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31)

      辣妈z传(31

第二天,下午三点差一刻,小乔开了她的小红车,把当天餐馆的现金存入银行帐户后,并不直接回店,而是沿路寻找当铺,反正这一带的商店,都开在十九号公路两旁。

不找不知道,找了吓一跳,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镇,竟然有两、三家当铺!小乔真的吓了一跳。

她把车子开到一家当铺的停车场,这家当铺的门面不对着大路。

推门进去一看,里面货物分门别类,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一件是二手货,她一直走到透明发亮的大柜台前,里面的珠宝饰物排列得美仑美焕,最引她注目的是墙上挂的红色镜框中,竟然写着四个金色中国字﹕吉祥如意。

「这位女士,我可以帮助妳吗?」一位美国南方口音很重的中年白人,和颜悦色地走过来招呼小乔。

「你认识中国字?」小乔指着墙上的四个中国字问。

「真的是中国字吗?写些什么呢?」那人欣喜地问。

Lucky and everything goes your way!」小乔抿着嘴笑。

「妳要借钱,用珠宝作抵押吗?那一定如妳所愿啰!」真是一位聪明的生意人,他说完以后,就耐性地眼睁睁看着小乔把手中的大皮包放在柜台上,再由里面取出一个大旧布包,解开布包,里面有二张证明书以及三件珠宝盒,小乔把那手镯并鉴定书取出来给那店主看。

「另外的呢!」他问。

「这盒是一条项链及一粒钻石,另外一盒是副本。等将来我的孙女儿结婚的时候,送我的孙女儿作纪念罢。」小乔说。她认为送给孙女儿比送给小发发的女朋友保险多了。

店主人二话不说,把手镯立刻拿进去亲自鉴定。

「给妳一万元,怎么样?我可以马上付现金。」他出来以后,好脾气地对女客人说。

「什么!只值一万元?这上面的钻石每一粒就值一万元!加上这白金的手镯‧‧‧,我要把生意拿到别家去了。」小乔做出不满地样子说,其实,她根本不知道钻石目前在当铺市面上的价钱。

「看妳的份上,我把借贷期限延长成一年,利息也降成+二分,这妳总高兴了罢。」店主说。

「一万五千元,借贷期随意,利息也随意。」小乔表明这是个死当,她什应时候才有钱来赎?叫她拿什么来赎?

店主人进去拿了一迭一百元的现金出来,当着小乔,慢吞吞地一张一张地数着。

    谁说在美国买东西不二价?至少在当铺就可以讨价还价!小乔心里得意地想。

店主人用手数完钱之后,又把钞票全部放进一个数钞机,让机器又数了一遍,才交给小乔。

小乔接过那迭现金,也一张一张数了一遍,以前有个电影明星莎莎嘉宝不是说过漂亮女人致富之道吗?就是把男人赶出去,把珠宝留下来。我呢?我是把恨我的男人由我心中赶出去,把我爱的钞票拿进大皮包中来。想到这里,她美丽的嘴角露出一个让人觉查不到的微笑。

拿到钱第一件事,就是与法利老太太到交通管理局去办汽车过户手续,用一元美金购买了小红车。然后替全家包括法利太太购买了半年的健康保险,因为老太太才六+三岁,离六+五岁还差两年,向政府申请的救济金也得等一段时间才会批准。

当天晚上,法利老太太的脖子上挂了一个medical alert,全家都过来观看,七嘴八舌地发表意见。

「太好了,我从今可以安心了。」老太太说,其实她只要与郑家住在一齐,就很安心。

「看,这么小巧精致,又晶莹光滑,比项链还好看。」小乔笑瞇瞇地欣赏。

「且又可以救命,实用的价值高。」发仔也在一旁赞美。

「爱玛,爱玛,让我练习单击罢!」小发在一旁与奋地跳跃着,似乎什么都懂。

「这不是告诉急救中心狼来了吗?那怎么行!」爱玛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大步,大家都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才开心不几天,小乔又开始担心起来。

「发仔,刚才我走到前门店外看了一下,只见十九号公路上车来车往,就不见一辆车由公路转出来一直开过来停在我们店外的停车场上的呢!」她是真的很担心,不是讲笑话,因为中国人不是有句老话,坐吃山空吗?这条手镯能够让这么多人坐吃多久呢?

