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航海犬追踪难以捕获的鲸鱼粪便

在​​华盛顿州北部,有一个自然保护犬生物科研小组。他们通过分析鲸的粪便, 判断巨型哺乳动物的健康状况。帮助他们完成这一项目的助手之一只叫塔克的工作犬,  嗅探犬灵敏的鼻子,可以嗅出鲸的排泄物


华盛顿州星期五港湾在美国南部与加拿大边境交界的度假胜地, 僵硬的海风吹拂着光影斑驳的海浪, 空气里充溢着一种气味,两个”侦探”将要凭借这股气息, 花大约一整天时间沿海捕获一种难以捉摸的证据。

 

这是一个独特的团队:伊丽莎白·西利,一位30岁的野生生物学家; 塔克, 一只黑色拉布拉多犬。十年前,塔克在西雅图北部的街道上流浪,营养不良、惊慌恐惧,它的命运很可能是作为被遗弃的宠物安乐处死。

 

然而,塔克是幸运的。它被收容所拯救,移交给华盛顿大学的 "自然保护犬"。西利女士是该组织雇佣的训犬师, 塔克敏锐的嗅觉和锲而不舍的职业道德意识, 成了科学家的财富。

 

塔克的专长: 追踪外来物种的粪便。

 

在华盛顿州圣胡安岛上, 德博拉·贾尔斯 (左)与同事伊丽莎白·西利(中) 和鲸鱼散射(粪便)探测犬塔克准备登上科研船

摄影David Ryder华尔街日报

西利和塔克曾一起在冰冻苔原为一家石油公司猎获驯鹿、驼鹿和野狼的粪便, 研究人员用收集来的粪便监测居住在油井开采地附近的哺乳动物的健康状况。他们还在热带地区一起执行与圣卢西亚加勒比国家签订的合约, 收集外来入侵物种鬣蜥的粪便。塔克近来又掌握了新技能,擅长探测蝙蝠粪便,帮助”自然保护犬” 搜索栖息在太平洋原始森林(Old Growth Pacific)里的蝙蝠。

 

“Scat” (生物学家对动物粪便的称呼),可在从多方面帮助科学家。动物粪便中含有丰富的DNA,以及毒素和激素。实验室分析表明,历年追踪某种野兽的粪便, 可从图表上显示出该动物及其后代的健康史。

 

“Scat” 还可以用于普查。塔克的狗友之一,萨迪,于2010年随同西利女士去柬埔寨野外作业四个月,追踪老虎粪便, 确定在两个国家森林里漫游的大型猫科动物数量。

 

今年夏天, 塔克的任务是探寻逆戟鲸粪便。特别是,被称为”南方居民杀手鲸” 群体里的79个成员, 这些鲸与皮划艇运动员、斑海豹和偶尔来访的秃鹰共同分享夏季觅食地。

 

“嘿,有卡布奇诺! ”西利女士对驾驶着小船的科学家德博拉·贾尔斯喊道。两个女人根据鲸鱼背鳍底部白色和黑色斑点的模样确定它们的粪便。贾尔斯女士是一名海洋生物学家,她点了点头说:“它的粪便会很漂亮。”

 

果然,塔克已经在跟踪水里残留的”卡布奇诺”。逆戟鲸的量重可高达一吨以上,但其排泄物很小。塔克的任务是嗅出它们,科学家们根据塔克的提示, 趁虚而入,将它们舀起来。

 

贾尔斯女士和西利女士在样品目录里记载着她们发现的所有样品,样品清单上对粪便大小的描述分五种:肉眼可见、扁豆、25美分硬币、一美元硬币或甜饼。

 

