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原创小说《公子》七十九

七十九

曾万宁确实很快就被公安局放了出来,他因为没有任何刑事案底,只是上班时看黄色手抄本,被同事报告抓进去的。当时,另一个手抄本《第二次握手》已经拍成了电影,虽说同为手抄本的《少女的心》依然是归类于淫秽的书,但社会在变化,改革开放的东风正夹着西方世界的劲风猛烈地摇撼着整个中国,曾万宁在这股风的吹拂下只不过被单位停薪留职了两个月,说是看在他年轻初犯的份上,当然这里面还有曾妈妈去找老领导的求情以及曾万禹托他的省级机关的一个病人走门路,最终曾万宁也就毫发无损地回到了家里。

就在曾万宁回到家以及曾万庆回来没几天,曾家老大曾万禹却被抓了进去,罪名是故意杀人!

这当然跟章琛和的死有关。

当年在中国,主动安乐死属于非法,被动安乐死民不举官不究章琛和是如何死的?除了章家的人,就是孙神父和曾万禹亲眼目睹,谁会没事找事,把这事情捅到公安局去呢?

话说曾家老二万庆千里迢迢从新疆回来,喜气洋洋地预备做大学生的他,却很快发现他一直想念的妻子对他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热烈,可以说尽找借口避开他,一会儿要去广东进货;一会儿要去上海接洽生意上的事宜……平日里他很难见到她!继子小森森根本不认得他,看见他就躲到外婆的身后。大学还没开学,他整天无所事事地到处闲逛。闲着逛着也就想出了问题所在:老婆如此冷淡,莫非有了别的男人?

追踪下去没多久,曾姗姗其实也是瞒得精疲力尽,被他稍一逼问,就全说了!她说的痛快,心里不堵了,他听了却恨不得从南京长江大桥上跳下去!这顶奇耻大辱的绿帽子,不是别人给他的,而是他尊敬的兄长戴在他头上的,这仇似乎无法可报!可不报仇又于心不甘,他日夜坐立不安,长江大桥上走了两个来回,看着流动的江水,在跳下去和不跳之间摇摆,最后活下去的愿望占了上风,他飞快地跑离了大桥,仿佛要把一个魔鬼甩在身后,奔跑间一个激灵,灵光一现似的有了主意,他走进了大桥旁边的公安局,报告曾万禹用药物终结了他岳父的生命!

曾万禹被抓进去之后,录了一次口供,就再没有人睬他了,也没有家人来看望他,这个世界仿佛把他彻底遗忘了。他每天就在那小小的牢房里发着呆,心里反而十分的平安,他觉得就算他们以故意杀人罪把他给一枪毙了,他到了另一个世界,还可以见到他心爱的女人,他相信这件事上她不会怪他的。

外面的世界其实正乱得厉害!经此一事,章姗姗与曾万庆终于走到了离婚的地步。柳春叶听了万庆的诉说,哭着骂着那个死不要脸的流氓丈夫,曾妈妈泪往肚里流,大儿子坐牢,生死难卜;二儿子和儿媳离婚,老太太病倒在床上,想去探监都没有力气。

这个时候,就看到章家女人的耐力了! 章妈妈一次次地跑去找省里市里的民主党派元老,那些都是章琛和的老朋友老战友,动用所有的关系和关系网为曾万禹洗刷故意杀人的罪名。章姗姗陪着母亲一家一家地走,一个一个地谈心,陪着母亲流眼泪,陪着母亲作证父亲的遗愿以及还原曾万禹的无辜。

更糟糕的是孙神父也因此受牵连,被神学院罢免了神职,章姗姗又陪着母亲来到神学院的会堂里宣读章妈妈写的宣言:

死亡是自然肉体生命的终结,有生必有死,死亡故而也是自然生命的一部分。

先夫和我都是上帝的子民,我们尊重生命,心怀感恩。

先夫身患癌症晚期,依然顽强地与疾病作斗争。我们也都是医务工作者,深知在生命的末端,药物的可为和不可为。

所以,先夫遗嘱中说明在他末期生命状态中放弃“侵入性治疗”措施以容许他自然地死亡並不等于自杀或安乐死。在这种情況下,当死亡已逼近且不可避免时,他拒绝採用“希望极小而又麻烦的方法”来延长生命﹐表示能接受人类的病痛,面對死亡。我们遵从他的遗嘱,为他注射了止痛安眠的药物之后,去除了所有无用的治疗和延长生命的药物输入,他得以在无痛苦的状态下归向天父的怀中。

先夫的至死原因是其疾病带来的后果而非人为干预所成﹐终止无效治疗的做法並沒有剥夺他的基本生存权利!

先夫的遗嘱中还包括临终祝福,孙神父是我和先夫多年的灵性带领者,神父能为先夫做最后的祝福和祈祷,彰显了上帝的救恩和怜悯……

孙神父最终还是在神学院里的派系斗争牺牲了他校长的头衔。曾万禹最终从故意杀人罪变成协助终止病人的药物医疗失职罪,亵渎了一位医务人员的天职,在牢里关了近一年,被释放出来,但是却被市立医院开除了。

从监狱出来的那天,只有三弟曾万宁来接大哥曾万禹。曾万宁告诉大哥:“二哥和姗姗姐离婚了!妈本来想来的,可她身体不大好,老是头晕,我就请假来接你了!姗姗姐派的车子来……

曾万禹看到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停在不远处,跟着弟弟走了过去,曾万宁还在说:“姗姗姐现在可厉害了,明瓦廊那里好几个铺子都是她的,她说你如果要找工作,可以去找她……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这下公子和姗姗会走得更近,一起做生意了,公子的潜能一直没用上,总得给些发挥的场合。不能总是倒霉吧。

 
海云的头像
 #

公子的很多潜能都将一一浮现。

 
梅子的头像
 #

想到过曾万禹会因为那一针倒霉,没有想到是出于这种原因,跌宕起伏。

 
海云的头像
 #

兄弟反目。夫妻陌路,还有什么比这些更可悲呢?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生苦短,岁月无情啊。

 
海云的头像
 #

谁说不是!

 
慕溪的头像
 #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我需要消化消化...柳还舍不得跟他离了呀?珊珊碰上他估计也好景不长,生意圈诱惑更多

 
海云的头像
 #

你的这三点很对路子,可见的你真的在消化思考。这里我确实加快了一点点速度,那句话真是太对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Cool

 
慕溪的头像
 #

WinkSealed

 
蝉衣草的头像
 #

这个牢做得也真够冤枉的,是自己的亲兄弟给捅出去的,脚跟疱是自己磨的。

 
海云的头像
 #

脚跟疱,太形象了。

 
玫瑰谷的头像
 #

好事多磨的,终于注册上来了,昨天看了一段很精彩的,继续努力!

 
海云的头像
 #

欢迎玫瑰谷,你终于过来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