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经历的灵异事件

看完林导讲的老外婆的故事,一下子勾起记忆中无法言说和解释的亲身经历。再过五天就是中元节了,趁着大家讲鬼故事兴起,我也说说自己亲历的灵异事件,希望有专家来答疑解惑。

从小,我就是有些敏感的人。小的时候家里住在一个叫青龙山的地方,爸爸单位的家属院隔壁有一个木材加工厂,每次晚上从加工厂黑乎乎的大门经过,我都吓得一路小跑,生怕有小鬼出没。如果这只是五六岁孩子对这个世界的最初隐忧,后来回到乡下和奶奶生活的那两年,又加深了类似的恐惧感。

听奶奶讲过许多人、鬼、神相互穿越的传奇故事,一到夜晚必须有人陪着我才能入睡。如果遇上村里谁家死了人,各种吊死鬼的传说更是会漫天飞,我能想像得出吊死鬼们吐着舌头的模样,血腥恐怖,还有白布飘荡在半空,伴随着他家做道场的哀乐声,呵呵,真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这些鬼故事,完全是出于孩子最初的想像力和好奇心,每天晚上自己编着玩,自己吓唬自己。

老人们说,不要在夜晚指向晴朗夜空的半月湾,不然月亮娘娘生气了,趁你睡着了就会割掉你的小耳朵。有时月光明亮得晃眼,不小心用手指了一下,立马就担心得不得了,第二天一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的耳朵还在不?

但最让我害怕的,还是听人说如果有妇女生孩子的时候,千万别乱跑,会有鬼来投胎转世,如果乱跑,半路遇上了想投胎的鬼,耽误了TA转世的机会,你就惨了!所以,那时我一看到怀着大肚子的女人,就离得远远的,生怕遇到什么不测。

随着时间流逝,我已经分不清是奶奶讲的故事还是清眼见过半夜路上遇到妇女当街生产的事。好象是一个有些凉意的晚上,一位赶路的怀孕妇女走到我家下面的一条街道拐角处,突然发生了孩子早产的事。很快围拢了路人,人们给她抱来干草,让她躺在上面,大人们围成一个圈,有年纪大的老人帮忙给她接生,随后就听到孩子的啼哭声。听到这里,我想像着来投胎的那个鬼,一定很厉害!

同村里还有一个女人生孩子不幸难产了,据说当晚她疼得死去活来时,她家的窗户玻璃纸响得厉害,那投胎的鬼想必是急得不得了,一心想转世,结果失败了。

这些都是年幼的我最早听说或形成的关于鬼、关于灵异的故事。等慢慢长大了,有些不可思议的事也会在生活中发生。

记得当年高考结束,我发挥得并不好,填报志愿填了好多个。在等待录取通知书的那段时间,是武汉最炎热的夏天,经常热得人睡不着觉。有一天,我却睡得非常沉,还做了梦,梦里自己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和人说话。醒来时,还隐约记得一些英文句子,成串地蹦出来。想想觉得奇怪,那时自己的英语学习并不好,一心想学日语的我,因为偏科太厉害,数学成绩不合格,没法编入日语班学习,我那可怜的英语也随之被我冷落,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报志愿时,文科生的选择非常有限,不想当老师,又不愿学会计之类的我,根据分数报了唯一一个语言类专业-------科技英语专业。在做完这个英文梦几天后,我就接到学校通知,我神奇地被录取到科英专业学习了。这算是预感强烈么?我不太懂。

最不可思议的事,还是结婚以后。

我的婆婆是一位标准的贤妻良母,是对孩子和家人照顾得无微不至的那种人。因为从小被教育只管学习,从不帮忙做家事,以至于LG去外地上大学,连双袜子都不会洗。去了冰天雪地的大东北念书,为了洗床单,手都洗破了,让婆婆心疼得半死,掉了不少眼泪。婆婆对一家人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我们结婚后,孩子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婆婆和公公不远千里来帮我们照顾孩子,起初一家人相处得还算可以。随着时间推移,我和她有时也会因为如何教育孩子发生些不愉快的事,但总体来说,还是能够和平相处。就在我们共同生活的那一年里,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公公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婆婆一个人躺在一张床上,我和一些人围着婆婆看,像是一个不太吉利的梦。吓得我惊醒起来。这样的一个梦,我不敢跟家人提起,更不敢说给LG听,担心大家会说我对婆婆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时间很快过去,公公和婆婆又想回自己家生活了。我们将他们平安送回去,重新开始一家三口的平淡日子。

他们回去后的第二年,夏天到了,老两口喜欢去家附近的植物园散步。晚上八点,对西北地区的人来说,才相当于内地的傍晚六点钟,天还亮着。老两口和平常一样一前一后进了植物园,但几分钟后不幸就发生了。停在植物园里一辆私家车将走在前面的婆婆撞倒了,新手司机由于紧张得要命将刹车踩成油门,又直接将婆婆推挤进植物园的排洪沟里,车前侧正好挤压在婆婆的太阳穴,人当场就不行了。走在后面的公公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六十多岁的老人,整个人都吓傻了。后来当然是有植物园和司机家属及路人帮忙送医院抢救,但一切都为时已晚,回天无数了。

