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01)

移民家庭纽约洋过招(01)

        当初,在台北教书的李老先生夫妇尚未退休,与他们在美国的独子利瓦伊康倒是常常互相通讯的。
维康,上封邮件中提到的事,你仔细考虑过了吧? 在长途电话里,李老先生不放心地问他住在美国纽约的儿子利瓦伊康。   
老爸,你一个星期要写上二、三封水运平信,每半个月要写一封航空信,爸爸指的是那一封呢? 儿子维康问。
就是提到张大姐的那封啦! 李老先生不假思索地回答。
爸爸,谁是张大姐? 维康连忙问道。
张大姐是我们学校一位教英语的同事张老师的大女儿,你小的时候,她常常牵了你的小手在巷口小子店买糖吃。 爸爸提醒儿子,儿子的爸爸在台北工专做副教授,教数学。
唔,有这会事吗?难怪我的蛀牙近来老是疼痛作怪,原来是小时糖吃得太多! 做儿子的突然幌然大悟。
上个月张爸爸、张妈妈已经被大女儿、大女婿接到美国去含饴弄孙,照顾小外孙与小外孙女去了,上周收到他们由美国密执安州寄来的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 老先生只得点明说。
可是,老爸,我目前还是单身,老婆还没有影子,您与老妈两人暂时还没有孙子可以照顾呀! 儿子无可奈何地说道

 

儿子,你的老妈正站在我旁边硬扯电话线,急着要跟你讲话,再不让她老人家发言,电话线就要被她扯断啦! 做丈夫的似乎招架不住,要远在天边的儿子帮忙了。
康康,我的心肝宝贝好儿子呀,这是你在台北的老妈跟你讲话呵。 老妈的大嗓门,通过越洋的国际电话,更显得中气充沛。
唔,老妈您好! 儿子答道。
康康,你记得王家驹吗?就是我们搬到台北以前在嘉义时的邻居王伯伯的儿子!个子矮矮的,身子胖胖的,你还记得罢? 老娘大声地问儿子。
王伯伯?。他们家似乎有好几个儿子呵,好像都是矮矮胖胖的,是哪一个呢?跟我熟不熟? 李家的独生子问道。
好像是第六或第七个,跟你嘛,不怎么熟,你是实验升学班的,他是放牛班的,唔,大慨比你大十岁左右,廾年前跳船到美国去的,在美国开了好几家餐馆,目前在新泽西州也开了分店。 老妈不亏是九年制国民学校的老师,不但说起话来头头是道,记性尤其是好。
唔,我没有开中国餐馆,不过因为单身一人,懒得烧饭,有时也去买点外卖,常常干脆就在餐馆内堂吃算了,所以严格说起来,跟中国餐馆还是有点直接关系的。 儿子一口承认。
那个王家驹,前一阵子将父母接往美国,到他在新泽西州开的那家餐馆帮忙去了! 老母亲很羡慕地说。
帮忙?去洗碗还是端盘子呢? 儿子问。
你们都在美国,怎么不知道呢? 老妈不高兴了。
妈,我原先在纽约州的水利局工作,新泽西州与纽约州是两个不同的州,比中国大陆两个相邻的省份,还有些距离的呀! 儿子答道。
维康,我的儿呀,你替我们办的绿卞,办得如何了?
在法庭宣誓的时候,我举的是右手,而左手早就拿了两份申请表,一知道自己公民的号码,来不及吃午饭,立刻就将表格填好挂号寄到移民局去申请了,一定不成问题的,老妈放心罢!
        
