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4 分钟 27 秒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8196

你在这里

原创小说《公子》七十八

七十八

曾万禹和章姗姗自从有了那晚的进一步关系之后,后面的几个月的日子都处于“打游击”的状态。

章姗姗认识了好几个个体户,那个年代的个体户其实是充满贬义的称谓,还隶属于资本主义的尾巴,很是被常人瞧不起。

那时候,摆摊开店的,有一些是劳改释放回来的,还有一些是社会上游荡的二流子,慢慢才加入了大量自己回家乡没有工作的知青,很受人歧视,这些人找不到工作,没有单位愿意接受他们,但他们也要吃饭也要生存,就只能自力更生,在这种初始愿望的驱使下,他们开始了练摊生涯。

倒卖服装,是首当其冲的选择。当时整个社会物资匮乏,正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末期,市场经济才刚刚萌芽,人们还不习惯于讨价还价,不论什么商品,标价多少,就卖多少,而想赚多少,全凭摊主的良心,这个利润空间就可大可小了!当初的最早一批个体户,没过几年,很多成了暴发户,改革开放后的首批万元户里,很多都是由这些暴发户组成的,这是后话。

章姗姗的摊位开始是摆在地上的,地上铺一块大塑料布,她做的第一批生意是卖当时流行港产蛤蟆镜,也就是太阳眼镜,卖眼镜的摊位占地小,容易收拾,那会儿地摊还得防范联防队员的时常袭击,就像今天的城管,一听联防队来了,就得赶紧收了摊子开跑。

章姗姗的第一笔生意就尽赚上千元。当时的一千元不是小数字,章姗姗赚到第一桶金,为儿子买了一套新衣服,把穿着崭新衣服的儿子交给母亲,说自己要去进货,其实她是和曾万禹两人到四川酒家举杯庆祝之后,又拿着一起做生意的去广州进货的姐妹的房子的钥匙,俩个人在那里春宵一夜。

然而快乐到极点就是悲伤的开始,两人都在极度的满足之后,心生愧疚。

章姗姗首先开始啜泣。曾万禹自从上次两个人越界后就后悔了,一直避免再见到章姗姗,但是今天下了班,看见等在医院门口的章姗姗,他又魂不守舍地跟着她走了!跟她做爱的感觉是满足的,他仿佛满足了那心里最后的一丝遗憾,身体下面的女人是他深爱的女人的亲妹妹,还有谁能比这样的关系更接近了?所以,他这辈子与心爱的女人以这样的形式最终融为一体了!当然,激情过去,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又犯了错!这个女子并不是章琳林!更糟的是,这个女子还是他弟弟的妻子!

意识到这点,理智就回来了,他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身边女人开始哭泣,声音断断续续:“我们这是做什么?我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对所有的人撒谎,对我妈、对万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好害怕!”

躺在床上抽着香烟的曾万禹此刻再也说不出来“别怕,有我!”的保证了,烟灰缸里满是烟头,他终于按灭了最后一个烟头,下了床,穿上衣裤,对章姗姗说:“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们不应该再见面了!”

离开那个低矮的违章建筑小屋之前,曾万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面朝下伏在床上哭泣的章姗姗,一狠心一跺脚走了出去。自己在心里觉得自己像个无赖,特别的不是个东西!

回到家,已是近凌晨时分,他本来想溜进小亭子间就万事大吉,自从曾西西出生后,曾万禹再没有跟柳春叶同过房,而自曾万宁从新疆回来之后,曾万宁与侄儿曾南南同一个房间,曾北北就睡到了柳春叶和曾万禹房间的地铺上,曾万禹借口小老三夜里吵而他白天要上班得休息好,就把家里的亭子间的杂物清了出来,自己在里面架了张小床,倒也算有了一小块清静的地方。

可他亭子间的门还没扭开,就发现夜色中有一股不安的空气在流动,楼道上的灯忽然亮了,柳春叶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处,曾万禹以为母老虎又要兴师问罪了,全身如刺猬遇敌张开了刺,戒备地看着女人,心里盘算着如何应对,没想到柳春叶声音并不大,也似乎并无意针对他,说:“三弟出事了!你赶紧到妈房间去看看吧!”

“三弟出事?出什么事儿了?”曾万禹觉得头脑有点儿转不过来。但柳春叶并没有跟他多罗嗦,而是转身又折回到曾妈妈的房间里去了。

曾万禹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直接往母亲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曾妈妈背朝着房门躺在床上,地上有个临时床铺,可能是媳妇柳春叶睡在那里陪着婆婆的。柳春叶轻声地告诉丈夫,曾万宁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手抄本《少女的心》,上班无聊的时候用一本杂志包着捧着看,却不料被同事发现报告了上去,被公安局抓了进去。曾妈妈受此打击,一下子就倒了下来,一个晚上都躺在床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睡的,柳春叶不放心,就只好陪着婆婆睡在一间屋里。

曾妈妈听到动静,又醒转了过来,看见大儿子回来了,就要坐起来。曾万禹忙坐到床边,让母亲继续躺着别起来,安慰道:“妈,这不算太大的事!我明天去找找门路,三弟很快就会回来的!”“你说万宁他怎么这么糊涂呢?上班的时候看这种东西!这要是早几年,他是要坐牢的!”曾妈妈说着又红了眼睛。“妈,你想想,三弟都二十七岁了!还没成家!听说他在新疆是有个对象的!俗话说女大不中留,男大也是要成家结婚才好!”曾万禹的言下之意当然是弟弟这么大了,男女之情也是人之常情,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柳春叶一旁听了不顺耳,说:“看这种黄色手抄本都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怪不得你曾万禹什么事情都敢做!”

曾万禹不想此刻跟妻子辩论,息事宁人地说:“这样吧,我陪妈,你回房睡去吧!”柳春叶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婆婆,咽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床上的曾妈妈忽然想起什么,对大儿子说:“你二弟来了封信,在柜子上,你给我念念。”

曾万禹本来还想劝母亲睡觉,但一听说是万庆来的信,心里也好奇,就撕开信封抽出信纸,展开念到:

妈、大哥,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被南京师范学院录取了!很快就可以回宁与你们团聚了!

……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曾对章的爱是错位及茫然的,只有关上灯才能找到章琳琳的灵感。

 
海云的头像
 #

很可悲,是不是?

 
梅子的头像
 #

"迷途知返"也算回事。

 
海云的头像
 #

做错事再不自知就太可恶了。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曾公子啊,就此收手吧。

 
海云的头像
 #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暗香的头像
 #

烂泥扶不上墙!还是最后把他“写”死了吧,不然气不打一处来!

 
海云的头像
 #

人总有一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