“有时我们也把它叫做 '蛋花汤'  贾尔斯女士补充说,用来描述漂浮在水面发亮的尾随物。


七月份, 在华盛顿州水域, 从一艘科研船上看到一条逆戟鲸跃出水面,他们在一个叫塔克的嗅探犬帮助下跟踪鲸鱼。

 摄影David Ryder华尔街日报

鲸鱼的排泄物人类的肉眼几乎无法察觉,但塔克可以。


“它可以闻到鲸的呼吸了,” 西利女士说,因为塔克在甲板上来回踱步。果然当他们的船劈波斩浪时, 可以听到鲸的肺排出空气时发出的声音: 呜呜扑(whooomp),呜呜扑, 呜呜扑。 


不一会儿, 塔克看起来有些恍惚。它滚动自己的膀子,竖起​​一条毛茸茸的黑眉毛,发出呜咽般的低沉哀鸣。是它的信号, 它确信自己找到了它要寻找的线索,并知道它很快就要赢得它的奖品:它最喜欢的玩具,一块拴在航海绳子上的绿色橡胶。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像一股旋风。 “让我们得到它,塔克,让我们得到它!” 小船咆哮着冲过浪尖时, 训犬师大声呼叫着。

 

“在那边!” 贾尔斯女士大声喊道。西利女士迅速冲到船尾将实验室烧瓶接到一根长杆上,  塔克已经在前甲板上开始它的仪式舞蹈,它从头到足, 浑身上下欢乐地摇摆着, 并用它的前爪拍打着橡胶地毯。


女人们现在忙着从水里舀粪便。一个减缓了小船冲过浪涛时的速度,另一个倾身面对大海。她们一起熟练地舀起几杯携带着鲸鱼废物粒的咸水。然后, 在清单细目里,填入其它描述:粪便的颜色 - 绿色棕色橙色棕褐色或红色; 及其一致性: 块状束状鼻涕状粘液状 或丝状。


塔克(Tucker)

              

 

与此同时,获得了奖励玩具的塔克,在空中跳跃旋转,时而抬头, 时而低头,将玩具沿着甲板扔入水中。

 

山姆瓦瑟,华盛顿大学的科学家,  是自然保护犬的负责人,自2006年以来, 他一直在监测这里的逆戟鲸群体。他说, 他经常调用塔克, 现在它已成为他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逆戟鲸粪便太小, 很难在海滩上搜集,即便在水上, 漂浮几分钟后就会消散。

 

“塔克可在一英里外检测到鲸的散射,”瓦瑟博士说,  “这是我亲眼所见。”


鲸鱼粪便,科学家用收集来的粪便分析鲸鱼的健康。摄影David Ryder华尔街日报

检查濒危逆戟鲸的健康, 可为州和联邦的监督机构提供该物种的食物资源 (主要食物是来自哥伦比亚河口的大马哈鱼) 资料, 并能确定过多的商业船只或游艇是否会危害野生动物。

 

有四个冬天塔克在零度以下的严寒条件下工作, 它为挪威国家石油公司,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北部的分公司获得鹿、驼鹿和驯鹿的数据, 为揭示石油公司如何影响这些物种未来的食物资源--地衣, 寻找线索。负责粪便犬项目的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森林学专家Tim Shopik对 "自然保护犬”组织,  特别是塔克, 赞口不绝。

 

“这是一只非常积极的狗,它工作的很努力,” Shopik先生说。

 

塔克的训犬师仍然记得在12月份, 气温下降到零下40度,它穿着特殊的靴子和黑色氯丁橡胶斗篷,在雪地里玩橡胶玩具, 似乎不知道寒冷。 “在艾伯塔省,它简直像个机器。” 西利女士说。

 

但在这里的夏天,收集鲸鱼粪便的工作结束后,塔克已经很累了。当船准备返回基地时, 它已在狗窝里打瞌睡。

 

这是一次成功的出游:她们找到至少六只不同动物样品,这些样品经离心分离后被储存在试管里, 运往瓦瑟博士的实验室。

 

