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二十一 上课

夜色里的灵魂

                                                            二十一

                                                   讲 课


      今儿是星期天,永平上午讲教育观念的发展,人的一生应该是不断提高的,因为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个体要跟上群体的发展必然要不断学习,这就是终身教育的思想……虽然实际生活里好像所有人都是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就不再用心学习,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察也是一种不正确的现象,不断学习的人是大量存在的,只是目前在人群里的比例似乎不高,这其实跟一个国家的制度与风气也是有关的……好像做个小学或者中学的老师只要会教那几本书就万事大吉了,甚至几年后课可以不用翻书就能讲——这似乎是一个优秀教师的标志性资本……可是你真的以为这就够了吗?就不需要向前迈步了吗?这恰恰就懒惰的表现,这也误人子弟的地方,因为你的停滞不前还自以为是,就带给学生许多错误的观念,以为这个世界是静止不动的世界,多少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将来仍然是这样……这是多么的可怕,也是多么的悲哀,平庸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里产生的,多少年如一日,那么多少年过去不就如同过一日一样吗?这样的日子有有何意义?一辈子都白过了!教室里端坐的好多要大永平一二十岁,本来看这年轻人讲课不甚在意,听永平如此一深入不禁有些触动……永平知道,许多学校评价老教师都喜欢讲几十年如一日的勤勤恳恳,老黄牛般的任劳任怨,可这恰恰就是问题所在,几十年前你这样教学生,几十年后你仍然这样教学生,一点变化没有?这学生几十年来也没有变化?每一个学生都是不同的,连树叶都没有相同的两片,何况是人?人的两条腿也不可能同时迈进同一条河里,你怎么好用一种方法教一个班级的学生,还一教就是几十届?这不是典型的误人子弟吗?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人被这眼前其貌不扬的年轻老师吓出一身冷汗……上课前还自认为大小是个领导,在自己的那一方天地里也说一不二的……上课一刻钟才忽然感觉到自己仿佛是那个没穿衣服的国王……永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样才能激起他们对教育理念的重视,才会认识到习以为常的很多东西其实一无是处……人得敞开胸怀大步向前……

      这是秋天的季节,这是令人清爽令人轻松的季节,是一年里最让人自在的季节,虽然一场秋雨一场凉,但毕竟炎热的季节刚刚过去不久,现在是穿一件衬衫也行,再套一件夹克刚刚好,这样的时刻在一起探讨教育的理念岂不是美事一件?永平这样来引导在座的中老教师,希望能使他们在轻松愉快中感受到生活的美好,而不是被沉重的生活压垮了自己的灵魂……许多人童年时看星星看月亮,成年后却似乎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一个个把自己固定在社会的角色里,不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富有灵气的生命,而是泥塑一般的刻板……真如鲁迅嘴里的中年润土一样,没有知觉没有了感情,机械地上班机械地回家……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结果?环境是一方面,自己就是另一方面——自己禁锢了自己,使自己过度地角色化,以为自己只是一名老师,或者自己就是一名校长……这辈子就这样了,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也并不希望有什么改变,改变是年轻人的事,希望自己的后代能有改变,不变也无所谓,不就是一日三餐地活着吗?……永平希望能在这死水一般的池塘里激起一点涟漪,如果能使水流动起来就更好,至少不要停留在原来的地方,一直固执地认为国家要求提高学历就是变相地折腾大家,电大也不过就是借机收点费用,这老师不过是来混混的……

      小学老师走出来总会有点下意识里的自卑,其实这完全是不必要的……万丈高楼平地起,小学包括幼儿教育都是一个人的起点,起点的好坏直接影响将来的发展……要想做好一个基础教育的老师是很不容易的,要有爱心要有牺牲精神……目前情况不如人意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收入过低就是重要的因数之一,这和当局不够重视是有关的,跟经济的发展还很不够……

      永平敞开自己来尽可能地把外面令人愉悦的秋日阳光反射到眼前这些在基础教育里摸爬滚打的生活沉重的老师们心里,永平十分清楚这些老师们的生活状况,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的……永平既是鼓励这些大龄学员其实也是在鼓励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困难与挫折捆住手脚,一个人的灵魂是困不住的,只要他自己愿意改变,即使最终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内心,那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结果——人不是为了活给别人看的,只要自己没有颓废,只要自己明白自己是不庸俗的,这,就够了。老子讲,为而不争……从这样的角度看,似乎道家更淡然些,比起儒家的激进努力更从容……

      一个上午,在永平的高谈阔论里迅速过去,半天里歇都未歇,假如一歇,人就几乎走光了……你讲的再美妙也没用,有的人急着乘车回到乡下,有的忙着去打麻将,有的要去出礼……但永平就是这样去讲,大家都还是有兴趣的,也就收敛自己的浮躁了……其实,大家走光了又能怎么样呢?隔壁其他专业的班级,什么财会法律的,不都走了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永平就觉得自己没有尽力,那么本质上讲,自己就和一般人一个样,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讲半天的话只喝了一杯水,永平也感到这半天虽然充实但体力消耗也着实不小。到小饭馆时正有客人在,永平就带着孩子出去玩一会。反正是星期天,一切不是那么着急。右边这家书屋里虽然没什么有价值的书,但闲翻翻还是能消磨点时间的,再说也真有些累了,不想跑的远。

      书店女老板看永平带着孩子过来也很高兴,两个女儿正好与永平的孩子一起玩……东翻西翻的都是些当下学生爱看的很厚的玄幻一类不着边际的东西,真搞不懂,有人说一天就写上万字,写这些东西干嘛?就是害人,真是害人啊!永平一边摇头一边随便看看……女老板半是羡慕半是自卑地说:“哪个都像你那样正正派派的?一看就是正人君子,你在这里学生都不敢来了……反正也不靠这书店吃饭,天天就是有个事……”

      小田来喊吃饭了,大块豆腐薄芡烩海米、青菜烧千张、青椒炒肉丝、西红柿炒鸡蛋、紫菜蛋汤,伙食不错啊,合伙人还要喝点酒,永平说:“你喝吧,我吃点就去睡了,不午休受不了……”

 

 

 

 

 

 

                                                               0一四年七月十四日十六点三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希望现实生活中有更多像永平这样积极负责的人......

另"课(可?)以不用翻书就能讲"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难,在基层就更难,然而恰恰基层最需要。

 
梅子的头像
 #

木桐有生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生活体验来之不易啊……

 
蝉衣草的头像
 #

永平是一个正派 认真的教书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群里的正气比例不高,认真的更少,我们不需要古板的正派也不需要呆子式的认真,我们需要活生生的有情趣的正派与认真,这也是我费这精神写这这些赔钱赔时间文字的本意,可惜愿意欣赏的人很少啊,太多的人还是更喜欢看些曲折离奇故事性强的平面发展的小说。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现在在国内,像永平这样尽心尽责的老师是不是越来越少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用罕见这个词大概不算过分,更多的愿意编点论文糊弄些课题比较实在,得名得利,上这些空洞的课没什么利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