我们在外的子女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回去,迎接我们的只是冰冷的亲人。那一刻,让我第一次亲历了家人的生死离别,公公卧床不起,LG也因为母子情深几天吃不下饭。与肇事者谈判、跑交警队、照顾正在怀孕的小姑子、给一家人煮饭、直至亲赴殡仪馆处理婆婆的后事,我都要承担起来为LG分担,我们俩一下子成熟历练起来。

在婆婆的追悼会上,一家人伤心欲绝,都哭得说不出话来。追悼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是与亲人道别,每一位来参加追悼的人,手里拿着白花,一一走过经过整容化装脸上呈现安详睡意的婆婆身边,为她作人世的最后道别。本来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最后由我们家属与婆婆告别,我牵着年幼的儿子走在最后,就在伤心垂泪之际,抬眼看向仿佛睡着了婆婆时,我一下子想起一年多以前做过的那个梦,正在经历的场景和梦里的画面几乎一模一样,也是这样围着婆婆,伤心泪流。一时之间,我几乎不能自持,这预感实在是太强烈和真实了!如果当初预感能被阻止,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我不记得在那一刻随后又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就在最后将躺在推车上的婆婆帮忙工作人员推进去的时候,我的手指被推车上的金属角划伤了,流了好多血,那血让人惊心,让人神伤。这也让我想起婆婆出事的当天,儿子在家属院门口玩耍时不知怎么摔了一跤,两个膝盖被摔得血肉模糊。我就是正在给他清洗伤口时接到婆婆出事的电话。看着流出的鲜红的血,有些触目惊心,我在想是不是冥冥中,这就是在昭示亲人之间血肉相连的正解。

老人们都说,梦通常是反的,如果梦到不好的事,说出来就没事了。我很后悔当初没有及早说出这个不祥之梦,破解悲剧的发生,但悔之晚矣,逝者已去。

其实这样提前做梦,有预感的事,在我印象中还有几起,但婆婆的意外去世是最让我不能释怀的。在接到邻居阿姨打来电话告诉我们不幸事件时,LG正好在上海出差,半夜里,住在六楼的我们,居然听到空调机的外机上有小猫在叫,那凄惨无比的叫声,就像是人的哭声整整持续了一夜,惨不可闻。我一个人搂着睡着了的儿子看着窗外直至天光大亮,一夜未眠。猫妈妈是怎么将刚出生的小猫从楼顶不小心掉落到我家空调外机上的?这是一个无解之谜。我只记得那一夜,我无心睡眠,恐怖、忧虑,彻底经历了失去家中老人的悲凉。

都说没有经历过父母亲人过逝的人,永远不成熟。在三十多岁时,我终于长大了。

关于梦的灵异事件,这是最让人难过的一个。后来我又梦到过婆婆几次,她还一如既往地在我家进出,在床边帮忙整理衣物,非常平和地我们相处。

但家里因为她的突然离世,其实早已不同。

公公至今孤身一人,时常向我们提起婆婆的各种贤能。由于伤心过度,小姑子没能保住她不足三个月的孩子。小叔子脾气变得更古怪,至今未婚。这个家,由于婆婆的离开,真的散了。

每年婆婆的祭日和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春节,还有中元节,我们都会给另外一个世界的婆婆准备一些她生前爱吃的,烧些纸钱给她,希望她保佑我们全家平和安康。

人,鬼、神,奇怪的梦,强烈的预感,这些有时还会困挠我。但更多时候,生活还是平淡乏味。精彩和灵异毕竟是少数。所以,我想还是积极乐观的生活吧。在人类还不能解释一些现象前,不要用无知去折磨自己。怀着敬畏之心,善良地生活,是最好的选择。

                                                                                             201485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捷润的头像
 #

这叫Precongnition。前人有过试验。

 
Amoy的头像
 #

百度不到这个词,是预感的意思吗?

 
阿朵的头像
 #

我也觉得冥冥之中,亲情会有预示。我也有类似的经历,晚间做梦梦见谁了,第二天就会接到梦中人的信息。

 
Amoy的头像
 #

嗯,嗯,我俩相似!

 
海云的头像
 #

有些人确实有预感。Amoy大概就属于这类人。

 
Amoy的头像
 #

这样预感也不好,该来的还是会来,我无法改变什么。特别是真实呈现梦境时,更为心惊骇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其实,每个人都要注定经受一定的生离死别,父母子女之间,有一天都会告别,只是,我想每个人都不能因为亲人的逝去而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

把悲伤放在心里,我们还要前行。

 
Amoy的头像
 #

都说父母帮我们隔着死亡,亲历这样的事,我们和从前的自己不再一样。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有些特别敏感的人对事务有预知能力,但这种特殊功能往往使拥有者害怕,因为世界是我们人类无法控制的,其实,对人类对世界的了解非常有限,我们周围所有的一切,就象是计算设定好的程序,早就在那里了,我们只能跟着程序运行,所能做的仅仅是微调,因此,敏感能感知未来的人,你要锻炼得坚强起来。

 

 

 
Amoy的头像
 #

我感觉到了林导身上正能量和坚强的一面。我其实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只想过普通平和的日子,所有的经历都值得我感恩和知足。让我们感谢生活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