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运儿好不容易等到中午歇工,浑身累得像散了架似的。这是她到农村插队的第二个月。

 

太阳火辣辣地照在头顶, 空气炎热得令人窒息, 嗓子像冒烟似的。她拖着沉重的双腿,从工地往家里走。刚跨进院子的大门,二娘便向她招手, 示意让她过去, 好像有话要说。

 

她走了过去,随二娘进了她家的窑。

 

“你姨来了,在你家等你好一会儿了。” 二娘压低嗓门说

 

“我姨来了,她来干什么?”

 

“给你说媒来了。”

 

“给我说媒?”

 

“听说是她们村的后生,和你姨父是本家。”

 

“谁要她说媒,我才16岁,再说她能介绍什么好人!”

 

“一家有女百家求, 她也是好心, 放不放话由不得她, 不过她应该至少和你父母讲。你回去好好和你姨说,不要犯急。”

 

运儿出了二娘家的窑,路过三嫂家时,坐在门前的她冲她笑。

 

运儿迟疑地推开自家的门,见姨坐在炕沿上。见了运儿, 笑嘻嘻地站了起来, 端详着她。

 

姨有些驼背, 打从运儿记事起,她就是这个样子。她中等身材,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蓝色土布衣服, 半新的黑色布鞋, 头发剪得短短的,梳在脑后, 椭圆的脸上有一双不再清澈水灵大眼睛据说她年青时很有几分姿色, 只是脸上有几粒麻子, 是小时候出水痘留下的。

 

“姨,您啥时候到的?”

 

“已经等你快半晌了,  家里走不开, 一会儿就得回去。”

 

“再忙也得吃午饭不是。”

 

“真的没时间了。没什么东西带给你,拿了点酸菜,你初来咋到,用得上。” 姨指着灶台上一个黑色的小瓷罐说

 

“您大老远提酸菜过来,也不嫌累。” 运儿拉着姨上了炕

 

“我来是给你介绍个对象。是个好后生,初中毕业, 人品长相都很好, 比你大3岁上次你来我家时见过的, 我觉得你们很般配。”

 

“不可能,上次去你家是两年前,没听你说过。”

 

“去我家的路上, 我们碰见他,还和我打招呼来着。”

 

“没印象。姨,我还小呢。”

 

“十六、七了,还小? 我像你这么大,孩子都有了。”

 

“那是旧社会。”

 

“现在是新社会, 看看你那几个侄女,哪个不是7-8岁就订亲? 你父母也不管你,这么大了还没对象, 他们也不着急。” 

 

“姨,我还想读书,不想考虑。”

 

“读书,女孩子迟早得嫁人,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  再说,你的书不是已经到头了吗? 现在哪里还有地方读书

 

“那也不能嫁个农民。” 运儿小声嘟囔说。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你现在回到乡下,不也是个农民?  再说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瘦得皮包骨, 哪像个大姑娘。其实人家的学问不比你低,眼头高着呢, 看上他的姑娘排队呢!” 姨一脸的愠气, 说话时声音提高了几度。

 

运儿和姨不熟, 有些怕她,不敢再说什么。但她心头万般委屈, 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姨见运儿哭得伤心,有些心软,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哭什么,你父母不在,我也不能强迫你。这样好的条件你还不满意。实话告诉你, 要不是人家看你爹在城里做事, 大小是个官, 不会要彩礼,  哪能轮到你? 我看你还是和他见个面吧, 免得错过了, 以后后悔!”

 

“姨, 我求你了, 我真的还小。”

 

“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你想仔细了!  ” 姨忿忿地说 

 

从炕上溜下来, 走到灶台前从碗柜里拿了一个大碗,把瓷罐里的酸菜倒进里面,提着罐子出了门。

 

运儿跟在姨后面出了门。在院子里做饭的二娘和三嫂, 见姨这么快就走, 冲着运儿说, “运儿, 咋不留你姨吃午饭呢? ”

 

“不怪运儿, 是我家里有事, 不能久留。” 姨笑着说

 

运儿和姨一前一后出了大门, 她们并排走着,谁也不说话。快到河边时,姨说,“运儿,我走了, 你回去吧,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运儿把姨送到河边,看着姨瘦弱的背影渐行渐远,鼻子一酸, 泪水夺眶而出。

 

姨顶着酷暑步行五里路提着一罐子酸菜来看她,她连一口热水都没给喝, 还惹她生了一肚子的气。

 

运儿追着姨边跑边哭,她大声地朝着远处喊道,“姨,对不起了, 路上当心啊。”

 

 

August 26, 2014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对话很细致,姨的心理刻画也很到位,一切如在眼前。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木桐一如既往的鼓励与支持, 慢慢学步呢!

 
木易石的头像
 #

久远年代的乡俗风情。小时候喜欢赵树理的作品(有篇弹棉花的最耐看,想不起名了),现在很少见这样的作品了Smile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啊, 一转眼已经40多年了! 赵树理的作品我只记得《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和 三里湾》y。现在这样的作品的确是很少见。谢谢阅读支持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唉,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年代,可怜的女知青们。 我记得有一幅油画,叫做《我的前夫》,描述的是一位女知青嫁给农民的景象。 据说初展时很多知青在此副画前泣不成声。 看了你的文章,好像是文字版的油画。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段历史渐渐会无人知晓或相信那时候希望很渺茫, 女孩子嫁给转干的军人, 算是较好的出路了。我们那里普遍早婚, 家境好点的男孩子父母早早就给订了亲, 农村姑娘过了18岁就不好嫁了, 哪有什么自由恋爱 现在的年青人真幸福!  谢谢牧童阅读支持并鼓励!问好!

 
梅子的头像
 #

那个年代,不堪回首。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懂得, 谢谢!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春山如笑也曾经是知青?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的, 所以羡慕你们这些幸运的年青人! 问好!

 
抱峰的头像
 #

让人心酸。运儿,有哪位帮帮她,她还小。

深入到骨髓的细微的描写。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还好, 逼她的只是姨妈, 所以她还是幸运的不过姨妈那些贬低的话确实是雪上加霜。我们也许是一代人, 所以懂得那种无助的绝望! 谢谢抱峰鼓励, 问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