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二十三 深思

夜色里的灵魂

                                                             二十三

                                                   


        来了,远远的看见书店女老板骑着车子回来了!可只是单人单车,没看见孩子的身影……永平无助极了,真这样也没法活了……极度的焦急里女老板到了跟前,一脸不在意的淡淡地说:“在呢,都在一起,后面就来了。”说完就把车子拖进屋子,又坐到她那张旧木椅上了……

小田听到这话平静了不少,迈腿迎着村庄的方向走过去,永平也跟着走了几步……终于望见孩子的身影了,三个孩子一路说说笑笑的慢慢走过来,大牛的手里似乎还提着什么……再近来才看清大牛提了个塑料袋,永平本想扑过去把孩子抱起,可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再看大牛提的塑料袋里都是些玻璃碎块!永平突然间又气又怕,很想借此机会教育一下大牛,让他记住出去玩一定要和大人讲……可怎么教训呢?永平情急之下想拍大牛的屁股,可自从大牛出生到现在还从没打过,这手还不怎么听话,结果一巴掌对准大牛的屁股扫过去只扫到了那装着破玻璃块的塑料袋上……永平的手指被划破了,大牛也被吓哭了……大牛眼泪汪汪地说:“爸爸!我下次不了……”永平怒气难消,用右手捏住左手流血的手指满脸的气愤,气愤自己同意小田开这个小饭馆,也气愤小田只顾做事忘记照看大牛,还气愤书店女老板的不在乎……围观的人也都劝永平孩子回来就好,小孩子不懂事是正常的……小田把大牛带过去,拿来点餐巾纸来帮永平把流血手指包好,劝永平去对面的校医务室包扎一下……

 晚上,永平认真地跟小田讲,小饭馆咱不搀和了,这样的情况绝不可以出现第二次的,这一次很幸运,下一次……人生就这么回事,既然已经把孩子带到这个世上就要负责任,不可以有半点的闪失……小田也检讨自己的过失,实话实说,如果孩子真找不到了自己也就不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情况,永平想,自己一生能安稳吗?那将是永远无法弥补的巨大空洞……人的生命就这样脆弱,人的命运就这样无常,所谓一失足千古恨,其实一闪失万劫难复……不小心谨慎是不能保证平安一生的,成不成就什么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安稳地存在,穷一点有什么可怕?存在就是一切的基础,基础都没了还奢谈什么……

第二天正式向合伙人提出撤资,小本金已经收回,还没有什么利益,唯一赚到的就是当初买的锅碗盆碟,一分为二……

有人故意问永平是什么原因不开了?永平清楚这些人的用心,希望从永平的嘴里套出点什么对合伙人不满意的话来,好作为谈论的材料……永平说:“孩子没人带,没时间开。”干脆利索得让打听的人很是失望……永平望着那明显失望的眼睛心里感到好笑,这些人真是吃饱没事撑的慌,人家什么事关你们什么事?我岂会揭人之短?反正已经不开了,何苦再去说别人什么……

在单位里有人稍有点职务就自认为眼界什么的比别人要强出很多,一付指点人生的架势……永平很烦这样的人,人生岂是他们这些人能参透的?充其量也就是知道一点如何找关系投门子爬个什么小位置而已,这就是人生?这就是追求?这就是成功?在茫茫人海里,这比芝麻还要小得多的职务最大的价值就是稍稍多领一点补贴,就神气的不行?懂得什么是境界,懂得怎么做一个人?

心里烦得多了一定会在言语上流露出痕迹,所以永平一向不受人待见……可这次却有戏剧性的事出来了。原来学校团委两个人转的转走的走,没人了,一时找不到人做事,把永平先顶上了……顶就顶吧,无非多搞些活动呀什么的,这都不是大事儿,组织积极分子义务上街打扫卫生,慰问敬老院,慰问学校驻地附近残疾人……残疾人联合会拉来县电视台记者跟踪采访,连续在电视台播放……这么一来倒把永平在团委的位置给做实了,领导也不好轻易改口了,只好半推半就就这么认了。

永平其实也不是太在意的,反正是能做点事就多做点事,不做事又干什么呢?不要说学校团委,就是校长,局长,县长……又能干多大的事?历史书难不成还记录这么一个人?那历史书上的人物多了,谁能记得清?人要自己在大坐标上找位置,眼只盯着眼前一只小蝶子,却放弃了背后的大海……可是,世上有多少人是明白这样的道理的?都说现金不打要去炼铜,眼前有芝麻捡芝麻有绿豆捡绿豆,脸杵到地,屁股撅上天……永平整天跟看戏一样看大伙忙乱地胡闹,真是有意思,大概这些东西永远都不会明白真正的人性是什么,真正的快乐是什么……反之,大伙看永平就是个小痴子,整天带学生跑东又跑西的,还去残疾人家里,又去敬老院,也真有本事……真是精神足,事情哪是这样干的,干的再多也不顶人家一句话,找找关系送送礼立马提上去了……这小子白干了!这都要靠别人说的,说你行你才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

谁是痴子?都很痴!

永平不是不明白别人是怎么回事,只是自己不愿意这么做,找什么鸟关系,能找到哪?你即使做了一校之长,又有什么用?一个中学的校长能拿得出手吗?大学的校长都不一定被大家认可,只不过都是圈子里的虚影,时过境迁了无痕迹……可见这是一条虚幻的现实之路,真实的路其实不是在眼前,倒可能存在在人的意识里,你能影响到很多人的意识吗?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你真找到了人的价值,你会跨越时空,只有这样的成就才是真有价值,也才值得人去追求……小小一百亩土地的院墙内,几百亩土地的院墙内……你都不能真正地让人心服口服,还奢谈什么其他?真是笑话,这样的追求也能当追求,这样的目标也能当目标?太卑微了,太庸俗了……

 

 

 

 

                                                                       0一四年七月三十日十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总算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为不开小饭馆埋的伏笔! 永平为人宽厚, 处处为他人着想,希望他有个好未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但愿他好运。

 
蝉衣草的头像
 #

孩子终于有惊无险地找到了,可是引深出来的这饭馆。。。真是难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世道之难,难在心坎。

 
梅子的头像
 #

看把我们几个吓的,呵呵,明知道是小说。

记得我有一个同事说过,从理论上,咱也知道怎样做,咱就是不屑于那样做。反过来,那样做了,得到点蝇头小利,又能怎样?生活中,永平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才是正道,要有原则地生活,不能苟同于俗流。

 
海伦的头像
 #

世道之难,难在心坎,文学是现实的部分缩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看明白了想明白了也就没什么难事了,文学反映现实是一定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