「小乔,妳也不要太担心,荷西、苏茜、阿香、阿财都打算按照这边的习惯请二到三周的假出去休息一阵子呢!」发仔安慰小乔。

「淡季得有二、三个月,不如把这边关了,请阿香照顾爱玛和小发,咱们两人到北边去赚一季辛苦钱,你看这报纸上的广告,在大西洋城有一家只有一张桌子的外卖店,咱们两人去拼老命赚他一季,怎么样?」小乔由大皮包中掏出一张报纸,指着其中一个用红笔画了圈的小广告。

「大西洋城?那不是一个很旧的赌城吗?这座旧城虽然好赚钱,治安可不好呢!」发仔说。

「不要紧的,我们俩人小心些,一定不妨事的,我已经答应他们这个星期五签约,那下星期一就可以开张。」原来小乔早已经在电话里跟人家谈好了,那这边的诸事一定安排得妥妥当当,发仔也就不再说什么,当下就检查汽车,准备行李,第二天两人就开车上路了。

大车连夜赶路,到了小乔预约定好住的地方已经是深夜,原来是在新开发的旧小区,也就是说该地区已经荒凉了一段时间,最近有人出钱来修整了一下,但还是看得出当年的不景气;汽车头灯照着街道两边的野草长得稀稀落落,水泥的行人道上仍然有很多裂缝。

他们各自背了自己的梳洗用具,进入这幢大楼的电梯,到了第五层,由电梯中出来,发仔打开该层楼走廊上的电梯,灯光照着走廊地上坐着个人影,突然动了一下,吓了两人一跳。

「你是谁?这么晚了怎么坐在走廊上?」发仔喝道。

「没有钥匙,开不了门。」那白人孩子答道,看来还不到十八岁,样子+分疲倦。

「丢了钥匙?大厦管理员大慨早就下班了。」

「钥匙在我哥哥那里,他一定是赌输了,到现在还不回来。」那可怜的孩子答道。

其实,发仔他们以日继夜赶路,也是+二分疲劳,无暇去管别人的闲事,进入自己的公寓,胡乱擦了一把脸,立刻躺下,睡得人事不知。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匆匆赶到中餐外卖店,不错,果然就在住处的下一条街,交通+分方便,不过,外卖店外的行人道上,早就坐了两个人。

走过去仔细一看,年轻的就是昨夜坐在走廊上的那个年青人,另外一件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大概就是他好赌的哥哥。

「我哥哥赌输了,直到今天清晨才回家,我们两人肚子都饿了。」小弟弟告诉发仔。

「外卖店要到+一点半才开门,我这里有两粒中国肉粽,你们先拿去吃罢。」好心的发仔由塑料袋中取出二粒早上在微波炉上热过的肉粽送给这兄弟二人。

一看就知这一地区的治安不怎么好,不然怎么不但所有的门和窗上都有铁栏杆呢?餐馆内甚至连厨房与外间都隔着铁窗户,店里的人打开一扇小窗把客人的钱收进去,数完钱再打开小窗把装着热的食物的塑料袋递出来给外面等着的客人,真的似乎是如临大敌一般。

不过,开张以后,立刻发现,要赚穷人的钱,又似乎很客易,来买外卖的人虽然钱不多,但也都很好说话,给他们什么就吃什么,既不挑剔,也不难缠,甚至连纸巾、刀叉都不乱取。只有一张桌子,有座位就坐,没座位,蹲在地下,或干脆坐在外面人行道上,有人用免洗筷,又有人用塑料刀叉,人人也都吃得津津味。

下午三点钟,小乔数钱结账,推开厨房后面的门,向停车场走到货车上去,在外卖店不远处就有一家他们佛州银行在大西洋城的分行,她把今天中午赚的钱存进这边的分行,心中很是高兴,看来二、三个月内略存一些钱似乎并不是一件难事。

为了庆祝他们第一天开张,她去买了两瓶矿泉水来奖赏发仔与她一下,把两瓶水都丢入她的百宝大皮包中,急忙开车回到外卖店的停车场。

奇怪,这时中午吃饭时间已过,晚餐尚未开始,一般都没有什么客人,怎么在外卖店的门外,好像那个弟弟在街上鬼头鬼脑地四面探望,他那在赌场上输了钱的哥哥呢?

一直到她将大车停好,都没有看见那位赌输了的哥哥,她将车子停好,吃力地提着她那沈垒垒有如千斤重的大皮包推开外卖店的后门。

里面的景象把她吓呆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