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辣妈Z传(29)

辣妈Z传(29)

「请问妳们有空位吗?」那洋帅哥身后,一个年青女子的声音问道。

太失态了!竟然没有发现他不是一个人进来的,怎么会没有注意到他身边还有一位女伴呢?

「有,有,有‧‧‧,请来这边。」小乔吓了一跳,连忙取了两份菜单过来,领他们到一个双人座位上坐下。

「对不起啊,我见妳的男友有点像我的表弟,所以‧‧‧。」小乔连忙陪着笑脸,很殷勤地招呼着他们,在美国,大家华洋混着结婚,一位中国女老板有个白人表弟当是可以的。

「这盘免费的餐后水果,是本店送给像表弟的帅哥及他美丽动人的女友的!希望你们能常常来光顾本店!」女老板小乔说,礼多人不怪嘛!

啊!这位青年比她第一次在校园里看见贾森时还要年青,那,他,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呢?当时,他当然是非常恨她的,现在,还恨她吗?

当天晚上,小乔半夜由梦中突然惊醒,脑中全是贾森的音容笑貌,他的英俊潇洒、他的礼貌体贴、他的温文儒雅,小乔尤其思念他那结实的身体以及他那温热的抚摸,她的芳心开始疼痛了起来。

仔细听听,身边的发仔仍然呼吸起伏一如往常。小乔掀开身上的毛巾被,跳下床来,黑暗中摸索着由床下拖出一样东西来,出来后又将卧室门轻轻地关好,将这东西一直拖到他们另外一间放杂物的房间,打开电灯,原来她拖进来一只旧皮箱。

这个当初由台湾带到美国来的皮箱,虽然非常非常旧了,但还没有坏,所以也就不曾丢掉,被小乔小心翼翼地带到佛罗里达,放在自己睡床的床下。

在电灯光的照耀之下,小乔擦了擦箱上的灰尘,打开皮箱,翻开一些平常不大穿的衣物,一直翻到箱底,下面躺着一个旧布包,再打开旧布包来,里面有一条白金项链,炼上有一粒古董钻石,还有它的副本,那几张钻石的真伪鉴别书仍然包着另外一条白金手镯,镯上仍然镶着三粒比较小些的钻石。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物是人非,小乔的左手手指上空空如也,旧布包着的钻石还在闪闪地反射着灯光,小乔的内心,又重新开始翻滚起来。

他还恨我吗?

「这房间灰大,对妳的肺不好,呀!小乔,妳在做什么?怎么哭成这样啊?」不知什么时候,发仔也跟着进入了房门,看见小乔抬起满布泪珠的脸蛋,泣不成声,慌得手忙脚乱,一直用十个粗糙的手指去擦她的粉脸。

假若是贾森的话,他一定会掏出洗烫得干干净净、折折得整整齐齐的手帕替她擦眼泪,然后用温柔但有力的一双手臂,把她拖过去‧‧‧‧

发仔的手虽然也很是温热,不过却十分粗糙,摸得她的脸有点微痛。可就是这双手护着她渡过那么多难关,就是目前,也是这双手使得她与小发发甚至法老太太能够有得衣食住行哟!她想。

「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要翻自己的旧皮箱?」发仔见小乔不答,又追问了一句;「是担心夏天来了,生意变不好了吗?」

小乔用自己的手背也擦了一下眼泪,乘机点点头。

「是啊,今天后面厨房不忙,我走到前门店外看了一下,只见十九号公路上车来车往,就不见一辆车由公路转出来一直开过来停在我们店外的停车场上的呢!」发仔努力想把气氛变得轻松一些,就打了一个小哈哈,讲了一个他自以为幽默的干笑话

我这是做什么?午夜梦回,得了相思病吗?小乔心里责备自己。

    「不要担心,夏天生意不好算不了什么,我们量入为出一点,这边冬天客人很多,我们想法子做点广告之类的,也可以补得过的。」发仔劝道。

「 我们的收入除了得支付当天的开消之外,餐馆还得负担每月的维持费,保险公司的投保费,政府的营业税‧‧‧等等。 」小乔索性如此回答,其实这也是她真的烦恼之一,现在正好乘机吐露一下。

     「一定有有办法的。」发仔很肯定。

     「有吗!」

     「小乔,我们既然决定了要自己开餐馆,就要努力尽自己的力量坚持下去。」发仔下定决心似的说。 

不错,既然决定了,就要坚持下去。这道理连发仔都懂,我当然应该更懂!千万不要做一些不切实际事情,受苦的人没有悲哀的权利,我们这一代的人,为了要在异国他乡生存,一定得自己努力坚强起来,半夜想念那不该想念的人,不是自找苦吃吗?

何况,贾森还有可能会原谅她吗?

「做人要诚实,爱我就嫁给我,回去与他离婚!」忆起贾森眼镜后面冷泠的眼光,一字一字慢慢的语气,剌得她更是心如刀绞,痛澈肺腑。

从小就努力做坚强的人,绝不让婆婆妈妈的感情来支配自己!

小乔决定了!她擦干了眼泪,朝发仔笑了一下,就把那旧布包又收起来。

「好了,我们回去睡罢,现在天气渐热,店里员工也渐少,明天全部工作都得靠我们自己呢!」他们匆匆将旧皮箱又拖回卧室重新又推到卧床下面,小乔牵起发仔的手,两人又重新躺回卧床,安心睡觉。

又过了一阵子,学校快要放暑假了,天气更加炎热,那天下午三点多钟,店里员工吃完午餐,各自回到后面去休息,外面免费供应冷气的大厅里,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老客人,一面喝着餐馆供应的免费茶,一面捧着本平装小说在看。女老板小乔坐在柜台上整理帐薄及信件,发现餐馆欠税务局4千7百多元的税,无论如何核算,上月加本月只剩2千5百多元现金存款,而店里生意却是一天不如一天,就算申请延期缴纳被批准,也不过是拖延一下限期,何况还要另外缴付利息呢!

正在此时,柜台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打杂的白人小妹苏茜见女老板正忙,就放下手中的扫把,跑过去接电话。

「老板娘,是妳的电话!」白人小妹苏茜举着话筒喊。

「苏茜,妳代接一下罢!」小乔头也不抬,什么人这时来电话,订外卖罢?

「老板娘,妳还是自己接罢。」白人小妹听了一下,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把话筒交给了女老板,小乔只得放下手中帐薄,接过话筒。

「小发发,你哭什么?由那里打来的电话?什么!由七河医院的急诊室打来的?爱玛呢?」小乔吓了一大跳。

小乔匆匆放下电话,一把抓起里面放着百宝杂物的大皮包,跳起来就向外冲。

「苏茜,再过不久,阿香就来了,妳告诉她我有要事出去,叫她先照

顾柜台一下。」小乔临出门转过头来交待道。

「要不要到厨房去告诉老板一声?」苏茜在后面追着问。

「不要告诉,等我把事情搞清楚,自会打电话给他。」

 

小乔匆匆冲进小红汽车,车子如飞一般由中国新锅的停车场,冲到+九号公路上,向北面七河医院急驶而去。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