因为经常通这样的电话,花了俩老不少新台币。

康康,我的乖儿子,时间愈来愈急促了呀! 过了一、二年,做母亲的在电话里发出警报。
急促?为什么时间急促? 儿子照例用他最利害的一招,就是把父母说的话变成问话来回答。
你爸爸再过不多久,就要六十五岁,非退休不可了! 老妈的口气非常紧张。
退休,不是不必工作,生活轻松了吗?为什么老妈的口气,似乎很紧张呢? 儿子又问。
有办法的人都移民到美国去了,只有我们退休了还留在台北,不是没有出息,让人家看不起吗? 老妈很绝望地说。
六十五岁不是公定的退休年龄吗?为什么看不起呢? 儿子再问。
康康,现在台北物价高涨,生活费贵得离谱,房价也贵得惊人! 老妈积级地夸张着俩老非去美国的理由。
哦,贵吗?退休金在台北不够用吗?〞
我们俩的退休个每月个起来有十余万新台币,由工作单位直接寄入我们存在台湾的私入账户,我们目前住的是公家卖给我们公教人员拥有的私人房产,房价也值六佰万元新台币。 老妈说。        
妈,那合美金是多少呢?
每月大概可以领三仟左右美元退休金,对美国来说,台湾是外国,我们在外国的年收入在七万以下,是不必向美国政府报税的。房子按市价可以卖得二、三十万美金,在台湾卖掉,也是不必向美国国税局报账的。 老妈不但头脑清楚,消息更是灵通。
那比我好多了,我拿的失业金每个月才一仟两佰美元,幸好我搬到纽约市的布朗克区住,三间卧室外加饭厅、客厅、浴室、厕所每个月才二百五十元,哈哈,半吊子两佰伍! 利瓦伊康在电话里笑了起来,他的苏北藉的母亲,曾经告诉过他苏北话二百五就是半吊子的意思。一个人不中不西,也是个半吊子。
什么?三间卧室外加饭厅、客厅、浴室、厕所,房租每月才二百五十美元?这么便宜!有没有搞错哦? 老爸也吃惊了!

       既然儿子住的公寓,光卧室就有三间之多,供给李家父、母、子三人来住,一定足足有余,所以俩老十分积极地将台北的房子卖掉,卖掉之前再三在电话中向儿子探听口气,肯定了利瓦伊康并没有反对老父、老母搬到纽约州退休的意思,两位老人家终于将卖房子的巨资以及每日有三仟元左右美元的退休收入完全存入银行,欣然就道。
      
到的那一天,儿子到飞机场去迎接老父老母。
       “
张老师说,用观光护照办手续比较方便,入了境再换签证是非常容易的。 老妈十二分内行。
       “
向老板请了假来接我们吗? 做父亲的非常满意地问儿子。
       “
不用请假,目前没有老板,也可以说我自己就是老板。 利瓦伊康很得意地对久违了的父母说。
        
离家多年的儿子利瓦伊康用极其流利的英浯替父母叫了一辆特大号的出租车。
         “
四大件行李,得用特大号的出租车来装,都是些什么金银财宝呢? 儿子笑嘻嘻地问道。
         “
有你小时小嘴吮吸的橡皮奶嘴,小屁股穿的开裆裤,小脚穿的木屐,... 做母亲的充满了甜蜜的回忆。
         “
美国果然是现今世界第一大国,人间天堂,看,这些建筑实在雄伟,街通如此整齐,商店真是华丽呀! 做父亲的由车窗朝外望,十分满意地说,一面在车内换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坐姿。
          “
爸爸,这是曼哈顿,全世界最精华的地区啊! 儿子指指点点告诉父亲。
          “
呀,树木如此的浓绿,池水这般清翠,跑道真是干净,纽约果然名不虚传! 老母亲只有惊叹的份儿。
 “
妈,我们正穿过中央公园,这座公园是以风景著名的呀。 儿子很得意地回答。
          “
这出租车怎么一回事?何以带我们到这种地方来?房子愈来愈破烂,街道也愈来愈肮脏呢? 李家老夫妇十分诧异地问。
             “
这就快要进入我住的布朗克区了。 儿子宣布。

 

 

分类: 

评论

呢喃的头像
 #

笔耕不辍,又一部小说连载,向您学习呀!

 
余國英的头像
 #

大家一同努力!

 
海云的头像
 #

纽约移民生活,一定好看。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Amoy的头像
 #

刚从台北回来,读国英姐的小说更感亲切!

 
余國英的头像
 #

我十一月也要到台北去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