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与范德比尔特先生的一段短暂的缘份 中

我顺利地拿到签证,在开学前一个多月来到夏威夷。我只身一人前往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其实那会儿一点儿都不浪漫,心里满是忐忑,因为囊中羞涩,身上只有一百多美金。想利用那开学前的一个月打工赚钱。我很幸运,很快找到工作并赚到几百块钱。(见我的旧文:再回首 一 初到夏威夷

一个月后,开学了,我手里的几百块钱交掉房租再买点食物,就所剩无几了。我读的是私立的大学,一个学期的学费就是两千多美金,怎么办?黔驴技穷之际,就发了两封信,一份给比我早一年去了加拿大留学的表哥,一封给了担保人阿尔弗莱德。信很短也很明了,意思就是我没钱付两千块的学费,因为手里只有两百块钱。 我不好意思直接说要借钱,完全一副我就这惨样,你们看着办吧的嘴脸。这辈子都没跟人借过钱,这口真不好开。

很快,阿尔弗莱德就寄来了四千多块钱,说是给我一年的学费,收到钱我惭愧也感动,他什么都没说,就一张支票,好像早已等着我这出似的,也没说要我还。没过两天,我亲爱的表哥也把他省吃俭用省下来的奖学金全部寄给了我,也有两千多块,我从一个只有两百多块的穷光蛋一下子变成拥有近七千块钱的小富婆了!那个年月,柒千美金换算成人民币,一下子我就成了“万元户”了!

做了几分钟的小富婆,我就决定把四千块钱的美金给阿尔弗莱德寄回去,因为论亲密感,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比较亲近,用他的钱我比较心安。退钱回去的时候我提到我的表哥给我寄来了学费,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谢谢他出手相救,我衷心感谢。一年后,我打工存了两千多块,把表哥的钱也还了。 (对不起,表哥,又提到你了!如果你读到这篇文章,请你原谅,我又提了你一回,实在是你的这个忙帮得太大了,我不得不铭记终身!)

以后,我每年的圣诞节前后,几乎都会给阿尔弗莱德打电话问候,祝他圣诞快乐!但他在东部的纽约,我在太平洋中的夏威夷,后来虽然转学到内华达,还是属于西部,离他十万八千里,所以一直也就是节日电话问候而已。

上大学期间,我有一个美国的室友,他喜欢看一档子电视节目叫Family Feud, 有点类似百科测验题,两个家庭对垒抢答题。我受影响也喜欢上这个节目,有一天,节目里的一题问答题是:请说出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四大家族,我才知道范德比尔特家族与肯尼迪家族和两外两个家族并列为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家族之一!我告诉我的室友我的美国担保人就是那个叫范德比尔特的人,他惊讶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晓得问我:“那你干吗还在这里读书?”我说:“我之所以能在这里读书,是因为他做了我的担保人,但是,他再富有再大的名气,跟我又有什么相干呢?”我的室友感叹我是个“good  girl! (好女孩)”,惹得我哈哈大笑!

我大学毕业工作了,申请到一张American Express 的信用卡,信用卡公司给我两张九十九块美金的便宜机票,可以飞美国境内的任何地方,我就买了两张机票,与当时我的男朋友一起第一次从旧金山飞往纽约去游玩。

在纽约的其中一天,我想前往探往在纽约长岛的阿尔弗莱德,我男朋友的好友开车送我们去我提供的范德毕尔特家族在长岛的家址,他也纳闷:怎么没有门牌号码呢?

车子开在那条没有门牌号码的路上,我们才明白,那是一条两边都是树木的林荫私家道,完全没有任何人家,那条道路一直开到底,就是他家的住宅。

房子很大,但是很冷清,老先生一个人出来迎接我们,他的儿女有住在加州的有住纽约市的,没有人跟他在一起,平常他一个人住,还有就是佣人。

我开玩笑地对他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你那么有名呢?好像所有的美国人都知道你!”他哈哈大笑,指着他家家庭图书馆墙上的一幅油画说:“我不出名的,是他出名!那是我曾祖父!”

