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也谈灵异的一点事

                         

                                                                           也说灵异一点事


先有了世界后有了世界的认识,认识在发展,世界也在发展,这两者之间大概永不能完全重合……个体之间的差异影响着我们的认知领域,也影响着我们观念的形成……

我小时候常听大人讲,人是有火性的,火性有高低之分……一般来讲生命力旺盛就意味火性高,反之则低。低者易看到不净之事,所谓阳气不足邪气上升……童年的我自然不解其意,但暗中希望自己是正气浩然的,这样可以镇邪气……然而心是虚的,这庞大的世界里千奇百怪的,保不齐就出些什么来也不确定……

 乡村是自然性很高的人群聚集地,村庄周围密密的坟堆无言地守望着来来去去的人们,白天一群来一群去的自然没什么感觉……如果月黑风高,或者阴雨唰唰……那时节就不是来去自如的感觉了,谁那么找死要选择这样的时刻去那地方?这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内心的恐慌——鬼也是欺软怕硬的,落单的人,在特定的时刻……都是可能被鬼吓唬到的。庄户人家劳动多,有时就难免有传言出来……说是正午时分,以为太阳高照,结果在玉米地里锄草,无意间就见到小路上过去一个打扮异常的人影,无声无息地飘走……或者谁家孩子白天乱跑,在坟堆那里玩耍,结果晚上回家就糊涂了说乱话……再不就是谁路过先人安葬之地,那魂魄就跟回来了,回来就精神混乱痴迷不醒……驱鬼的方法是有的,一律是烧纸祷告许愿……用铜钱在平放的镜面上试着立住,在这个过程里得诚心诚意地跪在那里不断尝试说是不是谁谁来了,如果是就请把铜钱站住……正好那一刻应验了,就许愿说你不要再跟着了,你跟着他(她)不是喜欢,是害了他(她),你立马让他(她)好了,会按时按节烧纸给你的,你拿去慢慢花……说来奇怪,那被鬼拿了的逐渐安稳地睡了,一夜醒来就没什么事了……当然,该你去烧纸的你要去烧。

读了书,见识了一个苍白的虚幻的世界……逐渐就把童年的这点儿感受都赶走了,相信自己成了明白的人。但在初中时又见识到了一件事,让我有了一点新的看法。

那时的我并不安分读书,一到假期就喜欢走亲戚……大姨家孩子多,大姨夫常年不顾家在外面乱混,家里自然常常困难的很,大姨被生活折磨的很啰嗦软弱——自然所谓火性就很低。大姨哥是个很帅气的小伙子,至少我印象里一直是这样的,我小的时候去他家他总是带我满街地玩,他家住在一个集镇的老街道上,他把我架到肩膀上到处走……非常可惜的是大概十七八岁的时候被查出糖尿病,那年月那样的家庭……没两年就去了,大姨妈舍不得就找人打了薄板棺材安葬了……按当地的风俗少殇是不能正式安葬的,福薄享不了的……也许是两三年之后,就是我读初中期间的一个暑假我去了大姨家,一日午饭后小姨哥们与我到街上溜达,天太热,没什么好玩的就回来了……两个姨姐正倚在门边吃吃地笑,看见我回来了连忙招手,示意我不要出声……大姨在午休,可却清晰地传出说话声……那口吻赫然是大姨哥,抱怨屋子漏水也没人管……姨姐早已习惯,悄悄告诉我经常这样,要不你试着问知不知道你是谁?我的确感到奇异,就问:“你知不知道我是哪个?”大姨的自言自语停了停,忽然说到:“哪个不晓得啊,你不就是三姨家某某吗!……”我心下骇然,再不敢问。姨姐见我害怕,就安慰我说:“不碍事的,他也就说说,等你大姨醒了,你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件事一在我心里很长时间,我不知道如何表达,也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后来的岁月里我也常想到这类的事,逐渐的我反而希望真的有灵魂存在,这该多好呀,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善恶有报,投胎轮回之类的就是真的,这不就让人有出头之时了嘛。再说了,善良的人成了鬼也必是善良的,那又有什么可怕?只是,活着时修炼达到的境界可能为鬼时就只能停留在那个层次了……所以传言出来的灵异大都保持生前最后的状态,这是一件憾事了。

生前不勇敢成了鬼也不会大胆,生前不正派成了鬼也好不了……如此看来,无论如何抓住当前才是实在的,有鬼无鬼都影响不了世界的发展,顶多也就是一个有点意思的谈资了,谈谈也无妨,谈完了就算了,该干嘛就干嘛去。

 

 


 

 

                                                   0一四年八月三日十六点零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农村里鬼异的传说很多,没想到木桐也有这样的亲身体验,但愿我们碰到的都是“好鬼”!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谓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邪不压正,不用担心什么的。

 
梅子的头像
 #

看来我家乡与你们那里说的火性高低(我们说“火焰高”)的说法差不多,流传的故事也差不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没多少区别。

 
海云的头像
 #

这个世上真的有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想明白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保留点这样的感觉好,至少对文学的发展有一定的益处,对善良的传播也是有益处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乡村故事果然精彩!经过木桐的渲染尤其引人入胜。

关于附体,有不同解释,天主教基督教认为是人灵魂软弱时邪灵乘虚而入,是撒旦作怪,可参看此类电影<驱魔人>,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的,经真实故事改变的经典电影;现代精神病学把附体解释为双重人格,或者多重人格,就是人类在特定环境下自我创造的一个人格,当这个人格出现时,主人格往往处于休克状态,所以,附体的人在醒来后,往往对这段经历一无所知,因为这段时间内,他(她)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格占据了,就好像两个,或者几个人共享一个身体一样。

更有现代精神病学者认为,所谓双重,或者多重人格,也许是人类灵魂轮回转世的残留物,比如,现世我们的形体和肉身表现是一种状态,但上一世也许完全不同,但上一世的痕迹没有完全消除,就好比电脑没有情理干净,格式化不彻底一样,因此残留到这一世,对我们的现实生活产生影响。

总之,人类的精神世界是无比复杂而深妙的,稍微深入思考一下,就觉得妙趣横生,回味无穷。

大家一起来写灵异故事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点夏夜纳凉故事会的意思了,呵呵。

 
春阳的头像
 #

到了鬼节了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还有五天,呵呵。

 
Amoy的头像
 #

八月十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