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品尝珍稀野味, 导致穿山甲濒临灭绝

 

穿山甲是一种小型哺乳动物, 其主要食物为蚂蚁。中国传统医学认为穿山甲的鳞片,是“寒性的”, 食用它们,可以祛风消肿和促进产妇乳汁分泌。但是穿山甲的鳞片似乎还在助长一种有害无益的东西:贪婪

 

最近, 国际联盟自然保护在一份报告里警告说,穿山甲 “正在被吃到濒临灭绝。”东亚和东南亚对穿山甲鳞和肉的需求, 促成了一个繁荣的非法穿山甲贸易市场。

 

2014616日, 在香港九龙的香港海关新闻发布会上展出的被查获的穿山甲。

 

20127月印尼警方截获85只濒危穿山甲,一位政府官员将一只获救的穿山甲幼仔释放到苏门答腊森林里。

穿山甲所的八个种都有被灭绝的危险,其中有两个种属于极度濒危。与许多其他濒危物种不同的是,它们原本不太大的栖息地逐渐被城市化侵蚀。穿山甲在地球上的许多地方均可发现, 它们几乎遍布整个南亚东南亚, 以及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大部分地区。

 

那么,为什么人们对穿山甲的胃口突然变得如此贪婪无底限呢?

 

国际联盟自然保护主席, Dan Challender, 在联盟的穿山甲专家小组会议上说,最近几年“穿山甲消费发生了巨大变化。” 穿山甲一度曾是乡下人补充蛋白质的资源,现在已经成为都市里新富们炫耀身份的奢侈品, 其珍贵在于它们必须在野外捕获。Challender说,“在越南和中国,野味被认为是非常好的补品。人们将它们与养殖肉类区别看待......穿山甲是一种自然产物, 因而具有附加值。”

 

穿山甲与鱼翅的区别在于,例如,   鱼翅是一种传统的奢侈品,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能买得起这种食品, 其消费量也越来越大。穿山甲的消费似乎与都市人怀念乡土味和它本身的珍稀有关。

 

国际联盟自然保护已经想出了一个令人钦佩广泛适用的对策: 由供需双方一起阻止穿山甲滑向灭绝。前者(供方)这样做是出于善意和政治上的需要,但可能只是浪费时间。中国和越南已经签署了一条禁止濒危物种贸易的公约(看来只是书面上的), 但该公约未能阻止老虎犀牛贸易, 依此类推,  也不可能禁止穿山甲贸易。

 

需求方则需要付诸行动,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让政府签署一项合乎民意的条约比较容易;改变数百万具有身份意识消费者的行为是相当困难的。但是,也不是不可能的。

 

由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发起的反鱼翅运动, 表彰在商业活动中拒绝食用鱼翅羮的企业,并提供无鱼翅宴会酒店的名单。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声称,输入香港的鱼翅数量于2012年 - 2013年期间下降了近35%,中国开始实施三年内国宴上淘汰鱼翅的计划。他们也宣称鱼翅销售量急剧下降。

 

穿山甲通常是庆祝生意成交宴会上的招牌菜。 Challender建议,让某一大公司带头允诺在签署合同时断然放弃野生肉类的消费。与此同时,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展各种媒体宣传活动,诸如创办保护穿山甲基金会, 发动“文艺界宣传穿山甲面临的的困境。”

 

请容许我献上一首小诗:“那是一只穿山甲/勿塞入/你的嘴。”

 

择译自NPR

by Jon  Fasman

August 03, 201410:48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听说过穿山甲, 还是第一次看到图片.

 
捷润的头像
 #

人类的胃是极可怕的东西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阅读点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可怕的世界。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阅读支持!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让新闻界狂发信息:吃穿山甲容易感染爱博拉病毒,基本无药可救!NND!让他们整天吃!吃死他们!萨思病毒刚过没几年又吃上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把这篇翻译出来贴在这里, 权当是为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做宣传, 谢谢阅读支持!

 
夕林的头像
 #

人类向自然索取的太多,就会遭到惩罚!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所言极是, 谢谢阅读支持!

 
木易石的头像
 #

可怜的幼小生灵。看见过野刺猬,还没见过穿山甲。人嘴可畏,可祸!谢谢分享,呼吁。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怪可怜的, 那些"越濒越吃"的人, 咋么能吞咽下去......谢谢阅读支持!

 
海云的头像
 #

记得那一年我带团去桂林,下榻的宾馆餐厅里充满了桂林臭笋烧穿山甲的味道......据说广西人特别爱吃穿山甲。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以前只知道穿山甲用于中药, 读了这篇文章, 才知道它们还能食用, 难以想象是什么味道......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保护自然,就是保护自己。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所言极是,  周末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