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十六 顿悟

夜色里的灵魂
                                               

                                             
                                            
  

    
  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次醒来的时候,西边的窗户已经透了朦胧的亮,也听到不少的鸡叫……这是乡村特有的慢悠悠的生活,这不是农忙季节,所以村庄还在酣睡,没有车来车往的轰鸣也没有校园里高唱的喇叭……对了,这楼下是有一套简单播音设备的,会计说这是用来向村民通知或喊村干开会用的……永平虽然跟在学校时一样的时候醒来却不用起床,这到底也算是一种享受了……仔细听外面的声音,有些风吹杨树叶的哗哗声,还有麻雀或者其他什么鸟叫声……今天上午要把学习园地布置好,再写篇稿子出来,组长说了,今天中午要请支书主任他们吃饭,上次是人家招待的,这次我们请人家,平时的饭帐都是要算给人家的……
         
终于听到组长那边起床的声音,小季也有了点动静……其实楼下的动静更早一些,永平就是要等大家差不多才起床——这些年的社会生活已经让永平知道怎么去和保持表面的一致了,不然老是惊世骇俗的……
         
早饭后各有分工,永平往墙上贴在学校请人家写的学习园地四字,小季负责在后面看是否贴在合适的位置上……会计陪同组长聊天等那几位干部的到来,会计的二儿子去街上买菜,会计娘子与二儿媳妇在厨房忙活……园地布置的快,标题字贴好,两边贴两根纸条就好,再把一些帮扶的文件贴一点。忙完了,小季下楼陪组长了,那几位来了就开始打麻将……永平一个人在楼上写通讯稿子,永平不想写的那么干巴,就把自己站在麦田埂上所看到的景色已及自己下乡帮扶的心情也揉了一些进去,组长说不仅要上交材料,还有可能在帮扶简报上发的……
         
写的差不多了,永平不想下楼,他们烟雾缭绕地麻战正酣……就躺在床上直直腰,放松一下,好久没写什么东西了,有一丝的兴奋也有一些生疏……想当年在大学还多少写一些,最疯狂的是高中,每周一次的作文根本满足不了想要倾吐的愿望,练习了很多题目的开头,只是那时议论文为多……工作了,琐事缠身,虽然借着上电大课程的机会看了一些书,可真的动手写还很少的,只是那次文学普通班的十几位学生因为只上了县电大这样的学校情绪很低落,为了鼓舞士气,写了一首现代诗鼓励他们,“……流水东逝/一片荒原/莫如/截住/引水浇园/向天明/回首张望/那浅浅的绿色里蓝蓝的/小小的花朵在悄然绽放……当时确实振奋了他们的心,大家都把这不是诗的诗抄到书本的扉页上……还有一年他们就毕业了,有一女生已经考上师大的专转本文学专业,其他也大都自考本科……这是永平第一次教大学生,还是有些兴奋的,文学这玩意没有激情是不行的,对生活没有感情很平淡麻木怎么会想到要去表达?
         
同样是人,为什么太多的人对生活没什么感觉呢?除了吃喝就是玩乐,这样的层次太低了,这样的一生太没意思了……艺术是人类的花朵,没有花朵的生活简直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关键是这花朵是不选择外在条件的,再贫寒的生活也可以绽放绚丽的花朵,往往还越是贫瘠的地方越是有风姿……少数民族的歌舞总是有魅力,印度的电影里总是少不了歌舞……只有富有的阶层才会一脸严肃呆板,那是在盘算怎样从别人那里获得更多……老杜说:书贵瘦硬方通神,这真有道理,老杜就是老杜,有两下……精神上不能独立,不能冷静地观察这个世界,不能客观地评价这个世界,这人还有能有多大的作为?只顾埋头挣钱吆喝着找乐子……这算什么人?人是高等智慧的,高等在什么方面?只为自己也许生活的很舒适,但这和低等生物之间的区别究竟有多少?
         
永平觉得很多事情是必须思考的,否则如同低头急行一般,那是要出问题的,很有可能方向就错了……不如花点时间把方向考虑清楚了再说,这就需要站到很高的山峰上才行,站在低处是看清远方的,不是说嘛,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看的远近跟站的高矮是有关系的,取得成就是跟志向有关系的,志当存高远,皮革马利翁效应……既是如此,为什么不放到最远?反正不需要像购买商品似的要想买好东西就多花钱……即使不成功也是倒在追求的路上,也是体面的……同在学校那个集体宿舍住的一位就当面质疑永平,看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还是当不了官,也不多拿一分钱!读书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在永平的脑海里……自己的素质提高了,眼明心亮的,不就是一种收获与自在吗?非得在现实里获得具体的利益?不断进步本身就是一种价值,人行好事不问前程,人多提高不问目标……要的就是更好,没有最好,奥运会的口号就有意思:更高,更快,更强!做官,还真要看做什么官,贪官昏官庸官,不做也罢,想做官无非想多得些好处,想多威风些……从某个高度上看,这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与李杜同时期的高官富商不知几何,现在谁知道?与欧苏同时的呢?……还不都一样?连很多皇帝许多人都不清楚,那么,什么才是对的?
         
永平觉得好像有很多东西都有些连接起来了,眼前似乎也更亮了些……以前的很多零碎的认识现在看来都是一个整体上的东西,真是一通百通,关键一点就是自己要站的高,站的高就能很清楚看清一些东西了。这样看来,人不宜看低自己,即使没有雄厚的背景也没有过人的才华也可以有很高的境界,只要境界高一切都不是问题,一切世人的所谓财物与成就也不是问题……
        
小季上来喊永平吃饭,到了众人前,组长问上午半天稿子写怎么样了?写好了,吃过饭请组长把把关。
         
依旧觥筹交错热闹非凡,永平因为已经顿悟了许多,所以也坦然地应付着,心里明白这不过是一场短暂的戏,时过事易,一切都不会有什么痕迹……






                                                                          
0一四年七月四日十四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看透了就不会纠结。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社会如此错综复杂,看不透就不得超脱。

 
蝉衣草的头像
 #

哈哈 会计娘子这个词倒是很新颍。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这词在乡村是很通用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  对有些人来说, 逢场作戏并不容易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活着就是难事,尤其在那样的环境里。

 
阿朵的头像
 #

永平的顿悟还真是不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他基本上已经被逼到没有任何退路的角落,如果悟不透可能就是庸人一个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