“六个样品, 是我们以前的最高记录,” 西利女士慈爱地看着身边塔克说。一抹橙色的阳光落入太平洋, 两个伙伴满足的笑容在脸上蔓延着。


August 1, 2014 in WA


择译自华尔街日报

By  Joel Millman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有意思,这是只神奇的狗。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老公向我推荐这篇文章, 我觉得比较新颖, 就贴在这里。谢谢喜欢

 
蝉衣草的头像
 #

谢谢春山的介绍,狗是人类是亲近 最有用的“朋友”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的, 工作犬常常是盲人最好的伴侣, 在生物学上的应用还是刚刚起步. 谢谢阅读, 周末愉快!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真是一个好宝贝,可爱的小黑,它的朋友一定爱死他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Tucker 是华盛顿大学自然保护中心嗅探犬中最杰出的, 华尔街日报专门采访它足以说明这点狗的命运和人的命运一样, 10 年前收容所拯救了它, 它现在加倍地回报人类, 让人感叹

嗅探犬价格不菲。据说在美国,每条嗅探犬的售价在2万到3万美元之间。训练一条合格的嗅探犬要至少需要6个月的时间,而且大部分“学员”不到毕业标准。

周末快乐!

 
夕林的头像
 #

这让我想起来日本人借着科研的幌子,偷偷捕杀鲸鱼的行径。

 

谢谢春山分享。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真是可悲! 据说日本还想重新获得许可, 在南海水域开鲸鱼科研......谢谢阅读, 周末愉快!

 
木易石的头像
 #

狗的嗅觉好,听力也比人强许多。人类大概能听到高达两万赫兹频率(取决于性别,年龄。。。)的声音。我们的狗友的听力范围却比人大得多,能听到很高频率的声音。以前听说鲸鱼在运行时,会发出频率很高的信号(高频传得远)和同伴保持联系。不知塔克是近距离还是远距离跟踪鲸鱼。近了是低频的呼吸声,远距离则可能靠高频信号。另,想不出“散射”出自哪个词,“蛋花汤”很有趣。谢谢分享!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的知识真渊博, 对鲸鱼如此了解非常感激你能如此仔细阅读, 花时间翻译也值了

“散射”即粪便, 英文为scat, 我已经将它们全部直接改为粪便。我想应该是近距离跟踪鲸鱼, 因为鲸鱼的粪便在水里飘几分钟就消散了, 再者文中说她们根据鲸鱼背鳍底部白色和黑色斑点的模样确定它们的粪便。描述呼吸声的英文是whooomp, 找不到适合的文字, 我用的是音译, 望指正

 
海云的头像
 #

人类怎能不爱狗!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真是这样, 狗忠诚的, 你家的狗儿子这次陪伴你度过担惊受怕的一星期也立大功了!

 
阿朵的头像
 #

春山辛苦了,翻译这样一篇文章,要多长时间?可以向国内的一些中英杂志投投稿,让更多的人受益。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一般我翻译的都是当天的报纸或报道,大约1一2个小时。主要是敲中文麻烦。没有试过投稿,这篇来自华尔街报,不知国内是否有中文版。谢谢鼓励。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真想不明白有的人为什么对狗那么殘酷,现实世界里,披着人皮的有些玩意儿,比狗可差太多了。周围邻居家几乎都养狗,他们跟我都特别友好,大概知道我爱他们,一看到他们的,我的心就化成水了,狗狗们的眼神多善良啊。有一天跟孩子们一起看李查基尔演的电影<忠犬八公>,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都碎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小时候我父母养猫和狗,花猫喜欢钻到我们的被窝里睡觉。狗是为我家看大门的。所以对猫狗都喜欢。有时在我们社区散步,邻居的狗会主动过来和我亲昵,比较有狗缘。今年鹿把我家的金针花吃了个光,见了它们还是恨不起来,它们也可怜,最近我们附近的好多树被砍伐,正在大动土木。

 
Amoy的头像
 #

翻译得真好,狗比某些人更值得托付。谢谢春山分享。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Amoy鼓励, 狗比某些人更值得托付, 说的一点也不过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