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二十九 修炼

夜色里的灵魂
                                   

                                                  二十九
                                                  修 炼


        大牛入了学,这就算了一个心事。永平如今成了走教的了,一天四次跑,单程跑起来也要半个多小时,这都是为了大牛的成长,心甘情愿……学校领导找永平谈话,希望能做一个班主任,如今找一个踏实的班主任是越来越难了,大家都不愿意做,费心劳神的还没什么油水……永平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这平日里还好,可晚坐班早出操真要人命了,一周里至少两个晚坐班,这就意味着要么在学校食堂吃点不如素的饭,要么到街上买点什么吃……到了九点才结束,开着电动小踏板提心吊胆地行驶在黑暗的路上,这郊区是没有路灯的,不,是有的,只是多少年不亮了……到城区稍好些,可车辆也随之增多……早出操就是要在五点半的时候到学校,检查学生宿舍督促起床出操,出操完毕再到食堂喝有些怪味的稀饭……
        原来住在校园里倒还没什么,如今困难了很多,但这话如何说得出口?永平既然说不出口就得硬撑着……有一天夜里,永平下了晚自习又到宿舍转了转,了解了解住校生的实际情况,鼓励学生几句,结果出校门时只有孤家寡人了——别的老师都走光了,这电动小踏板的灯光不够明亮,永平晚上视力比白天差的多,基本看不清什么,只能大着胆子向前,没有什么明显的物体出现就凭着感觉向前……突然就摔倒了!等明白过来时永平才发现自己好像是摔在沙堆上,慌乱中爬起来一看,车头已经有一半撞进沙堆里了……哪来的这沙堆?白天的时候还没有……夜风刮过树梢吹起模糊的口哨,零散的星星在遥远的空中显示冷漠的微亮……永平孤独地用力把电动小踏板拉出沙堆,提起龙头轻轻磕磕车轮上的沙,再扑扑自己身上的沙……好在车子没什么问题,还能骑……永平带着一缕悲凉骑上小踏板继续在夜色里茫然向前。
        眼看就要过桥进入县城繁华的中心了,过了这个中心很快就会到了,心开始感觉到了一点温度……“咔嚓!”永平瞬间趴在了坚硬的路面上,手臂火辣辣一阵疼痛……永平艰难地爬了起来,车子躺在自己的身后,原来这路面被挖了方坑,可能是要修补路面的,自己一头冲了进来,人被甩到了车子前面……永平的腿在颤抖,楞楞地站着一时没有了感觉……有人在朦胧中走过,飘过来一句话:“幸亏后面没车子,这修路也不设个标志,唉……”永平好容易回过神来,吃力地把车子扶起,龙头已经歪了……双腿夹住前轮,用力正了正龙头,继续骑吧,还能怎么着?
        永平麻木地骑着电动小踏板,到了巷口下车推着……小田和大牛都睡了,小院子里也一片安静……永平用水洗了洗脸,把右手臂破了皮的地方稍稍擦了擦……脱下脏了的衣裤,小心地躺到小田边上,在一团漆黑里迟迟睡不着……都说人生艰难,艰难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个体身上,呈现了不同的面目,但这不同的面目却又如此的相同……谁说这和平的年代就是幸福的?谁又能说这改革开放了的时代就是幸福的?幸福究竟是什么样子?希望大牛的将来不再受这样的苦,也许到那时人的素质会普遍低大幅度提高……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醒来时小田已经起床了……小田发现永平换下的衣服沾满泥土,还有几处磨破了……永平强作镇静,安慰小田没事。
        吃完早饭,永平顺便把大牛带到学校,大牛走进校门回过头来说:“爸爸,再见!”永平笑着说:“大牛再见!”大牛蹦着走远了,永平心满意足地扭动手把向单位赶去……
        电大现在招生不景气了,需要大专学历的越来越少,据说上级正在考虑招收本科学员,不久的将来小学老师都要达到大专学历以上,中学要本科以上……这电大教育和成人自考教育以及其他几个渠道的教育要担负起在职人员的学历提高的任务,达不到学历要求的人员评不了职称,职称的评定直接影响到收入……永平都工作近十年了,应该要评一级了……就这一级也不是好评的,前两年学校里有几个老师争夺这一级的名额,都打起来了,有的都闹到了县局……太不规矩了,如果有人从中作埂的话,简直比登天还难……对绝大多数人来讲,这一级就是到了头,中学高级那叫一个难,学校里有文革前的本科生,也只是一级,还有八十年代初的本科生也只是一级……都是评委说了算,还要考英语……
        哪里有什么前途,按照这样的路子走,最好的到退休前弄个高级……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那能混的能脸厚装蒜的也许弄个什么长什么局干干,弄点吃吃喝喝,人五人六的坐在主席台上讲些不着边的空话……这人间里美好的东西实在太少,一眼望过去乌黑一片,实在难以找到一根有亮色的羽毛……真叫人难以打起精神来。
        如果不是为这个家,为了大牛,真想放弃这份工作,出去闯一闯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总之是活着,实在不行换可以去大山里支教,或者去边疆,倒也领略一些异地风情……永平竭力安稳着自己,真担心有一天会失控,人无压力轻飘飘,如果不是那一份责任在,做什么事不可以……孙悟空没有紧箍咒就是齐天大圣,带着紧箍咒就成了取经路上的行者……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向着良善,没有良善之念就是魔鬼……可真是不容易啊,修炼不仅是忍受,还要进发……保持与大众一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结果,再想稍进半步就要付出数倍的努力……没有结果之前还要被质疑被讥讽被漠视,可结果什么时候来是不可控制的,也许,绝大多数的可能就是没有结果……
        永平也搞不清自己究竟追求的是什么,只能是在坚持着普通而又坎坷的生活的同时不放弃,不放弃思考也不放弃多读书,电大的教材正好填补了永平的精神的需求,永平越来越觉得这电大的到来简直就是命中注定,注定自己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这方方面面的知识……如果不是教学的需要,可能很难集中地较为深入地看这些有些令人望而生畏的大部头的基础教材,这些书籍虽然不够生动有趣,却是非常重要的基石,如同生日蛋糕的底基部分,没有这个部分光有奶油是成不了型的……


  

 

 


                                                                          二0一四年八月十七日十六点二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入流”不易,也不能太标新立异,做人难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想做一个有自我的社会人是很难的。

 
蝉衣草的头像
 #

一家之主又是赚钱的主角的永平,真是辛苦不堪,好在有了电大的再教育的利好消息,希望永平能够通过电大的文凭取得今后工作的更多主动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永平一直兼电大的课程,应该算是电大的老师,最后一段的感慨是出于永平钻研电大教材这些年的收获而言的。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写得很细腻,耐看。国内的街道真是不怎安全,堆沙,挖坑的。俺们这儿要是这样,市政府就要赔钱啦,没有圈住地坑,有人摔倒了会告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我要描述这些,国内现在还稍好一些,在文中永平的那个时代就是那样的,有人因此而伤命,安全意识很差……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