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二十四 病毒

夜色里的灵魂
                                二十四
                                病 毒

    没几天就是春节了,扶贫组长又带着永平和小季,带着上次就预留的资金购买的面粉白糖色拉油什么的前往那个帮扶的小村子……安排走访了几家,其余的物品也有了相应的去处,组长那离这不远的老家也来了两人拿了一点回去……
 
    扶贫的事总算过去了,不知道其他的组情况怎么样,反正也没听到有什么令人振奋的消息……这社会就这样不死不活的,整天都做着没有结果的事,还需要假装一脸的真诚一脸的积极……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有必要这样吗?为什么活着就不能做点真实的事呢?这怪谁呀……
 
    这一年来的总总令永平越发感到现实的无奈和缓慢,简直是停滞的,可一回首的时候却发现世界已经改变了很多……原来自己的圈子是缓慢的,而其他的地方却在大步向前……这是一令人沮丧的发现,这个发现也让永平难以平息……永平在自己所能触及的范围尽力发挥着,不是上课就是组织学生活动,不是积极参与上级的各种任务就是自行搞一些特色……既然无所求倒也省心,尽力去做就是了,谁管他是什么结果,没有评价也无所谓,只是实现自己的价值而已……其实永平知道做这些不起眼的事也没多大的价值,但总归是做了点事,总比那看似聪明的大搞人际关系的小人行径要好的多,起码自己是知道自己的,至于别人,别人都是麻雀又怎么能理解鸿鹄的感受?麻雀一群来一群去的,得到一点屑皮什么的就很开心了……它又怎么了解远方有风景?
 
    就在永平自己鼓励自己奋力充实自己的时候,单身时一个宿舍的也早一个个成家了,有的安老本分地过着日子,有的发下宏愿要在多少年内发财,因而神兮兮地到处推销安利产品,整天夹着个包,寻找猎物似的两眼带光东跑西溜……
 
    大牛已经上幼儿园大班了,小家伙在幼儿园里玩的快活,回到家也精神十足……永平暗中猜想人生就这样琐碎而平庸地一天天过去,什么理想什么追求大概是再难有机会出现了,自己目前最大的责任就要把大牛培养好,至少将来是不后悔的……只要大牛成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也就很不错了,这小子的条件比起当年的自己可真是一天一地呀……
 
    最近电视的新闻里国际上很不安稳,美国总是在威胁伊拉克,说是要进行军事打击……中国罕见地在以往弃权地情况下口头表示反对……联合国根本不起作用……真叫人受不了,这人类总是很混蛋……这日子跟自己平常的生活也差不离,至少心理状态是有相似之处的,很多人西装革履的又能怎么样?一样在这些局面前不起作用!看来这个世界很虚伪,也很脆弱……这霸权没人能治了,还腆着脸到处树立什么形象……真是可笑……
 
    最后警告的日子就是明天,明天上午没课……永平决定守在电视前关注整个事情的发展,最好是最后关头取消行动……毕竟,世界不动武已经有些年了……
 
    小田带孩子出去玩了,永平打开电视,关注着前方记者的报道……越来越接近那个敏感的时刻了,老萨很自信……

    突然,电视自动关机了!
 
    是停电!怎么赶这么个时刻?!
 
    永平几步跨到院子外,看到有两名电工爬在电线杆上……陆续出来几个人,都在看新闻的,断了电……电工解释耽误一个小时左右……真是的,你这一耽误的功夫人家的国家都没了……大家聚在一起没办法,只好还是打牌,一边打一边议论这多管闲事的国家……老萨不知能挡住多少……
 
    等来电的时候,已经报道伊方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真叫人失望……
 
    这是怎样的世界?大家都是在强权的夹缝里存在……从个体到群体……这是野蛮的世界,只是如今的野蛮已经换上了挺括的衣服……一向不那么强势的,甚至还软弱的国家,如今也换上了新的一批领导……会怎么样呢?也不好到哪里,情况就这样……
 
    星期一刚刚上班,就接到开会通知,要求对全体学生实行体温测量汇报制……SAS病毒已经从南方向全国蔓延……永平还兼着一个班主任,重点查防走读生……教室要消毒,要带学生喝食堂熬制的板蓝根……人心惶惶的,似乎真的是末日就要到了……永平还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是怎么了?
 
    学校花大价钱做了几套白布做成的从头套到脚的所谓防毒衣,正好是永平这一值班组值班的时候组织演习……永平在值班室临时改作的指挥所里迅速穿好这白布套,脚上穿水靴……还有个主任竟然把靴子左右搞错了……
 
    一路小跑着奔向指定的班级……校园里很多师生在观望,这白色的怪物只能看到两只眼,都不知道是谁……
 
    大牛的幼儿园已经停课了,新闻里不断传来令人揪心的报道……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这是人类第一次遇到的新变种……
 
    有个在北京工作的人,回到小城却不能回家,站在路口远远地和妻子孩子相望……有的是偷着跑出来的,到处在要求严防死守……真是太脆弱了,现代人的能力值得怀疑……大家都沉浸在一种茫然的恐慌里……不知道这将是一场怎样的结果,会延续多久……
 
    路人都是带着口罩,一向不起眼的白口罩一下子火红了起来,出现一些卡通图案的口罩,还出现像猪嘴的拱型口罩……一天两统计,要求零汇报……不敢出现咳嗽,不然就可能被隔离……太可怕了,流言很多,都增加着大家的恐惧……每天都看新闻……终于有个南方的专家以自己的血清培养出了疫苗……
 
    小田在家把很多能洗能擦的都反复清洗,大牛也很懂事地勤洗手……一家人能平安地生活是多么的幸福啊,那战火连绵的地方……那被病毒感染的,甚至是疑似感染的……人的存在其实没那么多要求啊,却往往在被逼到绝境上时才明白一点点,平时不知忘哪里去了……
 





 
                                               二0一四年八月五日十七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我觉得那次有点儿反应过度了,其实没有那么可怕。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心里脆弱感就暴露了,也反映出政府部门的决策水平与能力的概念化。

 
蝉衣草的头像
 #

十年前的事情,那时候还真是多事之秋,SAS 伊拉克 特别是SAS 让老百姓觉得如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回过头来看没什么感觉,可当时那动静太大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是一篇反映社会发展变迁的记实性小说, 虽然人物的名称是虚拟的, 但可以看出故事的真实性。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现实主义范畴的,这一段时期的巨变是值得书写与思考的,我们不能停留在时代的后面,要向前看向前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