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十九 热闹

夜色里的灵魂
                                                                          
  
                                              


 
     就在永平积极准备小饭馆开张的时候,小小的县城传来超出人想象的事情……向来傲视小城的县中不得不面对后来者了……一位当年出走香港现在是较为成功的商人投资办了从幼儿园到高中的集团化系列学校,因为大量需要教师,所以除了从县中引进一部分外,从各乡镇初中到小学明选暗挖……县中为维持一定的规模来抗衡这汹汹来势也扩大规模,从最初的四轨一下到三十轨!疯了,这两所学校像大功率抽水泵把乡下连学生带老师都抽得面目皆非,城里的初中也乘机扩张规模,好像读书只能到城里了……乡初中已经难以支撑,只好再从小学抽老师,于是教小学一二年级语文数学的如今一下子就教初中的物理化学……这样混乱不堪的局面里几多欢乐几多忧愁,欢乐的是许多本没有希望进城的如今一下子就进了城,还摇身成了高中老师,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忧愁的是许多家庭不得不把孩子转入城里读书,多交费用不说,还得匀出人来陪伴……小学就得来,乡下的小学几乎没有正规点的老师了,许多村小干脆关门长草养蛇了。

      许多人感叹政策好啊,这么一弄,小城的人口暴涨,有人就有钱,水涨船头高,一切都很旺盛,过不了多少年农村人都转变成了城里人,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似乎与此同时,一位当年到台北的军人如今也回来办学了,他办的层次高一些,办的是大学!这个影响不是人员上的,除一部分人员外大部分聘的是已退休的大专院校老师,当然也有一些刚毕业的……这就凑成一所大学了!

我们一向不缺方法,没有大炮时我们可以用废油桶改造,没有钢铁时我们可以砸锅……什么是师资?从本质上就是个人,这片土地何时缺过人?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密匝匝的一大片!就这么,巴掌大的小城密密的是学校,门口围个铁栅栏,漆上红黄蓝色就是一家幼儿园;有座小楼的就是小学,两座楼的就是初中了,三座楼的当然就是高中了!大学嘛,楼更多一点儿。乖乖,这小地方人真有福,一辈子就在这几十里的方圆里就完成了许多人一辈子都走不全的教育里程……别瞧不起这样的大学,从这里出去的就可以到高中做老师,水平不是主要的,饭碗一样是金属质地的……神奇的国度神奇的地方神奇的故事。

更神奇的是,永平听说校长换了,到大学去了,还带走了一批人,不是说大学还没建好吗?有几栋楼建好了,招了不少外地的学生,这学校名字起的大,叫什么九州大学,霸气啊,分数线又低,据说毕业了还可以安排到台湾香港工作……不读是痴子!

打牌的时候谈论的都是这些话题,一会是某某走了,去某校,一会某某走了,去当什么长……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看一个个平时土头土脑的,人家有人啊……有人有钱都好办事儿,这是一个人情社会,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人情看钱情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攀个高枝儿?可惜自己什么都没有,永平心里不是滋味,牌也打的索然无味。

不管外面风云如何变幻,家里的小日子自有轨迹,小饭馆如期开张,热热闹闹地也请几人吃饭,合伙人负责请人,他知道请哪些人能带来一些客源,虽然事后证明不是这样,起码当时他认为可以这样……永平只能打打下手,小田是个主厨……小田的手艺虽然不专业可也一样是一样的,家常吃法还是很地道的,小饭馆,做好这个家常就很好了,主要面对的是学生,一碗米饭一个菜,是绰绰有余的。

开学了,新校长到任,面对烂摊子似乎一筹莫展,只是一味强调大家要在岗在位,要讲奉献……有人到大学去兼课,他就要求考勤,考勤的结果是去的依然去了,没去的还一样没去……小店承包了,食堂也承包了,虽然承包的过程里互相都动手了……毕竟包了出去,似乎也多了点收入,以前一年交两千,现在居然抬标到四十万!这些年这小店是怎么开的?谁能说清这奥妙?能说清的人大概打死也不会说的了。只是这食堂一旦包了就牵涉到卡住校生不出门,少数胆大妄为者或混在走读生群里溜出大门或翻墙头外出……各家的小饭馆就没什么生意了,小田建议卖早点,卖煎饺子和辣汤……韭菜饺子青菜粉丝饺子、豆腐卷子豆腐饺子……海带丝豆芽菜勾芡胡辣汤、大米稀饭,这果然是个好主意,一个早市过来就能把一天的生意带起来了,中午偶尔也有乡政府的或者过路的来吃饭点菜。

家里开了小饭馆,当然就不用另外再弄饭了,两家一起在店里吃。小田对永平说,也就落个伙食费,还算好。孩子送私人幼儿园,小田早上送,永平中午去接……起初接的时候老远就看见孩子趴在栏杆上期待着,永平心里一阵阵不舍,可又怎么办呢?也只好硬起心肠……好在后来孩子似乎习惯了和小朋友一起玩,也让永平安心不少。

小饭馆左边是一家租书店,男的开货车,女的就守着这么多小门面权当消遣,大部分书不是言情就是武侠……家就在不远处的庄子上,有两孩子,都是女孩,大的小学二年级,小的幼儿中班……一起开店自然的就熟了,闲聊里得知这位初中没毕业,男的父母早亡,兄弟二人相依为命,如今各自成家……依永平观察,这女人很懒,整天懒洋洋哈气连天的,孩子回来基本不问什么,实在喊饿了,就从“蓝边碗”买点什么给孩子……右边是一家理发店,两口子生了三女孩,原先在外地的,如今孩子要上学,只好回来盘了这小门面,生意不好不坏的混着,学生剃一个头也就两块钱……还有几家开小饭馆的,还有卖杂货的,还有流动的早点摊子,摊鸡蛋饼什么的……人修七世站街头,这街头是人群流动的地方,有人群的地方就有生意……马路对面学校大门的旁边就有固定的摊子,修鞋兼修自行车外加配钥匙,还有算命的,卖炒花生葵花籽的……如果这就是街头的热闹,那这就真是的了。

 

 

 

 

                                                                0一四年七月八日十五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这就一切都变样了!祸福相倚,这样的教育乱象,总是有受害者。 "叫"什么九州大学,抓了个笔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潮水凶猛,浊浪排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胡辣汤、大米稀饭, 大家都喜欢, 呵呵小田是个做生意的料!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小田不像永平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要给这个家庭安排一个做实事的。

 
蝉衣草的头像
 #

这个小县城还真是热闹,有要办学的 开饭馆,开书店的,总之都是往钱上奔,往高处混。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是全国一盘棋,经济大潮席卷神州。

 
夕林的头像
 #

小城就是中国变化的一角!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这场大变革中很难有不被席卷的,真是调动了许多人敏感的积极性,至于后果还真不好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