的公寓,并不是只靠努力就行,還要靠運氣呢!
      
既然李維康如此說,人地生疏、言語不通的父母那里能有什麼異議呢?
      
兒子到底是自已的,李維康不僅一一示範公寓內冷、熱氣如何開關, 煤氣爐、電器鍋如何使用等等,第二天還親自帶領了老父、老母去坐第七號地下鐵.
        “
只要坐第七號地下鐵就可以到法拉盛的華人區, 那裡的治安比布朗克區好, 我今天帶你們去一次, 以後你們自己可以常常去. 兒子正在一面解釋,一面站在地下鐵的的售票處排隊. 站在他們前面的是倆位老人家.
        “
怎麼, 他們怎麼還買紙質車票? 未免太落伍了罷? 老媽大驚小怪地問.
        “
他們買的是老人半票.兒子解釋.
        “
難怪要他們出示年齡証明.老爸恍然大悟.
       
前面兩位老人家買好了兩張半票,將之一一投入入口處, 有人慢吞吞地踱過來,再查了一下他們的年齡,將入口處的鐵柵鬆開讓他們進去。

         "我們也可以買半票嗎?"李老媽問。

          "等將來有了居留權再說罷,今天爸爸媽媽只得買全票。" 兒子買了三張全票,他們由全票入口處進入, 一行三人就此進入聞名世界的紐約地下鐵路.
        “
怎麼還用這麼古舊的辦法賣票, 我們台北的捷運車票就是像信用卡一般的電腦卞片呢! 老太太很得意地說.
        “
所以, 紐約的觀光事業, 又多了一個古跡作為賣點.”兒子說.
        “
多了一個什麼古跡? 李家老爸信以為真,連忙問道.
        “
古舊的地下鐵道.李維康笑睞眯地開著玩笑.
        “
紐約的地下鐵似乎并不如傳說的那麼航髒不堪. 李老太太東張西望.
        “
比上不足, 比下有餘, 雖然比不上台北的捷運乾淨新式, 但比起印度、印尼等國家的交通工具來, 紐約的地下鐵還算很不錯的了.李維康答道.

       “你怎麼知道?難道你去過嗎? 老媽好奇地問.
       “
當然去過,每次失業都出國去逛地一逛, 按手頭錢數的多少來決定路程的遠近. 李維康很得意地說.
       “
什麼! 你倒底失過幾次業? 老媽吃了一惊.
       “
誰去數它! 第一次失業心中很是難過, 后來就懂得利用失業的各種好處了! 兒子的態度十分泰然.
      
出了地下鐵, 因為眼睛不習慣街上嘩嘩的太陽光, 李家父母、子三人都暫時睞起眼睛.
       “
緬街! 據說是發達盛第一大街. 過了一下, 已經适應了地上光線的李老先生抬頭讀著街名.
       “
這麼多中國人和中國商店,, 到處都是中國字! 李老太太很高興地東張西望.
       “
, 聽說發達盛以前是個非常敗落的地區, 近年來很多亞洲人,印度、日本、韓國人都搬了過來, 尤其是由香港、台灣來的華人都聚集在這裡,目前已經開發得十分繁榮,被稱為紐約的第二個中國城了, 商店、街道都比原中國城新,在這裡不必懂英語, 只要會國語及台語就可以行得通, 甚至連考駕駛執照都有中文的考題呢. 他們沿著街走,兒子邊走邊解說.
       “
這麼說, 那另外還有一個真正的古中國城了? 李老先生問.
       “
真正的古中國城在曼哈頓, 那裡聚集的大部分是早年由廣東來的老華僑,因為距我的住處比較遠,而且要轉車, 所以我很少去.兒子說.
       “
,, 前面這座鋼筋水泥的大廈, 因為玻璃門窗干淨整齊, 陽台上花木扶疏, 加以小小的停車場排列得錯落有致, 比有些台北的瓷磚砌的花園洋房還要有品味些呢. 老媽抬頭指指點點.
       “
我有一位姓高的同鄉退休以後, 就与他的太太搬到美國紐約市, 說是住在緬街一幢十分華麗的大廈裡面, 還寄給我一張美侖美煥的照片, 好像明信片一般風光, 不知是不是這一幢. 李老爸想起一件事.
       “
回家翻看舊照片薄就知道了, ,,辦公室那邊還有一個穿了制服的治安人員., 老媽看得眯起了眼晴.

他們李家三位土包子正在一旁打量時, 由大廈裡面走出幾位衣著光鮮、狀至愉快的老先生、老太太。
        “牡丹亭的麵食很有一套. ”一位穿了西服打了領帶的老先生說.

 

        “東云閣不但菜好, 還負責停車.” 一位戴了珠寶,足登半高跟鞋的老太太提出事實.
        “新開銀翼的江浙菜比臺北的銀翼還道地. ” 說話的老先生戴了一副金絲眼鏡, 一面走路, 一面晃著手中的司提克,一幅西洋古典紳士的派頭.
       他們正在旁若無人地用中國國語高聲地交談.
        “這幢華廈可能就是高總經理他們住的那幢, 高大亨帶了年輕太太由銀行總經理職位退休, 口袋當然麥克麥克囉. ” 一旁的老媽評道.
        臨出門前這一趟, 不但買了不少中國食物, 兒子還替老爸買了好幾種英語入門,書本、唱機、磁帶一樣不缺, 又代老媽付了訂五佰卷台灣影片、電視劇的錢.
        兒子一去就是五個月.
        曾經寄了一張明信片回來, 明信片上沒有寄信地址,所以父母無法回信給他. 三個月底時, 曾經由辦公室打了一個電話回來, 做父母的當然不敢問辦公室的電話號碼.
        “好在已經熬過試用期, 大概已經否極泰來了, ….”做父母的猜測道, 擦著額頭上的汗珠, 慶幸地互相安慰著.   
        李老先生每天拼命讀英語, 李老太太則日夜涕淚漣漣地觀看中文連續劇的錄影帶.
        “蒙台、吐絲台、溫絲台、壽司台、法拉台、殺頭臺,喪台.”老先生搖頭擺尾,念念有詞.
         黑旋風在外地找到了一個安身立命之處,特地回鄉, 背著瞎了眼的老母到梁山泊的途中, 為了找水給老母喝, 反而讓餓虎將老娘吃掉了! 李老太太看得心酸,眼睛哭得又紅又腫.
        鈴、鈴、鈴
 
        五個月沒有動靜的門鈴居然響了起來.
        閉門家中坐的李家兩老驚疑不定地互相看了一眼,還是老先生膽大,放下書, 站起身來,走到門邊, 將一隻眼睛湊到門上的電眼上去張望了一下.

分类: 

评论

呢喃的头像
 #

跟读!问好!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

 
海云的头像
 #

现在的中国大陆移民,有相似也有不同。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嗎?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