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30)

辣妈Z传(30)

 

     带着一颗跳得惊天动地的心,小乔的车冲进医院的停车场,毫无困难地就找到了停车位,还好,医院的停车场就在急诊处门外,停好车,她慌慌张张地飞奔进医院急诊处。

     今天急诊处的候诊室里并不如平常那么拥挤,里面只有疏疏落落一些人们,所以她一眼就看见小发发一个小孩坐在椅子上安静地哭泣着,并不时用手背来擦着眼泪,旁边站着一位穿著制服的女护士。

    「怎么了?发发小宝贝,你怎么了?爱玛在那里?」小乔奔过去搂住儿子,惊疑不定地大声问他。

    「请问,妳是法利老太太的雇主郑小发的母亲吗?」这位站在一旁的护士,见到终于来了一位大人,松了一口气,精神大振。

    「是啊,请问爱玛怎么样了?」小乔慌忙问。

    「她已经不妨事了,请跟我来!」医院的护士在前面走,示意小乔母子跟在她后面,走到急诊室门外。

     急诊室门已经打开,由门外可以看见里面,爱玛鼻孔上已经拆除了细小的氧气管,手臂上只留了一片贴点滴管的胶布,一位年青力壮的男护士正将老太太由病床上抱到轮椅上。

    「不用轮椅,不用抱我,我可以自己行走!」打过点滴的老太太精神非常之好。

「爱玛,爱玛,发生了什么事?」小乔过去搂着老太太,关心地问。

「得问小发发呀。」老太太笑嘻嘻地回答。

    「是吗?问他?」做母亲的小乔问。

「平常我在学校放学时间之前,先在家看电视,然后到街口等学校放学的校车,只等小发发由校车出来,把他领过街回家,今天,看看手表,时间到了,我就关掉电视,猛地站起身来,不知怎么一回事,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人事不知了!」老太太一五一+地道来。

    「小发发,是你打电话找的救护车吗?」

    「今天下了校车,没有看见爱玛在车站等车,以为她认为我已经长大了呢,所以就自己独立,一人走过街道,推开家门一看,哎呀,爱玛闭着眼睛倒在地上,我跑过去推她,她也不理,妈妈,小发发好害怕唷!」小发发脸色又发白,眼睛也又湿润了。

    「有没有打电话给妈咪呢?」小乔问。

    「有啊!妈咪店里的电话忙,没有打通。」

    「啊!」那时移动电话尚不普及,加上电话费又贵,小乔因为要省钱,所以他们并没有手机。

    「老师说救人最主要关键是时间,也曾说过直接打911最快,我在电话里告诉911我家地址,不久,救护车就到了,他们把爱玛抬上救护车,问明我只有七岁,不可以一人单独留在家中,所以要我跟在保母爱玛身边,一同上救护车,到医院急诊处的候诊室来等妈妈。」小发发口齿清晰地回答。

    「对啊,郑小发小朋友今天是一名小英雄,是他打电话给911求救的!」老太太爱玛以及男女护士们都用称赞的眼光,看着小发发,做妈妈的小乔,愈发觉得有了小发发这个儿子真好!

「爱玛已经不碍事了,医师已经做了一些紧急必要的急救和检查,这里有一张医师签写的单子,为了安全起见,病人还得再做一些详细的检查。」女护士把一张单子交给爱玛。雇主小乔连忙伸手把这条子接过去,略略看了一下,见左右不过是以后还得继续去验血、查肺、检查肝脏等等‧‧‧,就把这张条子放入自己的百宝大手提袋中。

    「不过,出院以前,咱们还得到社会工作服务室去填写一些表格呢。」那位女护士不放他们走。也就是说,人命给紧急抢救了,除了指示以后还要做一连串详细的身体检查之外,还得谈谈账单的事罢,小乔想。