Alfred Gwynne Vanderbilt II

我和他在他家的书房1991年

完成了我的心愿:当面谢过老先生我的美国担保人!我再回到加州,工作、结婚、生子一路忙碌,忙着忙着岁月就过去了,等有一天再想起,给老先生打电话,电话没人接了。我也就再没打过去。

儿子长到十二三岁,有一天他的课本翻开来摊在桌上,我随便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一段有关阿尔弗莱德的介绍,还有一张他的照片。我愣在那里半天,跟儿子提起我最初来到这个国家前的那段奇遇,儿子上网搜索更多有关范德比尔特家族的情况,告诉我:“妈妈,你知不知道,他去世了!”我赶紧去看那些报道,报道中的最后一段话是:He died November 12, 1999 at his home in Mill Neck, New York after attending the morning racehorse workouts  19991112日,出席过早晨的赛马训练之后,在他纽约穆勒内客的家中离世。) 

我久久地坐在电脑前,不语,脑中都是我与他在一起有限的记忆!人生原来如此短暂,在你还没意识到之前,缘分一闪就过去了!

当年带团作翻译的我和外宾1987年

待续  我与范德比尔特先生的一段短暂的缘份 下

我与范德比尔特先生的一段短暂的缘份 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人生原来如此短暂,在你还没意识到之前,缘分一闪就过去了!”这是我近期听到第二个人这样说了,一定要珍惜缘分!

 
海云的头像
 #

人生太短暂,精彩的瞬间一晃而过,回想时才能品出韵味。

 
Amoy的头像
 #

惜缘!这样的人就是传说中的贵人吧。

 
海云的头像
 #

是的,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好吃的头像
 #

海云的贵人! 

我妹妹读的 Vanderbilt 医学院。 

 
海云的头像
 #

很好的大学,很不错的医学院。我儿子差一点也到那儿读书。

 
鐡手的头像
 #

好人啊!祝愿他在天国安息并快乐!那个时候的海云真是个good  girl! (好女孩)”,好年轻,青春靓丽哈!

 
海云的头像
 #

岁月是一把刀,杀人无数,青春这个小妞更是不堪一击,唯有那些珍贵的记忆像河床下的鹅卵石,留存在岁月流过的水底,当阳光强烈时,可以透过波光粼粼,照到一二熠熠闪耀。

 
慕溪的头像
 #

好喜欢长发飘肩的你,太美了Kiss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你美言。年轻就美。

 
鐡手的头像
 #

海云关于记忆的这个比喻太好了,形象生动,值得我好好学习!

 
刘瑛依旧的头像
 #

非常珍贵的照片!

有点儿纳闷:为什么写与名人的相识与交往,你会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

 
海云的头像
 #

呵呵,我不爱沾名人的光。而这些名人不是明星之类的公众人物。每个人都不一样,你跟我就不一样,所以不理解,我却能理解你的不理解。曾经有人在我家看见国家元首与我孩子的合影,会引发不同的政治见解,不是我所想看到的。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哦,明白了。

我倒认为,名人之所以为名人,都有其独特之处或过人之处。写写与名人的相识或交往,未必就是想沾、或能沾名人什么光。就像我读了你的这篇回忆文章,从中感到的是一种美好,并未感到那是一种炫耀或者沾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写下一些与名人交往过程中对我们的人生有启示、有意义的片段,与他人分享,本来是件挺有意思的事。

我之所以有些纳闷,是因为之前还从未这么去想、去看这个事情。这反过来也给了我一个提醒。以前我曾乐滋滋地写过这类博文,还调侃自己借此沾了名人的光。看来,今后再写这类文章,应该抱着审慎的态度。因为读者会有另外的感受。

 
捷润的头像
 #

奇遇。他家曾比Gates有钱多了,如果折算。

 
海云的头像
 #

一个是旧贵,世袭的成分多,一个是新贵,自己开创的成分多。

 
香台的头像
 #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遇到自己的贵人,有人惜缘,有人错过。而一切相遇,都与自己的努力分不开。海云的聪慧和豁达,也是促成这次缘分的根基呀。

 
海云的头像
 #

呵呵,我运气好。

 
雨曦的头像
 #

写得真好,感动于缘份的神奇,不论深浅都值得珍惜!

 
海云的头像
 #

人生就是由一个个偶遇和缘分组成的。

 
阿朵的头像
 #

这故事很引人深思。无论从海云,还是从老人家的角度。期待(下)

 
海云的头像
 #

对我来说是一段回忆,一种纪念。

 
予微的头像
 #

老照片中的海云,有点似年青的陈冲呢,都是那么灿烂纯真的笑容!

珍惜缘分,也珍惜那份纯真的心境。

 
海云的头像
 #

那个年代的人大多比较单纯质朴,谢谢夸奖。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海云,真的好美!

 
海云的头像
 #

谢谢杏子,那个时候年轻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