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十五 长处

夜色里的灵魂

                                                                    

                                                          

      组长又呼永平了,这次去要住下的,准备在墙上弄个学习园地的事准备怎么样了?这准备好了,没问题。

这次熟门熟路的很快到了,组长提前联系过的,也不必过于张扬,说得过去就中,也不要支书主任的陪了,简便一些,下午到村里各处走走看看……会计自是一切照办。三人的住处设在西边小楼的二楼,组长安排在南厢,小季与永平在北厢,铺盖齐全……这小楼是没有阳台的,东西有窗子,西窗可以俯视邻家院子……饭后司机先回去了,永平他们就上楼休息。两点多时听见组长起来的动静永平与小季也利索地起来。

会计陪同沿着庄子随意走走,这里的村庄走势有些复杂,一般来讲这黄淮区域的房子大都是南北向,但又不是正南正北,总有一些偏,或偏西南,或偏东南……坐北朝南是适应气候的,既是朝阳也是背着北风,如果临东西向的街,当然就有朝北开门的房子,但一般同时开南门……东西向的房子一般不是堂屋,但的确有一些村庄面西或者面东,各有原因,有的是河流走向影响有的是历史原因……这个村庄一部分南北向一部分东西向,既有聚在一起的也有散开独自一方的……这地方还真是复杂,当年这地方能拉得出一队人马可见是有些缘由的……会计和组长前面走,边走边说;永平与小季在后面跟着,边听边走……这里有一家很困难的,家里的男人得了绝症,医院已经不治了,现在卧床不起,还有三个孩子,都不大……过年的时候村上也送点粮食和油,其实这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永平听得心里很难过,这样的人家其实是不少的,穷人不得病实如走鸿运,一旦疾病缠身,一个家庭基本就破灭了……人是很脆弱的,谁能保证不生病?像会计说的这样的家庭,能有什么好办法?组长说:“帮富不帮穷,像这样的人家也只能给点东西安慰安慰……”看永平似乎有些不解,又解释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帮扶资金即使全部到账也只有两万多,都给这一家也解决不了问题。”会计一副见怪不怪地笑着说:“帮穷就像填坑塘,花多少都看不出效果;帮富,加一点就看出不同了……”“是这个理,要想成效快就得在已有的项目上加一点,要想效果明显就得在那些快有眉目的上添一把……”组长迈着舒适的步子半笑着坦然地说。

这话怎么这样扎耳?可也不好反驳,拿什么来反驳?这就是我们号称依靠天下最先进理论建立起来的制度,这制度怎么净产生这些无法解决的问题呢?说的再好也只是纸上谈兵,不能照顾弱势群体的社会制度都是废话,一个社会的好坏应该看最低线的高低,不能看总值,也不能看平均数……那都是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看大数这样的堂皇说法也只能是表面文章,或者说这是远远不够的低级阶段……永平机械地随着众人的脚步挪动着。

村庄里也有一些楼房,这都是在外打工挣了钱回来盖的,但里面基本就是个空壳子,会计是很熟悉的,一路指指点点……有几处高水位渠要建“小倒灌”,就是从低水渠上方把高水渠的水通过去,这就需要架设水泥管,需要资金……

晚上,饭后活动,会计说人老眼花,正好小二子在家,这是会计的二儿子,海员,刚结婚时间不长,上次来的时候不是他的假期……好呀,反正打牌就闹趣儿,年轻人精力足,打牌也利索干脆……小季摸出香烟,右手捏着两根先敬组长,组长大咧咧取了一支,小季不忙递火,却又抽出一支保持手里两根的数目散给永平,永平摇头,再敬小二子,小二子不慌不忙从小季手里绕过第一根取第二根,小季与小二子相互一笑……永平瞥见了,心下明白他们的意思……烟雾缭绕中永平觉得有些辣眼,但也只好忍着,不能太书生气嘛……几牌下来小季有些没精神,说不来点彩头没劲,组长朝永平望了一眼,永平脸色平静……海员从家里摸出一把玉米粒,一个人发十颗,斗地主三打一,十分一粒玉米……打牌期间说话聊天,小二子说大哥在天津部队里,正排,部队条件好啊……乖乖,这会计一家真不简单啊,永平暗自思虑,自己当年穷尽所能考了个师范,人家怎么就这么轻松呢?难道自己这样的就没有长处了吗?长处是什么?

这一夜永平有些睡不着,又不能乱翻,旁边的床上的小季很快就打起了呼噜,他这呼噜还算小,南厢房传来的呼噜声才叫一个厉害……这村子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看着似乎不起眼,可藏龙卧虎啊,来扶贫的,这怎么扶?组长的单位扶贫资金是五千,自己这个单位是两万……自己也说不上什么话,可要想有成绩只有听组长的,自己能有什么主意?看这样子,如果弄不好的话,这资金到位后能不能发挥实际用途还真没底……再说这单位的资金就这么好要吗?以前也有人扶贫的,好像是没什么结果,还有人到乡村学校支教的……弄来弄去还一个样,事情真是难做,也真是难为这些人整天也有说有笑的,不愁也不焦,好像这个样子就是最好的,无需改变也无需筹划……那生了绝症的那一家呢?有谁能帮到人家?怎么帮?除非那孩子到职中读书找领导免除学费,再安排到食堂勤工俭学解决吃饭问题,可那是远水不解近渴啊……

自己呢?将来孩子要到城里读书,住在哪里?买得起房吗?凭现在的收入不吃不喝要十年以上……就算自己把所有问题都看明白也解决不了什么事,再明白没机会没基础一样没戏……这么说这辈子岂不是注定碌碌无为了?人活一世,一点痕迹也留不下,真是糟糕的很……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一点点的有价值的社会关系都没有,自己考个师范做个中学教师就已经是老家村里的脸面了,谁知半点事情做不了,不像人家有会唱的有会画的有会写的还有会混的……自己好像只会胡思乱想,这胡思乱想也算才能?如果这算是一种长处,这样的长处谁欣赏?好像只有小田有点崇拜自己……这好比那些才能是花朵是又香又甜的果子,而这样的不由自主的思考是树根,既不起眼还没什么用处。这种类型想早出结果是不可能的,也许一辈子也没结果,可自己真的就是这类型,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张嘴就跑调,抬腿就落后,站着文弱,躺着难受……

永平的心思纵横交错,一会儿是高山峰颠一会儿是山涧野草,一会儿是海上风云一会儿是村庄树木,一会儿风清水秀一会儿雷雨交加……觉得自己像寒风中的一片枯叶,又像是茫茫水面上的一叶小舟……总是进退不得的境地里飘浮着,不着地也不着天,四处没有光亮,到处着不得力……究竟身在何处,究竟身为何物?……

 

 

 

                                                                        0一四年七月二日十九点

 

 

分类: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永平是一个本份的知识分子,守住本分和诚信,永平也会有一个不错的未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只要他觉得安稳就是很好的境遇了,很多东西都很难是以一种标准来衡量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帮富不帮穷,像这样的人家也只能给点东西安慰安慰……”扶贫资金不帮穷, 太可悲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急于出成绩,为的是让上级看到,哪里还顾什么实际情况?一级一级都这样……

 
梅子的头像
 #

弄虚作假、搞表面文章,是扶贫以及其他工作的宗旨。。。悲哀,只是永平怎么适应得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永平会有一个出人意料的未来……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