     男女护士把他们送进社会工作服务室,留下轮椅及轮椅上坐着的病人,两人径自各忙各的去了。

     果然,社会工作人员先问了一些爱玛姓名、年龄、地址、财产及收入之后,立刻问到正题。 

     「爱玛,妳有儿女亲人吗?」他问。

     「你指有血缘的亲人?小发发对我好像对亲生祖母一样,我有小乔和住发比有儿女还好呢!」爱玛答道。

      郑小发到底是小孩,经过这么多事情,早已经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

     「那,郑家有没有替妳购买健康保险呢?」这位社会服务工作人员社工问爱玛。

     「没有替她购买,不过我们也没有替自己购买!」不等爱玛开口,小乔抢着回答,觉得非常心虚。

     「那生病了谁付她的医药费?她的医师出诊费?她的住院费?」社服人员追问到底。

     「啊,你是问有没有人代她付今天的医药费吗?我们会代她付的。」小乔非常肯定地代爱玛回答,当然,依小乔的眼光看来,爱玛不但从来不向小乔她们一家要房租,也不曾要求照看小发发的费用,有时甚至自掏腰包购买一些小发发的玩具,家里天天吃中国餐食,她也有时买些面包奶油等食物,这次医药费用,当然应该由小乔她们出了。

「是吗?你们与她非亲非故‧‧‧,要知,她这次的医药费得需壹仟四百元呢!」他一面翻阅表格,一面细察小乔的反应。

「壹仟四佰元,‧‧‧?我们回去想想办法,一定有办法的!」虽然目前小乔一点头绪也没有。

「目前医师只查出法利太太有比较高的高血压,临时似乎查不出其他问题,不过老年人在家中昏倒是很可怕的事,我建议她得购买一支一直可以通到急救中的medical alert来挂在脖子上,有什么紧急事故,她只要单击警钮,急救中心自然会派车派人前来救护。」社工说,取出两份宣传的小册子,一份给给小乔,另一份给法利老太太。

「这支Medical Alert要多少钱呢?我们替她出好了!」这种小乔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玩意儿,如何付钱当然更是没有头绪。

「安装免费,使用时每月付廾元就可以了。」

「每月卄元?」小乔嘴里这样重复着,心里更加紧张,这笔钱从那里来?

「其实,你们只需帮她付到她领到政府的救济金就行了,将来政府会替受济者付这廾元的!。」这位社工人员真和善。

「领政府救济金?」小乔继续重复他的话。

「法利太太除了有一辆小汽车之外,其他一无所有‧‧‧,只要处理掉她的汽车get rid of her car‧‧‧,这样好了,不知郑太太愿不愿意用壹美元向法利太太购买她的旧车呢?」社会服务人员一再细查爱玛的表格,一面寻思。

    「买她的车?壹美元?」小乔现在一直就在开这辆车啊!

「妳看,在这表格上,就算你们供给保姆食住了,法利太太靠已故法利老先生打杂工作的退休金的收入,连零用钱都不够, ‧‧‧,这样好了,这次医院的医药费暂欠,你们把她的车买了,她就是一名无屋无车也没有收入的老人,我就可以替她向政府申请救济金,Medicaid。」

「你替法利老太太向政府申请救济金?」

「是政府发放给贫穷的人救济,如此一来,她以后不但每月可以向政府领取一些津贴,例如食物卷、暖气费用、免费食品等等,如果生病了可以免费看病,也可以免费住院。」

「免费住院?」太好了,美国医院这么贵,才二、三小时就要一仟四百元。

「郑太太,在妳自己与妳先生达到六十五岁以前,妳也赶快替妳的家人购买健康保险罢!没有保险太不安全了!」

「六十五岁以前?」那还得多少年呀!

「凡本国公民达六十五岁后,就有社安保险,一般的医药费,政府付百分之八十,私人只需付百分之廾即可。」

「一家人的健康保险每年大约多少钱呢?」小乔小心翼翼地问。

「看妳保了些什么,一般的,每年大致一万元左右罢。」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